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一只兔子救了一条蛇 男朋友握着我手好烫

当一只兔子救了一条蛇 男朋友握着我手好烫

皇帝雷霆之怒,吓的大殿内所有人跪在地上不敢动弹,只听到一道轻悠的声音响了起来:“陛下,臣女有话说。”

所有人都看向跪在最后位置的君兰蝶,她抬起头满是抱打不平的样子:“是她明知道四皇子有了婚配,还要和四皇子在一个勾勾搭搭,难道夏国还要多一个同样的和我一样的笑话吗?”

夏国京城圈子里估计所有人都知道君兰蝶为了顾瑾瑜减肥,得了重病,后来治好,却被退婚了。如今那样身体虽然还是德高望重的千金嫡女,可还是无人上门提亲。

顾瑾瑜听到她的话,眉头皱了起来,可究竟不知道如何反击她,他抬头眼神冰冷:“兰蝶,没有人看你笑话,自己觉得生活悲惨,还要看别人的生活吗?”

君兰蝶生气看着他:“顾大哥,你就这样看我吗,难道我们这么多年的情分,你就这样看待我的吗?”

冷沐歌知道他只是留情面给她,只听到她冷笑道:“君大小姐,瑾瑜说的没错,你自己不珍惜自己,又冤的了谁呢,这么多年你追究过谁把你害成如今这幅模样吗?”

“不用你说那么多,你是胜者,我愿赌服输。”君兰蝶想到自己妹妹回来时候的惨状,她心里开始谋虑借刀杀冷沐歌。

冷沐歌冷笑:“君兰蝶真不知道你还有傻到什么地步,把你身体弄成那样凄惨的样子,不是别人,就是顾梦云。”

顾梦云脸上的肉开始恐惧抖动,君兰蝶不可置信的抬头:“不可能,梦云对我那么好,就算我重病的时候,她每天还给我熬制红枣汤的啊。”

“就是那个红枣汤里有古怪,我原本也奇怪你的胃里怎么有那么大的石头,如果不是的吃了什么寒性的东西,那些东西早就排出去了,后来我才发现你经常喝寒性的东西造成的。”冷沐歌一下让君兰蝶的脸色惨白。

顾瑾瑜冷眼看着跪在地上的顾梦云:“你说你到底给君兰蝶吃什么了?”

顾梦云害怕的大喊:“冷沐歌,你这个贱人,你不要陷害我。”

四皇子上前朝着她狠狠踢了一脚:“说,不说今天本王杀了你。”

这一脚,四皇子把自己的八成的功力,一脚将顾梦云踢飞出去,好像沙袋一样落在地上。

顾方氏看到自己女儿跑了过去:“梦云,你怎么样。”

“说。”四皇子浑身泛着戾气,慢慢走到她的面前。

顾梦云趴在自己的怀里哭着说道:“是我送的,是有人给我的甘草粉。”

君兰蝶如梦初醒,咬牙切齿走上前狠狠给她一个耳光:“都是你害的我。”

“君大小姐,你干什么,大家不说是因为大家都想着奉承你,就是你这身子不坏,你以为回到安平王的爱吗?”顾方氏一脸的鄙夷看着她。

“我不会放过你们的。”君兰蝶觉得自己受辱到这个地步不用活了。

她踉跄的走出大殿,只听到身后有人喊住了她:“兰蝶。”

顾瑾瑜慢慢的走到她面前,君兰蝶挺直自己的后背,一眼的高傲:“你是来看我笑话的吗?”

“不是,兰蝶我就是想告诉你,沐歌从来没有搅合我们的关系,一切都是我自愿的,我喜欢她,一直追着她不放的,老是觉得没有她的日子觉得乏味的很,兰蝶你需要新的生活。”顾瑾瑜一脸的淡然看着她。

君兰蝶浑身都在发抖:“你让我重新生活,作为一个快十年的废人来说,重新面对新生,你知道我什么感觉吗,你为什么要救我,不如让我死了算了。”她狠狠的转身离开。

顾瑾瑜看着她踉跄的身影,叹了一口气,转身走进宫殿,只听到四皇子冷声的说道:“顾梦云,我知道你嫌弃我,如果你真的不喜欢跟着我,从今天我们没有任何关系了。”

顾方氏脸色一沉:“四皇子,你这算退婚是不是,哼,你欺负我们顾家没人还是看不起我们方家。”

四皇子皱着眉头:“随便你怎么想,你女儿几次三番挑衅我的底线,几次话里露出要和我退婚的意图,我也不是傻子。”

顾方氏看着怀里的女儿:“你真的是这样想的吗?”

顾梦云胆怯的看着自己的母亲:“娘,我不想嫁到外面去,我就想在京城。”

顾方氏听到自己女儿的话,气的推搡她:“你这个蠢货。”

殿外高公公急忙跑过来:“陛下,大事不好了,太后她老人家……。”

皇帝转身脸色凝重:“快点说啊。”

“太后说今天心口不舒服,吃了一颗速效救心丸之后,她就吐血了。”高公公看了一眼。

皇帝皱眉:“怎么会这样,走过去看看。”

太后的宫殿已经灯火通明,宫女太监四处忙活,太医也是忙里忙外,看到皇帝来了。

急忙跪在地上:“皇帝万岁万万岁。”

“都起来,太后怎么样?”皇帝一甩袖子问道。

“回禀陛下,太后好像中毒了,至于什么毒,臣现在也没有弄明白啊。”太医跪在地上。

皇帝回头看着冷沐歌:“冷大人过去看看。”

冷沐歌走上前诊断脉象皱了一下眉头:“这脉象竟然是中了寒毒,而寒毒只有在吃了延年膏才会有的症状啊。”

她叹了一口气走到皇帝面前:“陛下,太后中了寒毒。”

“什么,怎么会有这样的毒,今天一定要查出来这毒是谁下的。”皇帝生气的问道。

旁边的宫女看着皇帝:“陛下,太后就是吃了冷大人的速效救心丸才中了毒的。”

所有人看向冷沐歌,只听到太医院有人大喊了一声:“就是她害了太后,陛下应该把她抓起来。”

皇帝阴冷的看着冷沐歌:“你怎么解释。”

冷沐歌急忙说道:“这毒不是我下的,我能解开这毒,来证明我的清白。”

“哼,这就是你急功近利的表现,你先用毒药毒倒太后,然后在用自己的解药解开太后的毒,让皇帝给你嘉奖,冷沐歌你好歹毒。”冷沐歌抬头看着骂人的太医,突然想到这个太医好像是新近的,似乎跟着那几个炼药的道士一起进来的。

冷沐歌看着他:“既然你这样厉害,你来解毒吧,陛下,请你将我关起来吧。”

陛下皱了一下眉头生气的看着她:“朕说过要关你吗,你是谁,你能解开太后的毒,你来解,解开了,朕给你加俸进爵。”

那太医眼睛一亮,走上前跪在地上:“小的姓欧阳。”

皇帝点头:“你快点医治太后吧。”

欧阳站在冷沐歌面前炫耀的笑了一下:“冷大人,麻烦你让一下。”

冷沐歌脸上带着笑容向后退了一部,只听那欧阳太医叫了一声:“冷大人你是不是嫉妒我。”

“你这话说的什么意思?”冷沐歌不明所以看着他。

“你踩到我的鞋子了。”欧阳太医瞪着她。

冷沐歌恍然大悟打退一步:“哦,对不起,欧阳大夫请。”

欧阳走上前按着太后的手腕,可是明白的人都知道他根本不会摸脉象,欧阳笑着说道:“陛下,太后的毒臣能解开。”

他拿出一个小瓶子,到处一粒黑色的药丸喂到太后的嘴里,欧阳得意的说道:“好了,不出半个时辰,天后就好了。”

可是他的话音刚落就看到太后一下子睁开眼睛,坐了起来,哇的一口吐出黑血,然后倒在床上。

“太后。”皇帝大喊着。

欧阳看着太后的反应也吓的不轻:“这是怎么回事啊,我给太后用的是解药啊。”

皇帝看着欧阳大喊着:“把这个人给朕抓起来。”

几个侍卫将他按住,只听到他大喊着:“我喂给太后的是解药啊。”

顾瑾瑜转身看着他冷笑:“解药,那么说你知道太后中的毒是什么毒了吗?”

欧阳慌乱的低着头:“当然,这是我师傅给我的解药,能解天下毒。”

冷沐歌走上前拿出他腰包里的小黑瓶子:“你师傅就是那个益寿道长吧。”她抬头狠狠打去他头顶上的乌纱帽。

果然他头顶上顶着一个道士梳的发髻,冷沐歌冷眼看着他:“我说看着你面生,太医院里怎么进了一个年轻的太医,原来你就是那个混进太医院的小道士。”

欧阳抬头看着她:“冷沐歌都是因为你,我师父才死的,我要杀了你,杀了你。”

一直站在角落里的四皇子大步走上来,眼神凶狠:“你这个妖道士,今天本王杀了你。”说完他的大手掐住欧阳的咽喉狠狠一掐。

只听到一道骨裂的声音,那欧阳没有了气息,冷沐歌眼神冰冷的看着他:“你杀了他无非就是保护你的母后,可是她恶贯满盈,不是你这样护着就能平安的。”

皇帝看着太后嘴唇黑紫大喊着:“冷沐歌,你快来看看太后啊。”

冷沐歌走上去,打开银针盒子几处穴位扎进了银针,果然看到太后的嘴唇的颜色由黑色变成了暗红色。

皇帝看着她:“你快点给太后解毒啊?”

“陛下,能借一步说话吗?”冷沐歌抬头看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