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清柠萧然小说无弹窗 将军夫人她又美又飒在线看

沐清柠萧然小说无弹窗 将军夫人她又美又飒在线看

人气小说《将军夫人她又美又飒》是来自一只小布谷所编写的穿越架空类型的小说,小说中的主人公是沐清柠萧然,书中感情线一波三折,却又顺理成章,整体阅读体验非常不错。下面看精彩试读:意外穿越到古代,她成了侯府懦弱二小姐沐清柠。原主不仅无德无才,还饱受其他得宠姐妹的欺负,活得十分不容易。如今她穿过来,正好赶上自己被绑在树上欺负。她前世是个狠角色,小展拳脚后就从树上逃脱。从此以后,这个家谁也欺负不了她。她毅然选择进入训练场,继续走她巾帼不让须眉的人设。只是一不小心,她成将军夫人了!

《将军夫人她又美又飒》 第1章 一朝穿越 免费试读

“嘶……”

蚀心的疼痛迫使佟秋缓缓的睁开了眼,她发现自己的全身血肉模糊。

有长长短短几百条鞭痕,有的地方还结了血痂,疼的她脑子发麻,身体动都动不了。

这是哪儿?她环顾四周,发现是一个破败的马厩,马厩里还卧着两只瘦弱的老马。

空气中弥漫着浓烈的血腥味和马厩的*臭味,让佟秋作呕。

“什么情况?我没死?”

佟秋有些头昏脑涨,巨大的身体痛感让她根本没法冷静思考。

“吱呀……”马厩的门被打开,进来了两个人高马大的粗使婆子,二话不说像拖麻袋一样将佟秋往外拖。

佟秋感觉浑身的伤口都撕裂了,她死咬着牙,不让自己喊出声。

佟秋被摔在两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人面前,一股廉价的胭脂味钻入佟秋鼻子里。

“呦,二姐姐,竟然还活着呢!”穿着粉衣裳的女人先开了口。

她眼睛细长,眉目轻佻,语气中带着轻蔑和不屑。

“你是谁?”佟秋皱眉反问。

“…….”

听了佟秋的话,沐潼月的眼中讥讽更甚:“沐潼湫,你别以为装失忆,爹爹就会心软,你不过就是我们沐府的一个废物!”

“沐潼湫?”佟秋默念……

念罢,她的头像被几万根针扎一样疼,一段不属于她的记忆在脑海中像播放电影一样一一闪现

沐潼湫,沐大将军府庶出二小姐,也是南商人人嘲笑的废柴。

在南商国,凡是将军府的小姐,都是武功卓绝,武艺超群。

只有她,从小就对武学方面一窍不通,先生怎么教都教不会,就是废物一个。因此在沐府被姐妹嘲讽欺负,活的连一个下人也不如。

昨日皇后娘娘寿宴,她被面前这两个人,也就是沐家四小姐沐潼月和六小姐沐潼依。

她的两个好妹妹硬推到武台上跟人家比射箭,结果可想而知,输的极其惨烈。

她的大姐姐,沐家嫡出的大小姐沐潼嫣,不忍见她在台上被人羞辱。

主动上台安慰她。结果她不知好歹,不仅不感念大姐姐的好意,还把人家推下了比武台。

自此之后,沐家二小姐沐潼湫不仅是个废物还嫉妒自己亲姐姐。

将自己亲姐姐推下比武台的事在南商国传的沸沸扬扬.

宴会结束,沐父大怒。一进门就将她捆在长凳上。

请来了家法,在众目睽睽在鞭笞。府里上下没人为她求情。

她的贴身丫鬟莺儿上前紧紧护着她,却被一鞭子抽死,没了气息。

事后,沐父将她的院子收回,把重伤的她扔在了一处破败的马厩里,任其自生自灭。

原来的沐潼湫确实死了,是她借了沐潼湫的尸体还了魂,顶了她的身份。

佟秋缓缓的闭上眼,感受着原主的冲天的怨气,默念道:“既已顶了你的身份,我便代你好好活着,你所受的冤屈我会一一为你讨回来!你且放心去吧……”

在沐潼湫的记忆里,她并没有推沐潼嫣,是沐潼嫣自己掉下去的。

所以从始至终都是沐家三姐妹的计谋,为的就是弄死她这个让沐家蒙羞的废物!

“四姐姐,她怎么不动了,是不是死了?”沐潼依见沐潼湫闭着眼睛。

半天不说话,便小心翼翼的问身边的沐潼月。

沐潼月皱眉,真的死了?

“喂,沐潼湫,别跟我在这装死!”沐潼月还没玩够呢,可不想她这么容易就死了。

沐潼湫不想理会这两个无聊吵闹的人,干脆闭上眼装死。

毕竟她现在的身体状态,这两人若是要动手,她必死无疑。

“我跟你说话呢,你敢不理我?”沐潼月见沐潼湫没反应,怒从心起。抬脚便踹上了沐潼湫的肚子。

沐潼湫本来就满身伤痕,沐潼月这一踹更是让她疼的瞪大双眼。

呕出一口血。被瞪的沐潼月吓了一跳,随即更用力的踹她。

“你敢瞪本小姐?你信不信本小姐现在就可以送你去西天?”

沐潼月一脚接一脚的踹在沐潼湫的伤口上,蚀骨的疼痛一阵阵袭来。

或许是前世当兵的缘故,面对这样的残忍的对待,沐潼湫忍着一声未吭。

沐潼月没听到沐潼湫惨叫觉得十分不过瘾,她停下了脚下的动作,狞笑道:“如果你跟我磕三个响头,求我饶了你,我可以在你死后,留你一个全尸。否则……”

沐潼月仰起头,睥睨着沐潼湫,“就把你丢去乱葬岗喂狗!”

沐潼秋眼里泛起冷意,今日若不教训这两只“鸡”,她们就不知这世间花儿为何这样红。可惜身体疼的根本就动不了。

忽然她想到马厩里两匹瘦弱的马,冷冷一笑,有了主意。

沐潼月还期待沐潼湫像以前一样向她乞怜……见沐潼湫半天没反应,她不满的低头却对上一双冰冷的眼神。

不知为何,在对上这双眼时,沐潼月没由来的有些害怕。以前她哪敢

沐潼湫努力地将双手握环放在嘴边,吹出一段奇怪的哨声。

马厩的两匹马瞬间躁动起来,撞破了围栏,冲出马厩,朝着沐潼月和沐潼依冲去。

二人吓了一跳,下意识撒腿就跑……

两匹马像疯了一样穷追不舍……眼看要被撞,二人趁机翻身一跃坐到了马上。

一个猛力将马的缰绳拉住,并温柔的抚摸马身,两匹马逐渐平息下来。

“身手不错嘛~”沐潼湫嘴角一勾,又吹出了那段奇怪的哨声。

两匹马瞬间又暴躁起来,沐潼月被马颠的喘不过气,对着沐潼秋大喊:“沐潼湫,你这是什么妖术,快给本小姐停下!”

沐潼湫并没有理睬她,吹的节奏越来越快,两匹马逐渐癫狂,将二人甩了下去。

其中一匹抬起前蹄狠狠的踩在了沐潼月的右腿上

“啊!”

伴随着一声凄厉的惨叫沐潼月的右腿断成了两截,她身旁沐潼依傻愣愣地站着,早已吓破了胆。

那两匹马双目赤红,已经失去理智。抬起前蹄准备向沐潼依发起进攻时,却被远处两只箭射中,倒地不起。

“三哥!”沐潼依仿佛看见了救星,跌跌撞撞的朝来人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