赞美人辛苦付出的诗句 少妇高潮时叫我要

赞美人辛苦付出的诗句 少妇高潮时叫我要

纠结片刻,纪流苏忍不住开口:“昨晚……”

还未说完,墨子染身影一闪,就没了踪影。

竟是跑进了田里,扶起一位摔倒的妇女,不知他说了什么话,妇女腼腆地笑了起来。

即使远远的看着,纪流苏也能想象出他的温声细语。

很快,妇女随着他一同出了田,朝她缓缓走来,整个过程墨子染都是搀扶着妇女的。

她走到纪流苏面前,直夸她长得精致。

“这小姑娘一定是你的娘子了。”

“不是,我和他只是……”

“对了,你们不是没地方落脚吗,先来我那住上几日吧。”

她非常熟络地拉着纪流苏和墨子染往家里走,还自我介绍了一番,叫杨氏。

看在有地方住的份上,纪流苏就不辩解两人的关系了,倒是调侃地看向墨子染,“你的本事可真大。”

一下子就搞定了一个女人。

“小伙子的本事确实大,竟然看出我怀着孩子。”杨氏慈祥地抚摸着肚子。

纪流苏愣住了,忽而瞧见墨子染向来干净清雅的衣衫,此刻沾上了棕色的泥土,特别是小腿以下的部分,全部浸了泥。

他却神情自若,恍若未觉。

她心湖忽而被撩了撩,泛起阵阵涟漪。

杨氏的屋子非常简陋,而且不太大,多余出来的也就只有一个房间。

“一个房间刚刚好。”

杨氏听见纪流苏的话之后,窘迫顿时消散,带着两人进入房间安顿,还把一套男装和鞋子给墨子染换上。

傍晚,杨氏的丈夫回来了,知道墨子染扶住了摔倒的妻子后,不断地感谢,连忙热情地款待两人,四人一下子便熟了起来。

晚餐过后,杨氏端来两碗糖水到房间,笑眯眯道:“这是我特意煮的,你们尝尝。”

墨子染目光深邃地凝视着糖水,默不作声。

纪流苏连忙感谢,正准备喝下,手指一痛,饭碗被墨子染夺了过去。

“这里不是有嘛,还要和我争。”

她嘀咕着接过第二碗,却再次被他夺走,一饮而尽。

两碗清光,墨子染毫无尴尬之意,微微一笑,“太好喝了,一时没忍住。”

杨氏开心地端着空碗离开,合上了门扉。

纪流苏狐疑地看了看墨子染,随后霸道地呈大字躺在床上。

“今晚我睡床,你睡地板。”

本以为墨子染会反击几句,没想到他一声不吭,还自觉地从窗户跃出房间,没了踪影。

是他自己跑出去的,不是她不给睡!

带着这个想法的纪流苏,却怎么都无法安心入睡。

辗转反侧之后,她忍不住掀开被子,看向外面清冷的月光。

下一刻,从窗户跃出。

四周根本没有墨子染的身影,她疑惑蹙眉,走进了树林中,逛了片刻,竟瞧见墨子染的外衣挂在树枝上!

纪流苏心一惊,莫不是出事了?

她急忙在四周寻找,一处草丛后撩水声愈发清晰,跑出去拨开杂草,顿时呆若木鸡。

水中的人,正是墨子染。

他长发散落,随意地披在胸前。

里衣湿漉漉地黏着他的肌肤,把曲线分明的身体勾勒得一清二楚,竟比出浴美人还要性感三分!

纪流苏只觉脑袋一片空白,血液不会流动一般全部堵在了脸颊,彷佛下一刻便会从鼻孔中喷出。

“你……”

扑通一声,水花四溅。

她忽然被搂入水中!

他灼热的体温烫得纪流苏浑身一颤,无缝隙的拥抱让她心慌意乱。

蓦地抬眸,瞧见墨子染向来温柔的双眸,此刻竟蒙上了一层不寻常的yùhuō!

纪流苏惊诧,顿时回想起之前的糖水,然而还未理清思绪,他已经俯首,凑到她耳边低语,声音魅惑撩人。

“其实,我的皮肤也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