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天下我的美男夫君太难缠 帮女主人吸屎小说

桃花天下我的美男夫君太难缠 帮女主人吸屎小说

是,他席时琛可是盛安集团的总裁,名门席家的公子,怎么可能缺钱,怎么可能要钱?

南欢看着他,“不要钱……那老师你要什么?”

男人俊美的五官缓缓浮上几丝异色,修长干净的手指伸出来捏住她的下巴,眸色散漫含笑地看着她,“你觉得呢?”

她觉得?!

南欢咬紧了唇,男人的手指温热,在她的下巴处来回游移,她深呼了一口气,头疼无比,“我不知道,我又没有读心术,怎么知道老师你想要的是什么?”

席时琛从来从来没有和她这样亲密接触过,至多,也就从前那场意外的拥抱而已。

温热的手指从她脸上移开,席时琛淡淡地笑,“南欢,现在我不是你的老师。”

南欢怔了怔……

她本想说,一日为师,终生为师。但是男人嘴角那一抹浅淡的弧度,却让她唇舌一僵。

“你到底要什么?”

席时琛看她一眼,“容我想想,想好了告诉你。”

“……”

……

最后席时琛亲自送她回家,昨晚的事情两人都没有再提,一路无话。

南欢是有心事,而席时琛本就是不怎么话多,所以沉寂的因子在两人的上空不断盘旋,一直到了南湖别墅,南欢解开安全带,这才看向驾驶位置的男人,“谢谢你送我回来。”

席时琛点头,扬了扬下巴,示意南欢跟着他的视线看过去,似笑非笑地道,“他速度倒是很快。”

南欢也看到沈渊了,那男人站在树下,现在也正看着他们这边……

席时琛看着她,后者脸色有些白,缓缓道,“老师,我先下车了。”

后者听到‘老师’两个字时眸色深了一些,然后淡淡“嗯”了一声。于是南欢便打开车门下去了。

席时琛他看着南欢朝着沈渊的方向走过去,菲薄的唇瓣一抹讥诮的弧度,随即开车离开。

南欢拿着包包,一边伸手理了理自己的长发,一边挺直脊背朝着沈渊走过去。刚才在香园没有说完的话,现在继续说好了。

沈渊见她下车立马大步走过去,伸手直接把她搂进怀里,仿佛她是他深深挚爱的人一般……

“欢欢,你听我解释,我和清荷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不爱她,我心里只有你!”

男人的大掌紧紧的扣住女人的后脑勺,粗喘着的嗓音让南欢狠狠皱起了眉头。

她之前怎么就看上了这么恶心的男人呢?还想要和他结婚?

她觉得自己之前脑子多半有问题,哦,眼睛也是……

女人的红唇勾出冷艳的弧度,用力推了一下紧紧抱住自己的男人,无果,便淡淡冷漠的笑了,“沈公子,我们有话好好说,我甚至还可以请你进去喝杯茶,但现在请你松开我,别拿你的脏手抱我好么?”

沈渊身体颤抖了一下,南欢清晰地感觉到了,然后,沈渊慢慢地松开她,她淡漠的抬眸,便看见男人一脸受伤的样子。

嫣红的唇瓣撩出讥诮的弧度,心底的冷嘲越来越大,呵……这男人和她的闺蜜勾搭上了,现在在她面前还能摆出这般模样吗?

沈渊低头看着她,想要伸手捧住她的脸,末了也只能将双手握拳放在身侧。

“欢欢,我知道这件事情是我错了,我保证和她断绝往来!我不想和你分手,我对你怎么样你心里不清楚吗?我们在一起这么久,你难道看不出来我是真的爱你?”

至于江清荷,只是满足了他的生理需求罢了。

因为南欢不肯给他……所以,江清荷才有了上他床的机会。

南欢闻言便轻轻渺渺笑出了声来,她挑眉,“你对我怎么样?你真的爱我?”

“沈公子,是你心大呢还是你以为我也很宽容?你真心爱我你跟我最好的闺蜜滚床单?你们背着我在一起很久了吧,是不是每次你说没时间的时候都是和她在一起做爱的啊?”

南欢笑着说出来的几句话,却如同刀片一样的划在沈渊的心上。

她越是轻描淡写,他便知道,她心里就越痛,他何尝不是?

“欢欢……我承认,是我没有管住自己的下半身,”沈渊双眸都一点一点碎裂,情绪几尽失控,嗓音喑哑难听,“是我经受不住诱huò要了她,但我从未想过和她在一起。欢欢,我和她只是炮.友关系,我最爱的人是你,你是我沈渊非娶不可的女人!”

“好笑!”

南欢猛然退后一步,眉眼染上的情绪嘲弄不已,“沈渊,就算你爱我又如何,难道你爱我我就要原谅你背着我和她上床吗?你能前脚安抚好她后脚又来哄我,你不恶心自己我都替你恶心!”

“我这辈子最讨厌的就是你这样的男人,你既然和江清荷做了就对她负责,口口声声说只爱我要娶我不会和她在一起是怎么回事?沈渊啊,你真是刷新了我的三观。”

南欢说完,头也不回地就进了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