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鸽顾逸天小说全免读 方鸽顾逸天第2章在线阅读

方鸽顾逸天小说全免读 方鸽顾逸天第2章在线阅读

方鸽顾逸天是著名作者初瑶热门小说里面的主角。相比同类小说更有知识性,更有真实性。全文更多的是对未来客观的猜想,很有理论性。一场意外,方鸽重生到了七零年代,还成了一个跛脚女孩。就是因为腿上有缺陷,她成了家里堂姐这些年欺负的对象。以前都是小打小闹,但现在,堂姐竟然陷害她偷人,妄图毁了她的清白。如今她已经换了灵魂,自然不会再让原主受欺负,方鸽当场回击,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欺负过她的人。上山打猎,方鸽震惊撞到一起穿来的教官,屠夫顾逸天!

《重生七零悍妻有空间》 第2章 自带空间 免费试读

是方庆阳,听到声音出屋里出来,正看到方鸽架拐从空中翻身落地的样子。

方鸽那动作极其老练,再加上还是个瘸子,得练很多次才能稳稳落地吧?

一小习武的方庆阳都自认做不到,方鸽是怎么做到的?

难不成方鸽会武?

方鸽对这个堂哥无甚印象,也没心思解释,只含糊一句。

“平常随便练练,堂哥,我不太舒服,先回去歇着了。”

折腾半天,她肚子又在隐隐作痛了。

农药是吐出来大半,胃却没来得及急救,还不知道会留下什么后遗症。

还有那瓶突然出现的催吐药……

方鸽回屋,将门插上。

凝神一想,居然进到一个奇怪的白雾空间里。

左边是一整排被封在玻璃墙里的药物,像药房一样分明别类,摆的满满当当。

右边是一溜的医疗器械和手术用具,小到镊子手术刀,大到轮椅病床,一应俱全。

而在方鸽身后,立着一个巨大的人形立式扫描仪。

扫描仪前,投影着一个银蓝色光幕。

这……像是个医疗空间?

方鸽站到扫描仪上。

绿光从上到下一闪,一串有关她身体的数据在光幕上闪现。

方鸽看懂了。

上面说她胃部轻度腐蚀,腿骨二级骨折,可治。

还列出了治疗的药物和器械。

大部分药物这里里都有,只治疗腿骨的药单里缺了三味中草药。

医疗空间里没有,可方鸽知道哪儿有。

村后山。

方鸽吃过胃药,歇了会。

她发现光在医疗空间里待着,体力都恢复的极快。

胃部的灼热烧痛在空间的帮助下迅速平复。

方鸽干脆出了门,打算趁热打铁去山上采齐那三味中药。

跛脚太不方便,得尽快治好。

后山坡陡,林深丛密,据说还有不少野兽出没,方鸽有身手在,倒是不怕。

她小心翼翼的爬到半山腰,没花太大功夫就摘到了三味中草药。

只是天色已晚,不能立刻治腿了。

方鸽将草药收到医疗空间里,准备下山。

没走多久却听到一串野猪的气喘声越来越近,回头一看,一只半人高的黑色野猪竟朝着她凶猛的冲了过来!

又是一声脆响,大树底部终于裂开条阔缝!

却在此时,林子里蹿出来个高大人影。

来人手里拿着柴刀,刀锋在暗夜里闪过冰冷的光泽,只在空中一闪就精准的朝野猪扎了过去!

野猪的注意力都在方鸽身上,被这一刀直接扎中喉咙。

挣扎了下就倒在地上,腿脚抽搐。

没一会儿就彻底不动了。

那人上前踹了两脚,见它死透,这才将柴刀拔出,在野猪身上细细擦干净,插回了腰上。

借着林间的暗光,方鸽认出了来人。

是村里的屠户顾逸天。

长得人高马大,憨厚老实,平日以屠宰为生,经常上山宰些野味拿到村里卖。

总听大家说他人笨嘴拙,没想到身手这么好。

刚刚那么乱的情况里,他居然能一刀切中野猪要害……

放在特警身上都算不俗了。

他这身手倒是很像一个人……

方鸽从树上荡下来,朝顾逸天点头道谢。

“原来是顾大哥,多谢你了,要不是你,我今天肯定得倒大霉了。”

顾逸天看着方鸽落地的动作还有半拐的步伐,眉目微挑,点点头。

“不用谢。”

他和方鸽打完招呼就取出绳子开始捆野猪。

方鸽起先还没注意,等回神看到顾逸天打结的绳索,愣住了。

这不是……她教官顾天常用的捆绑手法吗?

方鸽紧紧盯住他。

“你不是顾逸天?你到底是谁?”

顾逸天捆野猪的动作一顿,看向方鸽,眼神微微疑惑。

“你这是什么意思?我就是村里的屠户顾逸天,你应该是方鸽吧?我记得你。”

以前胆子小的很,现在看着,却和传言很不一样。

动作间隐隐还有些眼熟。

顾逸天想到这里,又看了看方鸽的跛脚。

他认识的方鸽腿没坏,身手也不可能这么差劲。

应该是认错了。

他完全没想到方鸽会这样,是因为刚大病一场,再加上身体的先天条件限制,还没来得及锻炼,能现在这样已经很不容易……

顾逸天暗暗观察方鸽的时候,方鸽也在看着他手里的绳结。

“顾大哥,你这个结打的挺巧的。”

没看错的话,这手法是单套结,上辈子每次校场拉练,教官顾天都会用这个手法给她绑沙袋。

再加上他刚刚绑野猪的手法极其娴熟,难怪方鸽会怀疑他的身份。

他太像顾天了。

顾逸天却一直很淡定。

见方鸽好奇绳结,他爽朗一笑。

“这绳结村里好多人都会用,绑猪绑柴都很结实,你想学?我可以教你。”

原来……大家都会用?

方鸽诧异后疑惑顿消,转念也觉得不可能有那么巧的事。

她自己穿过来都九死一生了。

教官顾天怎么会跟过来?

既然不是教官,方鸽顿时没心思再聊下去了。

她整理了下衣衫,打算下山。

“顾大哥,那你先忙吧,我得赶紧回去了。”

顾逸天却停下手,“你等等。”

“……还有事?”

顾逸天指了指脚下的野猪,“这野猪的眼睛是你扎瞎的吧?”

方鸽点头。

顾逸天解释道,“刚刚要不是你吸引它的主意,我也不能这么杀得这么顺利,这野猪也有你一份,等会儿我分了送你家去。”

方鸽没有拒绝。

很快下山回了家。

天已经大黑,方家10口人陆陆续续回了家。

晚饭在正屋吃,一家子坐在老旧的长木桌上,肉菜都被摆在男人附近。

女人们带着孩子在长桌最远的地方坐着,面前四个素菜小盘,没几下就见空了。

方鸽胃还在恢复,吃得慢。

方晴则抱着碗,低头飞快的扒拉着米粒,菜都没敢夹一筷子。

李翠花先吃完,将空碗当啷一声,顿在桌上。

“大家都吃的差不多了,我有几句话说。今天早上,我藏在箱子里的粮票不见了五张。”

方鸽大伯一听就皱着眉看向方鸽。

“娘,查到是谁干的了么?”

最近家里三天两头丢东西,罪魁祸首都是方鸽,这次估计也不例外。

方鸽没理大伯不悦的目光,自顾自又夹了几筷子菜,吃的淡定。

李翠花嗤了一声。

“别看了,不是方鸽偷的,是方晴!”

大家不敢置信的看向方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