方鸽顾逸天全文阅读最新 方鸽顾逸天小说目录

方鸽顾逸天全文阅读最新 方鸽顾逸天小说目录

方鸽顾逸天是作者初瑶小说作品里面的男女主角,这本小说文笔情丝顺着、笔尖流淌,酣畅淋漓,感觉身在其中。内容主要讲述一场意外,方鸽重生到了七零年代,还成了一个跛脚女孩。就是因为腿上有缺陷,她成了家里堂姐这些年欺负的对象。以前都是小打小闹,但现在,堂姐竟然陷害她偷人,妄图毁了她的清白。如今她已经换了灵魂,自然不会再让原主受欺负,方鸽当场回击,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欺负过她的人。上山打猎,方鸽震惊撞到一起穿来的教官,屠夫顾逸天!

《重生七零悍妻有空间》 第3章 打猎 免费试读

这才发现她正缩着头,露出来的手背上满是红印,一看就是拐杖砸出来的。

方鸽的大伯娘极疼爱女儿,见她手上都是伤,立刻就急了。

“娘,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方晴打小就乖,怎么可能偷东西?”

说着又瞪了方鸽一眼。

“方鸽,是不是你栽赃的?以往丢了东西不都是你干的?我看这次也错不了!真是老鼠屎进汤锅,恶心一大家!娘,你可别被方鸽骗了!”

若是换做以往,方鸽早就被大伯娘这架势吓得瑟缩成一团,闷不吭声了。

再被逼问几句,就该将错就错认下了。

可这一次方鸽却稳稳的拿着筷子,回视着大伯娘的视线,一字一句的道。

“大伯娘,你没听奶说吗?是方晴干的,不是我。”

大伯娘怎么可能放过她?

这事儿就算是方晴干的,她也得栽赃给方鸽!

大伯娘将筷子一顿!

“好你个方鸽,半日不见居然都学会扯谎了!我家晴儿衣食不愁,有什么理由偷粮票!一定是你没吃饱,才总想摸家里东西!”

方鸽心里冷笑一声。

她平日吃不饱,可多亏了这大伯娘克扣粮食,现在却拿这事儿说话?

她干脆下了地,走到大伯娘身边,看着她再次强调。

“大伯娘,你没听清吗?我说——粮票不是我偷的,是方晴偷的!她是不缺吃穿,可外面的小白脸缺!我经常看见她偷家里的各种东西去接济那个男的!”

方鸽的声音越来越大。

“以前我背着锅,是觉得这事儿摊开毁堂姐名声,忍了也就忍了,今天我不高兴,不想忍了!”

说这就探身从桌子上夹起一筷子炒猪肉,塞进嘴里。

她吃不饱,还不都是因为探不到肉么?

现在探到了,那就能吃到。

大家都没注意方鸽的动作,被她话里的消息惊呆住,方晴却不干了。

她瞬间从板凳上跳起,朝方鸽冲过来。

“方鸽!你说什么浑话呢!我哪有和什么小白脸来往!你别给脸不要脸,得了便宜还卖乖!”

方晴恼羞成怒,动作极快,仗着爹娘在,简直不管不顾。

方鸽遗憾没法再夹一筷子肉。

她两步后撤一个大下腰精准的躲过了方晴的手挠,筷子往前一伸,直接戳中了方晴的眼睛……下面。

野猪眼睛可以眨瞎,方晴的却不能真戳伤了。

只是光这两筷子也够方晴受的,她受痛捂住眼睛,哎呀一声就倒栽在地嚎啕起来。

“我的眼睛!好疼啊!我的眼睛!爹!娘!方晴她戳瞎了我的眼睛!”

眨眼的功夫,两个小辈就打了起来。

李翠花气的直拍桌子,刚要说话,院门响了。

“砰砰砰!”

“方鸽在家吗?野猪肉我送来了。”

野猪肉?

一大家子的目光瞬间聚集到了方鸽身上。

方鸽暗道顾逸天来的太是时候,野猪肉一到,谁还会计较她打了方晴的事儿?

她立刻去开了门。

顾逸天扛着半扇猪肉进到院子里。

方家人都围出来,大伯娘倒吸一口冷气。

“还真是野猪肉!”

“顾屠户,你是不是走错门了?我们家可买不起这野猪肉。”

顾逸天笑了笑,指向方鸽。

“没送错。李大娘,几位嫂子,这野猪肉就是你家的,是我和方鸽在山上一起猎的,这是她应得的一份。”

方家上下四目对视,都愣住了。

顾屠户说啥?

“方鸽猎的野猪?”

顾逸天刚刚在门外就听到了屋里的动静。

见大家面上没有喜色,反而满是怀疑,他心中叹一声。

看来方鸽在家里过的并不好。

他将野猪肉卸到地上,拍了拍,“是啊,方鸽身手很不错,一下子就扎瞎了野猪的眼睛,我才能顺利杀了野猪。”

他这话让大家想起了刚才方鸽扎方晴的动作。

好像……是挺麻利的?

顾逸天说了该说的话,和方鸽打了个招呼,转身离开。

院外早就围了许多好奇的邻居,有眼尖的听到信儿,顿时喊开了。

“哎呦,平时看方鸽闷不吭声的,原来是憋着大招呢!”

“真是看不出来,方鸽这么厉害!”

“能杀野猪,可了不得啊!”

“李大娘,你可是好福气啊!把野猪肉卖掉,能换不少钱呢!”

……

此起彼伏的夸奖让方家众人面上都浮现出一丝自豪。

大家看向方鸽的眼神里也不自觉带了些认可。

却在此时,方晴捂着眼睛从屋子里出来,大叫一声。

“方鸽哪有什么本事杀野猪?这野猪一定是她和那屠夫顾逸天勾搭才得来的!你们可别被她糊弄了!”

里里外外的邻居都在,方晴竟也不顾家丑不可外扬的道理直接把怀疑说出口。

见大家眼里都冒出八卦的火花。

李翠花拐杖都没举,抄起手就给了方晴一巴掌。

“啪!”

“到底是谁教你的道理,乱嚼舌根!给我滚回去!”

方晴眼下青紫两块,再被打一巴掌,眼泪哗啦就下来了。

“奶!你打我?”

“打的就是你!”李翠花气不打一处来,还想上手,寻思外人都在,忍住了。

她看向方鸽。

“方鸽,你这次做的很好,托你的福,家里能改善些情况了。”

方鸽神色淡淡,点了点头。

“奶,这不算什么。”

大家神色各异的回去继续吃饭,方鸽已经饱了,独自回了西屋。

她从空间里取出白天采的三位草药,和其他药和在一起放进药杵,开始捣药。

一下一下,极为认真。

“咚,咚……”

王红听到屋里的捣药声音,推门进来。

“鸽儿,你干啥呢?”

方鸽抬头,“娘,我捣药。”

“哪儿来的药?”

王红进屋,见不是常见的草药,心里有些明白。

家里条件不好,根本没钱看病,这多半是方鸽在后山采的。

方鸽果然道,“后山采的。能治腿。”

王红眼睛一亮,“能治腿?鸽儿,你从哪儿听的?靠谱吗?”

虽然嘴上不信,王红却示意方鸽把药罐给她。

“鸽儿,你手劲儿小,我给你捣,要是真的能治病,赶明儿我就让你爹去山上多采些,咱家是没钱看病,可上山的力气还是有的。”

王红一直有心病,觉得方鸽腿没治好,都是因为她当初没及时带她去看。

好好一个姑娘家,因为腿伤被多少人背地里说?

她每每想起都觉得难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