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次和老师发生性了 扒开我的裤裆添下面

有一次和老师发生性了 扒开我的裤裆添下面

过了这晚后,衣盏就好似从未认识过这个人一般,几个月里再也没见过他,反倒是自己因为辞职,打包收拾了下悠悠的跑到闺蜜沉吟家里躲了起来。

沉吟原名冯青书,出道时公司给改了艺名,眼下不大不小算一个二线艺人,每天混迹于各种通告和酒会中,也是个出了名的美人。

此时的衣盏正盘腿坐在沙发上,抱着电脑一只手托着下巴看着自己正在琢磨的剧本,不时拿起钢笔在一旁的纸上写着什么。

沉吟在一旁打着电话,尖尖的精致下巴一点一点的,满眼笑意,“……对对,我这个朋友的专业功底您绝对放心,一定让您满意。”

“那就这样说好了,今晚我一定带她来见您。”

挂断电话,沉吟恨铁不成钢的看着她开口,“工作我给你问好了,今晚跟我去见人。”

衣盏淡定的摇头,“不去。”

沉吟满头冷汗,“为什么!”

衣盏理所当然,“我是不会替那种奸商打工的,你死心吧。”

沉吟简直想掐死她,想起每次自己一脸苦大仇深的呆在剧组拍夜戏的时候,这个女人赖在自己家里零食环绕一身轻松的追剧,自己都觉得没有比衣盏更流氓的人了。

想到这里,沉吟抬手猛的合上衣盏正看着的笔记本,在衣盏的抬头怒视中呵呵冷笑,“你今晚要是不去,我就打电话给云十诫。”

云十诫……

衣盏想起来那个男人每次对着自己温柔笑着,然后毫不留情动手的奸诈模样,顿时不寒而栗,使劲点头,“听你的,我去。”

晚上,衣盏一身杏色修身礼服,莹白的耳垂上坠着两粒乳白玉石,唇边的笑意勾的人一愣一愣的,被沉吟拉着进了某会所。

“秦总呀。”沉吟轻车熟路的笑着开口,“给您介绍一下,这是我朋友,衣盏,师从常青藤伦敦学院导演系的班尼迪克教授。”转身,对着衣盏介绍,“这就是我跟你说过的秦总。”

秦总年逾四十,头顶上的头发稀少,一身西装,声音听起来满是正气,却给人一种老谋深算的狠辣,此时和善的对着她点头,“衣小姐,幸会。”

“哪里,”衣盏笑着摇头,伸出纤细的胳膊与对面的人交握,“麻烦您了。”

秦总不动声色的扫了一眼这两人的身段,满意的笑笑,意味深长的开口,“等会会有一位投资人来谈这次剧本的投资,两位都是老手了,希望我们可以相处的愉快。”

衣盏微微一笑,眉间的风华更盛几分,声音多了些许重量,“当然,谁都希望可以不虚此行。”

秦总对着她那个笑,愣怔片刻,片刻后觉得今晚这事大概也就成了,美人盼顾云压城啊。

沉吟听到这里,只觉得事情有些变故,眼底多了几分忧色,衣盏安抚性的握住她的手轻拍了下。

既来之则安之。

过了会儿,经理领着一行人走了进来,朝秦总点头,“您好,您的客人到了。”

秦总笑的十分热情的起身迎上去,“光奉徐克,您这名头可不是一般的响啊,我在这等的可是十分心急啊。”然后转身,十分熟络的训斥坐在一旁的衣盏和沉吟,“赶紧跟徐总打个招呼,怎么这么不懂事!”

衣盏愣了下,但并没有拒绝,而是一脸公式化的笑意起身点点头,“您好。”

态度很冷淡,房间里的氛围一下子尴尬了不少,秦总看着她的目光跟刀刮似的,勉强维持着客气。

倒是那位年轻的徐总饶有兴味的看过来,目光触及那张脸蛋后多了几分锋利,“你好。”

秦总看他没生气,松了一口气,挥手大笑,“还是徐总招人喜欢啊,我们还是先坐下来聊吧,都是朋友。”

衣盏面沉如水,她明白,自己和沉吟这是被拉过来作陪了,更甚怕是一不小心就得罪了人,两人在这个圈里都没法混了。

那就先下手为强。

“徐总,我是个导演,虽然没什么名气,但承蒙老师多年教导,实力还是说过去的,”说到这里,衣盏转头又看向坐在一旁的沉吟,“她您应该知道吧,沉吟也算是接了几部IP剧了,名声鹊起,我们无意得罪人。”

“但也不想被人当棋子布了局。”

衣盏一边说着,一边不动声色的扫一眼一旁干笑的秦总,转头对上徐克略微冷的眸,“您见谅。”

徐克没有答话,只是轻笑了下,径自拿过桌子上的醒酒器给自己倒了薄薄一层红酒,悠然精细的动作,让人摸不透心思。

片刻沉寂后,徐克点头,“衣小姐大气。”

衣盏几乎可以感觉到自己左手边的沉吟猛的松了一口气,自己也放下心来,她知道,眼前的人没有恶意。

“衣小姐现在在哪家公司高就?”徐克开口问,毫不遮掩自己的兴趣。

秦总坐在一边敢怒不敢言,只一杯一杯的喝着闷酒,明明是自己请来商量投资的大人物,怎么就让这两个黄毛丫头抢了先机呢。

衣盏忍住笑意,慢慢的跟着眼前的人开始了一推一拉的交谈,两个人都是聪明人,彼此试探间的话语里满是机锋。

聊到兴起,徐克豪气的让人去开了瓶94年的鹰鸣红酒,挑眉看向衣盏,“就当我下一个帖子,邀请衣小姐来导我名下的一部文艺片。”

沉吟目光一亮,攥住衣盏在桌下的一只手,连连点头,“当然可以……”

“徐总抬举了,”话没说完,却被衣盏突然打断,她一脸的惭愧,“您投资的片子,我怕自己经验不够,让您失望。”

说到这里,包厢响起敲门声,随即有个服务生单手端着一瓶酒走了进来。

就在他放下酒,转身与衣盏擦身而过的一瞬间,那人突然顿住,下一秒骤然手指一动,露出一把小刀,用一种刁钻的角度避开衣盏反应过来挡住的手,直直的朝着她的心口刺过去。

“什么人!”徐克暴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