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同寝室女友去医院 女友被前男友开发成了三通

陪同寝室女友去医院 女友被前男友开发成了三通

轻轻的摇晃着红酒杯,厉庭远唇角噙着玩味的笑意,乜了她一眼,就好像在逗弄一个关在笼子中的小猎物,“我的耐心不多,你想的时间不要太久,不然的话,我可是会改变主意的哦。”

这艘船简直就是座恶魔之船,果然冯秀的要求没那么简单,说不准,她一早就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

可是,现在在这里,想要找她算账也不可能,当下最重要的是怎么保全自己。

“如果我都不答应呢?”咬住下唇,她一步步的往后退,直到自己的后背贴到了门板,才停了下来。

厉庭远也没有阻止她,反正料定了她是囊中之物必然跑不了的,就这样不远不近的看着她。

当她的眼中迸射出坚毅的目光时,更加像了,他想了想,稍稍偏了下头看着她说,“让我猜猜,你姓简,简竹山的简,是不是?”

简心提放着他,却没防备他会突然蹦出这么一句话来,登时脸色大变,下意识的脱口而出,“你认识简竹山?!”

在收到他意味深长的笑时,才明白被他算计了。

可,他为什么会知道简竹山这个名字,他究竟是谁?!

果然!

厉庭远只是觉得她像,但没想到,居然真的是。

这是有多凑巧!大千世界芸芸众生,从b市到a市,没想到会在这游轮上遇到简竹山的女儿,呵呵,真是天道循环。

他觉得这游戏更有趣了,缓步朝着她走过去,逼近她,脸上带着危险的笑意,“怎么,沦落到要靠卖身来求生的境地了。如果简竹山知道她的女儿现在要靠这脸蛋和身子来生存,不知作何感想呢?”

“对了,他贪了那么多的钱,难道,就没给你留点儿吗?”

如果说之前简心还是疑惑和惊惧,此刻心里却是充满了屈辱,她死死的攥紧了拳头,眼圈很快就红了起来,“对不起,你说的我听不懂。你又是什么人?”

“真的听不懂吗?”收起笑,他直起身体道,“我养你。”

“?!”这突如其来的转变让简心没反应过来,怔怔的看着他,不明白他的意思。

“看看你现在的处境,你信不信走下这一层,你会被下面的那群饿狼给群撕了?”凑在她的耳边吹着气说,“我养你,包你不会被其他人欺负,只要你,伺候的爷够开心,虽然不保证你还能过过去那种千金小姐的日子,但至少,卖给我,总比卖给其他人要好吧?”

轻佻的想用酒杯去勾她的下巴,简心却一把打开他的酒杯,“我不需要任何人养!”

“是吗?”他缓缓抬高手,声音变得愈发的森寒起来,“那你就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了!”

后面几个字一字一顿,而同时,简心也感觉到自己的头顶上一片冰凉,那红酒就顺着她的头发缓缓流了下来,还带着酒香气儿,一直流到了她的脖子里,滑落进去。

天气虽然不冷,可这屋子里开了足足的冷气,现在这酒水从头顶就这么浇了下来,她下意识的打了个冷战。

忽然,他一把丢开酒杯,紧接着就钳住了她的下巴,让她挣扎动弹不得,脸上的表情阴森的可怕,“我还真想尝尝,简竹山的女儿究竟是什么味道的!”

说着,一低头,用力的吻上了她的唇。

“唔……”简心咬紧了牙关不让他钻进去,拼命的扭动挣扎着。

可是在他的控制下,她的力量显得那么的微不足道,厉庭远用力的吻着她的唇,一只手更是直接去剥她的衣服,她的心里慌乱极了,难道今天真的在劫难逃了?!

手推不开他,胡乱的往两边摸着,却摸到了身后的门把手,她几乎是脑中灵光一闪,张开嘴用力的朝他咬了上去——

“嘶!”毫无防备的,厉庭远被她咬了个正着,下意识的松开手,唇上多了一抹猩红。

她根本来不及去看去想,咬了他一得空,立刻就开门逃了出去,疯一般的拼命的跑。

事实上,她也不知道该往哪里跑,只是知道,不能再跟他单独呆在一间屋子里,否则,会不会死在这条船上也未可知。

见她跑了出去,厉庭远也不着急,抬手蹭了一下嘴唇,还有点刺痛,看着手背上的血渍,他笑了笑,跟了出去。

那个身影就在前面跑,他哼着曲子跟在后面,步伐从容不迫,就保持着差不多的距离。

简心不敢回头看,只能一径的往前跑,遇到死路就拐弯,遇到楼梯就往上爬,可那声音依旧不远不近的跟在后面,她几乎要绝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