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旅公路糙汉文 王爷太大了太多了

军旅公路糙汉文 王爷太大了太多了

第二天,等到衣盏用被子蒙着头,一脸潮红闷声说完自己昨晚干了些什么的时候,沉吟目瞪口呆,手里拿着水杯的动作半晌没变,最后也只憋出里一句,“……你行。”

想起他昨晚把自己整个人拎在怀里亲亲哄哄的场景,两个人毫无缝隙的贴在一起,衣盏就觉得受不了,耳根都红了。

沉吟忍不住八卦,“那你俩到底成了吗?”

“没有。”

想到这里,衣盏七手八脚的把自己从被子里解放出来,一脸呆滞,“我觉得自己可能找不到男朋友了。”

“为什么?”

“由奢入俭难啊!”

絮絮叨叨了半天,衣盏才发现眼前的人有些心不在焉,愣愣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仔细一打量,才发现沉吟白皙的脸上黑眼圈很重,精神明显不大好,“怎么了你?昨晚不是回家休息了吗,还是你家大导演出国了你欲壑难填难以入眠……”

沉吟有些烦躁的抓抓头发,摇了摇头,“井峭助理说他这几天颈椎的老毛病犯了,天天冷着脸吓唬人,可他在国外我也没有什么办法,自生自灭吧。”

衣盏刷微博的动作一顿,不动声色的扫一眼被顶到热门的标题,“井峭电影节携手某知名女星,疑似定情”,顿时了然。

“那个女人的家里对他有恩,而我无名无份的跟个笑话一样,公司里几个艺人天天拿这事明里暗里的讽刺我,凭什么啊!”

衣盏看她越讲越委屈,甚至连准备出国一段时间,名为进修实为躲人这种心思都冒出来了,赶紧开口打断,“过分了啊,井峭天天顶着那张禁欲冷淡脸,除了你谁敢往上凑,老老实实等人回来解释。”

自从年前沉吟在一个晚宴上遇见井峭,一见钟情后毫不客气的生扑了上去,把他一个素来闷骚的人磨的脾气都好了不少,周围人也都认可了两人的关系,可谁知突然又冒出了这么个女人,这下两人的关系瞬间又回到了冰点。

衣盏知道,沉吟性格闹,井峭性格静,磨合起来问题多,但眼下沉吟提起他来时眼睛里的柔软是挡不住的,只能他们自己解决。

听着她的劝告,沉吟勉强点了点头,突然低头皱眉嗅了嗅衣盏没来的及换的衣服上的酒味,一脸嫌弃。

“麻烦您去换件衣服再往我身上蹭好吗,还有你顶着个鸡窝头我有点恶心。”

“感觉我们的友谊走到了尽头,要说再见吗?”

“求之不得。”

“……”

等到衣盏静下心来坐在电脑前帮人认真改剧本,刚刚敲定大结局烧脑的情节冲突时,放在一边的手机响了,接通后传来一个有些熟悉的声音,“衣小姐,我是徐克,昨天我们见过。”

衣盏想起昨天他在包间里的态度,对他突然打来电话有些奇怪,但还是礼貌的点头,“您好,有什么事吗。”

“是这样的,公司这个季度的重点投资中有一个现代商业谍战片,还有不到一周就要开机了,但是发现导演对于一些专业知识上把握有些问题,我知道你在国外时修的是双学位,所以剧组这边想聘请你担任副导演,全程参与拍摄,必要时进行剧本的改编。”徐克语气淡淡的,听上去并不是十分的紧要,“当然,要是不合适的话也没关系,我可以另外找人,但希望你可以考虑一下,毕竟机会难得,薪水也十分可观。”

衣盏仰头盯着天花板,半晌没出声。

说实话,她动心了,自己准备自费筹拍的记录片的拟订材料已经交上去了,一旦审批过了就可以开拍,纪录片的经费虽然不高,但是她也不想让小姨来出这笔钱,再加上她实际拍摄导演的经验欠缺,这个机会真的来的很及时。

可为什么找上她呢,衣盏不愿往深处想,片刻后点头应下,“好,我没有问题,谢谢您肯给我这个机会。”

“机会可不是我给的,是导演看过你的资料觉得合适才让我来试试,你应该感谢自己。”徐克的声音听起来轻松了许多,“剧本我明天让人送去,可以的话三天后进组准备,有些准备要提前做好。”

“好的,合作愉快。”

通话结束后,徐克站在自己办公室里又打了一个电话。

“唐先生,我已经安排好了,她三天后会进组。”

“麻烦你,我会安排几个人过去,其余的你不用操心。”

“举手之劳而已,更何况我也没吃亏,”徐克顿了顿,忍不住好奇开口问了出来,“您为什么不告诉她实情呢,不解释清楚的话日后会有矛盾吧。”

按照他昨天看到的衣盏的性格,她不是那种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骨子里的性子比谁都要狠,对自己更狠,这种安排她会接受吗。

唐溯渠在电话这端低声笑了下,“没有必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