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深一点噗呲噗呲 撅高含着玉势羞耻惩罚打屁股

再深一点噗呲噗呲 撅高含着玉势羞耻惩罚打屁股

医院的花园里的树上舒舒落落开着几朵桃花,早上的风吹起来很是舒服,南欢站在湖边,没有摘墨镜,就这么静静地看着面前的男人,抿着唇。

“老师,以后你能别那样吗?”

此刻在吹风,她身上穿着实在是单薄,席时琛皱了下眉头,把目光落在她的脸上,薄唇微微勾了一下。

“我怎样?”

轻描淡写的嗓音,带着寥寥的笑意。

南欢双手环抱,脸色冷清,“你知道我说的是什么意思。”

“那晚的事情我们不都已经说好了吗,算是我酒醉糊涂,何况我也已经陪你参加聚会做了补偿了不是吗?你今天……”

“聚会只是你撕坏我衬衫的赔偿,你当时对我的话有什么误解吗?”

“……”

好像有点没法交流了。

南欢忍不住伸手扶额,“那你到底想要怎么样?”

心口一点点开始皲裂,像是有了个风口,猛烈的冷风就从那儿灌进去,把她吹得失魂凌乱。

席时琛慢慢靠近她,修长的双手就这么轻轻捧住她的脸颊,嗓音似笑非笑,“我想怎么样,我不是说过么?”

“我想要你,想让南欢你陪我走一辈子。”

其实如果没有那一晚,他这辈子与她大约也就罢了,但是人生偏偏出现意外,她再次这样突兀闯进他的人生,如同多年前一样,他怎么可能再放她走?

南欢有些被眼前的男人吓到,但她整个人都在他的禁锢里,就连呼吸也不由自主,鼻息间全都是他温热清冽的气息。

“为什么是我?”

“为什么不能是你。”

“我是你的学生,在我心里,你就是我的长辈,是我敬仰的人,而不是……不是我应该去爱的男人。”

南欢口是心非的说,但她知道,她们之间的阻隔,远不似如此简单。

“是吗?”

席时琛清清淡淡两个字,语气波澜不惊。

南欢退后一步,“是是是,你永远是我的老师。”

席时琛脸色冷了一下,末了,直接伸手摘下女人脸上的墨镜,扣住南欢下巴便是一记深吻。

直到南欢整个人因为挣扎而脸颊绯红,席时琛这才云淡风轻松开她,把女人的脸揉进自己的胸口,胸腔微微震动。

“南欢,你记住,我席时琛要的东西,还从来没有得不到的。”

“所以,至于你,我非你不可,也志在必得。”

……

南欢回到停车场的时候有些心不在焉,唐哲看着她从电梯里出来,就连车子也差点找错。

“去知南。”

女人长发掩面,唐哲看不清她的神色。

“好。”

半个小时之后到了知南,走过喧闹的场所,南欢轻车熟路地就找到了在二楼包厢里躲着的女人。

姜沫一身墨绿色的旗袍,风情妖娆的躺在那儿。女人手里夹着一支万宝路,吞云吐雾的模样让人觉得她特别落寞,却又特别快活。

“要酒吗?”

姜沫挑眉,看着南欢,嘴角是淡淡的看清一切的弧度。

“姜姐。”

南欢闭上眼睛,神色里带了点嘲弄。

“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想拒绝,却又眼睁睁看自己沉沦。

想沉沦,她又会想起那个少女从高空坠下时的模样,和她死前的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