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最强女配 同学霸占漂亮麻麻

快穿最强女配 同学霸占漂亮麻麻

淡雅的青蓝色,长度刚好遮住一半的大-腿。

换上之后才发现,这个裙子的下摆,是不是……有些短小了啊……

眼睛无意间瞥见胸口的标志。

眼熟,很眼熟。是那天变-态男送她衣服的,一样的标志。

高兴子的太阳穴一跳,这,这是巧合么?

这时候她听到门外有吵闹声,诧异盖过了发现标志一样的惊讶。有谁这么大胆,在夜彦办公室造次。

出去一看,是早上洒了她一腔口的那个女员工。

两个人对视,介是一愣。

“你还有什么要说的么,没事的话,今天下午就收拾东西从公司走人吧。”夜彦说的风轻云淡。

“凭什么!”她一听,急了,“这是我们之间的私事,你别以为你是上司就可以插手!”

“我是插不了手,但是我们公司不需要你这种报复心强又心肠恶毒的女人。”

“那是她笨!”

“怎么了这是。”高兴子疑惑,“你找夜彦有什么事吗?”

“哼。”回答她的是一声冷哼。高兴子更是被哼的满脑子问号。

“就是这个女人,给你泼的水。”夜彦说。

“你怎么知道?”

“监控一查就出来了。”

“你在女厕所里安了监控?”

“……”夜彦给了她“你是白痴么”的眼神,“厕所里面没有,但是厕所门外有。”

高兴子一听,点头,问那女人:“我好像,没招惹过你吧?小妹妹?你干嘛要找我麻烦呢?”

“就是看你不爽。”

高兴子听了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你看我哪里不爽?你要是嫌弃我的表情太丑,可是我天生就这么一张脸,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啊。”

“你还勾引下属。”那女人又恨恨的瞪了高兴子一眼。

“勾引下属?”夜彦听了,微微动了动眉头,“高兴子,这个,你有必要和我解释一下。”

“我勾-引下属?不是,我勾-引谁了啊?”高兴子被说的,无奈的只想笑,这小妹妹怎么这么有趣。

“申静杰。那天,我还见你们两个一起出去。”

“你是说体检那天?”高兴子回忆,最近和申静杰一起出去,就是在体检的那天,“那天我们两个正好就碰面了,所以就一起走了。你说说看,我是怎么勾-引申静杰的?”

“表情。”

“……”高兴子想不通,她这张面瘫脸,能怎么去勾-引男人。

高兴子突然就想起了这几天似乎一直有人在暗中观察着她:“小妹妹,是不是你这几天一直在偷偷观察我啊?”

“……”那女人被高兴子的疑问惊讶到了。自己这几天偷偷观察着女人,就是伺机报复。但是,也没有看得出这个女人已经发现自己被观察了啊……

高兴子看着那女人的反应,微微的笑了,看来自己是猜对了:“你是不是,喜欢申静杰啊?”

“喜,喜欢又怎么样?!”

“可我和申静杰没有半点关系啊,只是普通朋友而已。”

“不可能!他都为了你,拒绝了我的告白!”

“他是怎么说的?”

“他,他……”

果然啊,恋爱会使人盲目。

“我和她只是朋友关系而已,他拒绝你的告白,可能只是害羞,也可能他现在不想谈恋爱。你来报复我干什么?要是你觉的‘啊,只要那个和申静杰纠缠不清的女人死掉,申静杰就会喜欢我了‘这种。你倒是可以对我来试试。”

“……小妹妹,下次做事情的时候,别这么冲动。”

“你们两个说够了么?”夜彦问到。

“哦。我说够了。”高兴子耸肩,“只是泼水而已,还是冷水,我该庆幸你泼的不是开水。”

“你还怕被开水烫么?”夜彦听了反问。

“什么?”高兴子茫然,然后反应过来,“你才是死猪!”

夜彦动了动唇角,似乎是在笑:“好了,如果你没什么事情的话,就先下去吧。至于你,我希望今天下午,可以看得到你的辞职报告。”

那女人被说的,紧紧的咬着嘴唇,眼圈也开始泛红了。

高兴子看了一眼,有些不忍:“算了吧……毕竟还只是个孩子……”

“你是老板么?”

“不是。”

“那就乖乖的给我出去。”

“可……”

“嗯?”

“没事,老板您忙……”高兴子心里直犯嘀咕,夜彦何必要动那么大脾气……

申静杰在自己办公室里等着自己,高兴子诧异:“你还有什么事吗?”

“啊……只是还有些担心你……”

“我啊,我没事。”

“都怪我!”申精杰有些懊恼的说,“如果不是我,就不会被这么对待了。都怪我当初急着和你走,没有和那个女生说清楚,才让她误会了你。”

“是啊,没说清楚,真可怕。不过我看那小妹妹挺喜欢你的。”

“她的心眼那么坏,我不喜欢她。”申静杰说着,还有些担心的看着高兴子,“我以后会多帮你注意她的,保证这种事情不会再犯了!”

高兴子叹气:“一次年少轻狂不懂事,犯了错,你总不可以否认她所有的事。那个孩子,我以前也接触过,心眼不坏。不过以后不用你帮我看着她了,她估计是要被夜彦开除的。”

“开除?”

“夜彦那个男人,似乎很讨厌有人在他眼皮子底下犯事。申静杰,你以后也要小心,别和那个孩子一样给我犯事,到时候,我就是想保护你,都没办法了。”

“我知道了……那种女人,本来就该开除的嘛……”

“……”高兴子听了,无奈的摇了摇头。

下班之后,高兴子挡住了要去车库的夜彦:“这件衣服,我明天还给你。”

夜彦上下扫视着高兴子,从露在外面的洁白脖颈到脚踝,再到裙子下摆处的大-腿处:“不用了,这裙子。已经被你穿过一次,再还回来也没什么用了。”

“……”我靠!有钱人就是有钱人!这么名贵的牌子,说不要就不要!

“是么……可是这裙子我听说,很贵的……你是从哪里拿来的?”

“怎么,你还想穿过一次去退货?”

“只是好奇罢了。”

“你管的真宽。”

“……那,还是谢谢你……”这个上司再怎么难搞,在关键时候,还是很靠谱的。

“如果,你真的觉得过意不去的话,请我吃一顿饭也是可以的。”

“还是……”算了吧……

“就这么定了,时间你挑,想好了什么时候吃饭再告诉我。”说完,夜彦还一副很拽的样子,离开了。

高兴子在他身后无声咆哮:靠!你听人把话说完啊!不装逼会死啊!我有说我过意不去了么?!有么?!

但是上司都这么开口了,自己这是,不答应也不行。对,高兴子觉得,自己在黑恶势力面前,还是挺怂的。

——————————————————————————————————

赵小萌觉得这事不对劲。那个老板给自己放话,说:“你两等着!”

有钱人,威胁她这种穷人,她觉得很恐怖。躲在梓墨家里死活不出去。

可是……相安无事过了那么几天后,梓墨明明也给她打了电话,说下午饭让他回去做,让她别碰厨房。

她知道自己厨艺烂,但是被梓墨这么赤条条的嫌弃,她还是有些不高兴,不请不愿的答应之后,等梓墨回来。

然而她等到了晚上十二点,都不见那个男人的身影。

那个老板恐吓她的话语也在那个时候一直萦绕在她的心头,给梓墨打电话,对方直接无法接通。

还是会担心出什么意外,她安慰自己,可能是他们公司有些什么问题,也有可能,是高兴子临时有什么事,把他给叫走了。

那天晚上给高兴子打电话确认,可惜高兴子电话关机。

第二天又去了梓墨公司,同事说他昨天下班就走了,但是今天早上没有来,他也没有请假……

赵小萌一个上午找了一圈,都找不到人,失望的回了梓墨家。却在梓墨家洗手间里发现了那男人。

她看到梓墨嘴角被人打的破了皮,一片紫红痕迹。

“你……是不是那个老板干的?!”

赵小萌急忙抓住了梓墨的胳膊,眼里满是心疼。

“不是。”淡淡的回答。

“我不相信!”

“因为我和高兴子的事罢了,至于你那个老板,那天之后我找过了他,早就把他教训的服服帖帖了,他也保证不会再来骚扰你。只不过我在那之后有事,一直没机会和你说这事罢了。”

“那,你的伤……”

“和人干架了而已。”

“你和高兴子?”

梓墨敲了敲赵小萌的脑袋:“怎么可能呢?”

“那……那你和谁?”

“以前就有过节的人。算了,比起这个,我现在困的慌,让我先睡一会再说。”

“嗯,那你先去睡觉吧!我去给你做饭!”赵小萌殷勤的说,“这样你起来就可以吃到我做给你的爱心餐啦!”

“和你说过多少次了?别进我厨房!”梓墨对这个女人无奈了。

坦白点说,他今天见到逸云尘了。

那个男人来自己公司谈生意。

“好久不见。”是逸云尘主动和自己搭的话。

“有事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