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多奶大下面紧小依 他让我一次又一次的达到高潮

水多奶大下面紧小依 他让我一次又一次的达到高潮

楔子

时间,公元2057年10月22日,13时31分。

“如果你们不喜欢我写的这个故事,世界将会堕入无间轮回,与毁灭无异。”

——欧阳闯

时间,公元2006年5月23日,18时27分。

我时常回想起那年夏天的那个傍晚,那是我一生中少有的悠闲时光。

一场短促的阵雨驱走了已经持续一周的酷热,傍晚时分刮起了大风,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泥土和花草的清新香气。爷爷搬了一把藤椅,坐在院子门口,抱着我坐在他的膝盖上,给我讲故事。

大多时候,爷爷喜欢回顾他年轻时候的传奇经历,可是那一天,爷爷却给我讲述了一个关于屠龙勇士的传说:经过连番的激战,勇士终于杀死了为祸一方的恶龙。村民们为勇士举行了盛大的庆功宴。在宴会上,村长授意村民们毒死了屠龙的勇士。村长说,勇士杀死了恶龙,就成为了大英雄,而英雄,是比恶龙更加可怕的祸患。

爷爷或许觉得这个故事,对我而言太过深刻和阴暗,他抚摸着我的脸颊,异常郑重地对我说:“孩子,这个世界,它很复杂。你现在也许还不明白,但是你一定要牢牢地记住,不要相信那些看似淳朴善良的民众,对待英雄,他们总是很擅长忘恩负义。他们总是这样。”

爷爷并不知道,那时的我已经10岁了,对他那些亲昵的动作,我的心里已经有些抵触和别扭了;对于他那些老套的故事,我的心中则已经充满了不屑。有意思的是,年幼时的我,远比成年后的我要更加内敛沉稳,爷爷知道他的孙子很聪明,但是他不会知道,两年后我将会进入全国最好的大学,成为那里最优秀的学生。爷爷并不知道,他的孙子究竟有多么聪明。

那天,我忽然觉得自己应该给爷爷释放出一点信号,于是我故作困惑地问道:“爷爷,这个故事,我以前就听说过。可是,为什么我听到的结局,和你讲的不一样呢?”

“那,你听到的结局是怎么样的呢?”

我把自己听到的版本,讲给了爷爷听。事实上,那是另一个关于屠龙勇士的传说,我相信很多的朋友都曾经听说过:恶龙为祸一方,村里的勇士们一批一批前往龙穴,意图铲除恶龙,可是全部都一去无回。一天,一个年轻的村民尾随一名勇士,悄悄来到了龙穴,恶龙的巢穴里堆满了金银珠宝。经过连番的激战,勇士成功地斩杀了恶龙。然而年轻的村民,却惊恐地看到,屠龙的勇士坐在满地的珠宝上,身上慢慢长出了鳞片,变成了恶龙。

爷爷说:“这不是同一个故事吧?”

我嘻嘻一笑,说:“是吗?可是听起来,就是同一个故事嘛。爷爷,你说,如果屠龙的勇士注定要变成恶龙,那么村民们应该怎么做?勇士他自己,又该怎么做呢?”

爷爷明白了我的意思,他紧皱起眉头,脸上的神情变得越来越困惑了,沉默了好久好久,才轻轻地叹了口气,喃喃地念叨着:“是啊,他们应该怎么做?”

10岁的我,并没有打算和爷爷探讨什么深刻的人性问题,我只是故意在他的面前抖了个机灵。几年过后,我才知道,其实那天爷爷给我讲述的,仍然是关于他的人生故事,故事里的屠龙勇士,就是他自己。

有时我会设想,如果没有后来发生的那些故事,我是否还会对那个夏日傍晚的谈话,留下这样深刻的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