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白白做了一下午 嗯饶了我吧bl

被白白做了一下午 嗯饶了我吧bl

洛熙寒挑眉,将手背伸至她眼前。

苏蒙蒙这下看懂了,他指刚刚那一爪。她后悔的一跺脚,右手在左手背上狠狠一拍。“手欠的,你拍谁不好你拍他,不要命了。”

随即,堆起一脸甜甜的笑。“蛇王爷,我错了,我管不住自己的小爪子,我给你揉揉啊。”

说着她的一手托在他的掌心,一手在他手背上轻轻的按揉着。

“蛇王爷,你皮肤很好哎,平常都怎么保养啊。”苏蒙蒙一边摸着洛熙寒的手背,一边忍不住翻过他的手掌。看着他骨节分明的手指,干净修长、手掌厚实,摸起来很有手感。

“本王的手摸着很舒服?”

“嗯啊。”一向对男模有着执着般痴迷的苏蒙蒙,看到这么好看的手自己是要好好的揩油了。

摸着摸着她感觉到一股寒气直逼眉心,抬头一看。吓的她顿时手软脚软了,洛熙寒的一双眼居然变成了红色,血红的眼眸正直直的注视着她。

“你,蛇妖啊。”她再次抱着头蹲在地上。

洛熙寒被她一叫,眸中的血色慢慢散去。他看着自己空空的掌心,刚刚那柔软的触摸,竟让他生出几分舒适感。

“再叫,本王拔了你的舌头。”他不明白苏蒙蒙为什么那么喜欢尖叫,而且每次都吵的他头疼。

苏蒙蒙缩在地上不敢再喊,她委屈的想哭,明明是他眼睛变色吓她的。

“蛇王爷,你放了我吧。我的肉不好吃的。”

“放了你,你连这府门都不出去,就会被炖成一锅端上桌的。”洛熙寒阴沉的声音让她抖的更加厉害。

“我不要被吃掉,蛇王爷,你长这么帅一定是条好蛇,你救救我吧。”苏蒙蒙立马抱大腿央求着。

“想我救你,我凭什么要救一只一无是处的贡品。”洛熙寒轻视着她,眼里有着不屑。

“我不是一无是处,蛇王爷,我会唱歌,会跳舞,还会……”苏蒙蒙开始掰着手指头数自己的才艺。

“是个贡品都会这些。”洛熙寒说着抬腿就要从她身边走过。

“……”苏蒙蒙呆呆的看着他无情的蔑视,心塞塞的,张口贡品,闭口贡品。贡品怎么了,贡品也是有尊严的。

“我告诉你三字蛇,我叫苏蒙蒙。苏是破晓复苏的苏,蒙蒙象征着旭日东升。”苏蒙蒙忽然站起身体,挺胸抬头,大声的说道。

“所以……”洛熙寒眼眸微眯,手掌微抬,声线低缓的开口。

“所,所以,不要再叫我,贡,贡品。”苏蒙蒙看着他眸子里危险的光,有些瑟缩,但还是壮着胆子说道。

“好,好的很。”洛熙寒嘴角挂着清浅的笑,声音却是冷冽的很。只见他翻手间,苏蒙蒙看着自己的身体腾空,她瞪大眼眸张嘴尖叫。却只发出“吱吱”声音,尼玛,地砖好硬。

她被洛熙寒手一扬又变成一只圆滚滚的小白兔摔在地上。

还好她毛长皮肉多,不然非摔个骨折不可。

她吱吱的抗议着,一咕噜爬起来,湛黑的眸子里全是怒气。

“刚刚叫本王是什么?”洛熙寒居高临下的看着地上的小东西,眼神清寒。

“吱吱。”三字蛇,变态蛇。

“看来你这样还是学不乖。”洛熙寒伸出手掌轻轻一抬,它小小的身体就腾空而起。

“吱吱。”啊啊好害怕,放我下来。

洛熙寒将她提到自己面前,看着她用两只肉肉的前爪捂住眼睛的样子。不禁轻笑出声,这么胆小,还敢骂他。

苏蒙蒙捂住眼睛都做好了被扔下的准备,结果半天都没有疼痛感传来。她悄悄的从指缝间偷看着。

黑亮的眼眸小心翼翼的露出来,洛熙寒那张邪肆的俊颜就在她眼前。

她吓的吱一声,使劲扑腾着。

洛熙寒被她闹腾的眉头一皱,手一松,她小小的身体瞬间下落。

苏蒙蒙使劲扑腾的小爪子,终于挂在了他胸前的衣服上。她看了眼离自己有一米多高的地面,小心脏扑腾扑腾的跳着。

这要摔下去,太疼了。

感觉到爪子下有咚咚的声音传来,苏蒙蒙好奇的把长耳朵贴上去。

“咚咚”声很有力。

“你这样扒着本王,很舒服。”头顶传来冷冽的声音。

她抬起头,大眼黑又亮的盯着他,小鼻子皱了皱。“吱吱。”

“害怕了。”

“吱。”怕,好怕。

她有些撑不住自己肥肥的小身体,向下滑了一些,小爪子敢紧使力。

洛熙寒的衣服被她扯坏了一些,他阴寒的视线不悦的看着她。

“吱。”可怜兮兮的声音配合着眼眸一眨一眨。

他不自觉的伸出大掌将她托起,触手的温热柔软让他心头一震。

苏蒙蒙两只小爪趁机攀上他的手腕,因为有些恐高,她把头埋在他手腕处。整只小圆球似的拱在他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