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华帝君剖心不会死吗 穿成霸总短命假妹妹[穿书]

东华帝君剖心不会死吗 穿成霸总短命假妹妹[穿书]

郁唯楚瞳孔重重一缩,“已经遣人做着喜帖了?!”

陆清清嗯了一声,“王爷很看重,与郡主你的婚事。”

郁唯楚身子霎时像是被抽干了力气,软绵绵的瘫坐在了床榻上。

凤澜,这是要断了她的后路啊。

……

在此之后,郁唯楚愣是没敢再睡,彻彻底底的被吓醒了。

到了用晚膳的时候,苏伯公又提及此事,郁唯楚的脑袋隐隐作痛,不知该如何是好。

而帝都外,她和凤澜即将大婚的事情,已经闹得沸沸扬扬,不可开交,都已经是这般情况,她总不能就这么入宫,与老皇帝说她不嫁凤澜罢

事情闹得越大,她就越难下手。

谁让她还欠着人家恩情。

女扮男装这件事她大可不理,毕竟这是苏凉惹出来的事端,不归她的问题。

可当初她献血,凤澜舍去修为为她渡真气续命,高山上为她驱狼群,此等为她出生入死的事情,她还真不是铁石心肠,无法做到无动于衷。

最后实在是想不到其他的方法了,郁唯楚便披上一件外衫,往凤澜的府邸赶去。

陆清清想作陪来着,只是郁唯楚不让,她便不能跟着。

低低的嘱咐了句,让她凡事小心些。

郁唯楚嗯了一声。

似是想到了一些事情,她转过身来问陆清清,“苏凉最讨厌什么东西,比方说不喜欢吃什么?”

陆清清静默了下,“你自己不喜欢吃的东西,我比你还了解知道不成?”

郁唯楚,“……”

她摸了摸鼻尖,“就是在我失忆之前,受伤之前,我不喜欢吃什么,或者有什么很讨厌的东西?”

陆清清的瞳眸微微缩着。

她凝视着郁唯楚清秀的面容,熟悉而又陌生,“你没有特别的喜好,也没有什么特别不喜的东西,只是酒量有点差,所以不大喜欢喝酒就是了。”

但怎么说,苏凉便是不会喝酒,只要她有机会用内力将那些喝进去的酒水给逼出来,也便都无所谓。

郁唯楚默了默,感觉苏凉与她在这方面,相似度还是很强的。

也便是说,她除了武艺技艺以及不懂纳兰的文字,这些与苏凉有些不同之外,大都都是相似相符的。

偏偏这些都还有个特别好的理由可以掩盖,毕竟失忆的人你想怎么寻回当初那些本事……

也难怪凤澜总说她这是在推辞,或者是在忽悠他。

一点也不相信她所说的,苏凉不是她,她不是苏凉。

眼下也才有了这种事端,叫人防不胜防。

郁唯楚不会骑马,便让陆清清备好马车,陆清清给她配了个武艺不错的车夫,驱着马车往王府赶去。

等马车渐行渐远,陆清清这才深深的叹了口气,从马车上收回了视线。

昨日她为苏凉换衣的时候,她的身上痕,迹遍布,青青,紫紫的很是吓人,就像是受过什么虐,待一般,她身上也曾有过这样的痕,迹,但只是一星半点,足以见得掳走苏凉的人,对她的占,有欲是有多强,又足以见得,那人对苏凉有多不怜惜。

她希望苏凉可以嫁给凤澜的真正原因,除却凤澜会将她照顾的很好之外,也能在一定的程度上,将苏凉好生保护起来。

苏府没了男主人,没了大将军,若非苏凉一人撑着,早已是败落的差不多了。

如今苏凉换回了女儿身,若身后没有一个靠得住的大山,苏府倒了不说,连带着苏凉也不会有好果子吃。

陆清清垂着眉眼,清亮明媚的眸子里溢着丝水雾,恍然间记起苏伯公与她说的话――

【在这世上,谁生谁死,都与老夫无关,老夫只想凉小子能平平安安活到老,至少要活到老夫这个岁数,,谁若不长眼敢害她,老夫便是拼了命,也要将那人除去,保我凉小子安平快活。】

“清清亦然,”她的眼眶里滚落出泪意来,唇角弯弯的笑着,“绝不能再让你受苦。”

哪怕……你不是苏凉。

她眼睛上的泪意尚未收敛起来,刚一转身,便避无可避的撞见了一人的眼眸里。

那人身子欣长,沉入黑夜之中,高大的身子站在那里,漆黑深邃的眼眸看向她这边,凉薄的唇角染着似笑非笑。

等瞥及她眼眸里的泪意的时候,男人的眸色微沉下来,有些不悦的开口,“每回见着你,你似乎都在哭?”

陆清清连忙抬了手指,擦了擦眼角的湿润。

纤细儿微卷的睫毛轻轻的颤抖了下,她摸了一把脸,将面上所有的神色都收敛起来之后,便朝男人走去,“不是约好了,等郡主的婚事办完,我再还债的,你怎么今日就来了?”

男人的气质矜贵优雅大方,抬起手,有些粗粝的指腹摸了摸她的眼角,女人下意识的避开,被他强行的揽入怀中,“又在为那苏凉哭?”

其实算不得是哭,只是特别的心疼苏凉,也特别的瞧不起自己。

苏凉已死,她是很清楚的。

现在另一个苏凉在她的身边,她都无能护住她,那种无助感,着实让她忍不住的奔溃。

陆清清闷着声音不说话。

男人的眼角挑出丝丝的凉意来,淡淡然启唇,“为苏凉哭为苏凉笑,你难道喜欢女人?”

陆清清,“……”

她无言以对,扯开话题,“你来这里做什么,还敢光明正大的抱我,不怕被王爷的人瞧见?”

林漠君望着前方的视线,淡漠的令人不寒而栗,“有件事要提前告诉你,免得你日后生本相的气。”

“嗯?”

“苏凉嫁不得六王,也嫁不了六王,你别多在其中掺合。”

……

郁唯楚到了摄政王府。

如今凤澜已经不再是摄政王,高门上方的牌匾不知何时取了下来,换上了六王府三个大字。

郁唯楚注意到这个细节,细细长长的眼睫一颤,微微的抿了抿唇角。

苏凉是个熟面孔了,何况她现在还有可能是未来的六王妃,她要见凤澜,自然是无人敢阻拦的。

只是郁唯楚走着走着,忽就顿住了脚步。

一瞬间不知究竟该不该往前走去。

她考虑了一路,也深思熟虑了一路。

当初她已经不止一次说过,自己不是苏凉,可惜实际行动上没办法有多少改变。

现在若是和凤澜再多说一遍,其效果也便真的只是多说一遍的效果。

并没有什么用处。

郁唯楚蹙着眉头低着眼眸站在夜色下,黑色的长发飘逸,绑好的长发垂在她的肩膀上,很有清纯女儿家的感觉。

她想不到什么来,刚要转身离去,便猛地听见凤澜的书房那边,传来一声清脆的响动声。

是什么东西被打翻在地的声音。

郁唯楚的脚步再次顿住,停滞了几秒之后,还是选择了离开。

她现在已经恢复了女儿身,可以有女子的打扮,可以梳精美而漂亮的发髻,戴各式各样的簪子珠花。

要来见凤澜时,陆清清在她的发髻上别了一直梨花簪子,洁白无暇。

她刚往大门那边走了几步,身后便响了了一道急促的脚步声。

有人朝着她这边走过来。

郁唯楚忽然咽了咽口水,不会是凤澜这么快就知道她来了,而现在又准备跑了罢?

等身后那人气势汹汹的绕开她,不曾给过她半点眼神,径直往前走的时候,郁唯楚这才稍稍松了口气。

不过很快,走在前头的那人顿了顿脚步,像是在思索些什么,而后转过身来看向郁唯楚。

“苏凉?”

郁唯楚眼眸闪了闪,抬眸望向前边站着的女子。

这个姑娘她认识,当初她献血完之后昏迷不醒,听闻还是眼前这个女人将她从鬼门关给拉回来的。

而昨日也有一面之缘。

她对冷曦月的印象停留在当初的救命之恩上,虽说下令让她为自己瞧病的人是凤澜,但郁唯楚与她说话,到底还是客客气气的,“曦月姑娘。”

冷曦月看了看她,又瞧了瞧她的身后,低低笑开,弯弯的柳叶眉上在不知不觉中覆上了一层冷意。

“这么晚,你是来寻王爷的?”

光是听语气,郁唯楚都能从她的声音中听出浓浓的不满。

她沉默了下,“我本来有些事情,想要跟王爷说的,不过现在觉得没什么必要,所以便打算回府了。”

冷曦月听言,温静的脸上荡开一抹冷冷的笑意,昔日的温柔贤淑在此刻全都化为灰烬。

“王爷为你放弃了大好前程,你可知,一旦他舍弃了摄政王这个身份,代表了什么?”

代表了,他会失去和凤执争夺皇位的资格。

凤执是太子,如今手上的权势也大,还有顺天国靖王的支撑,更是不可小觑的厉害角色。

一旦他强势回归,一无所有的凤澜拿什么跟他争?!

郁唯楚被她骂的莫名其妙,但看过的书也不少,皇家人最忌讳的就是无权无势,最忌惮的也是有权有势。

可后者尚能自保,前者只有任人宰割的份。

“我希望你能自己担着点担子,莫要出了什么事情就找王爷帮忙。”

冷曦月深深的吸了口气,稳住自己的情绪,也忍住朝郁唯楚逼近的冲动,“看在王爷护了你这么多年的份上,你放过他罢,别再缠着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