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鸣顾书竹小说 江鸣顾书竹全文免费阅读

江鸣顾书竹小说 江鸣顾书竹全文免费阅读

江鸣顾书竹是作者佚名最新写的小说里面的男女主角。这本小说以巧思支撑的短篇小说,内容很是有趣,简练生动,极富韵味。父母车祸早亡,江鸣兄妹二人七年寄人篱下,念在收养恩情,步步退让,忍气吞声,可换来的竟然是逼他卖掉自己的亲生妹妹,再忍下去,何时是头!一朝觉醒先祖传承,斩断恩仇,悉数清账,查清双亲死因!且看乡村少年如何跃过龙门,步入巅峰!

《潜龙医仙》 第1章 寄人篱下不如狗 免费试读

“小鸣,你二叔也太过分了!”

隐龙村的诊所内,刘大夫满脸心疼的看着眼前的少年。

不过十九岁的年龄,他的身躯却饱经风霜,双手粗糙的犹如七八十岁的老太。

浑身粗衣布裤,常年穿着草鞋的双脚枯瘦干瘪,布满了老茧。

光裸的背上布满了晒伤,很多地方被汗水和衣服一捂。

更是红肿溃烂,鲜血淋漓!

刘大夫治了这么多病人,都看的心惊胆战,不知该从哪下手。

“这四十度的天,你二叔还让你去山上割猪草,是想逼死你吗!”

“这都七年了,我早就习惯了,刘爷爷不用担心。”

“再说了,这是我自己愿意的。”

可江鸣却毫不在意,露出了无比灿烂的笑容。

“您不知道,前几天我二叔说了,只要我能攒够学费,就送念念去城里上学。”

“这些活都是我自己加的,挣得钱越多,念念上学越顺利不是?”

“麻烦您上药快一点,我还要去捡柴,晚上回去要做饭。”

“···唉,你这孩子,就是太懂事了,才被他们欺负!”

刘大夫长吁短叹,赶紧拿出了最好的药膏,处理了江鸣的伤口。

一切妥当后,江鸣背起竹筐,背后的伤口顿时被触动,他的脸色蓦然一白。

轻轻嘶了一声,却也没说什么。

“刘爷爷,我先走了!”

转身离开诊所,他顶着炎炎烈日走回山上,摘了些草药,捡了柴火,回去路上又把家里养的几只牛羊赶回窝里。

一切做完,已经是月上梢头,群星璀璨。

“今天干活快,回去给念念烙饼子吃吧。”

江鸣加快脚步,朝着二叔家赶去。

刚走到门口,一道微弱的哭声突然传了过来。

“二叔···求求你,别卖掉我···”

“我,我以后不哭不闹了,也不说想吃糖饼了···”

是江念念的声音!

江鸣心中猛然一窒,小心翼翼的走到后门,抬头朝院子里看去。

霎时,他整个人都定在了原地,大脑一片空白!

院子里,他的亲二叔江山正拎着他八岁的小妹妹,往另一个陌生男人的怀里塞去。

嘴里还很不耐烦的哄道。

“念念乖,二叔这是为了你好!”

“人家老赵也说了,只要你嫁过去当童养媳,就会给我十万彩礼。”

“到时候二叔给你买好多糖饼,好不好?”

“我不想离开哥哥···二叔,求求你···”

江念念的声音微弱,眼泪流满了瘦削的小脸,眼神中满是渴求。

“老二,你赶紧的!”

陌生男人满脸的不耐烦。

“晚上人少好走,再迟小心我不送了。”

“行行行,我再给她喂点,很快就不哭了。”

江山连连点头,拿出一瓶灰蒙蒙的药水,就要往江念念嘴里灌。

轰——!

江鸣的心脏骤然炸裂,猛然冲了上去,一巴掌打落了江山手上的药水。

“二叔,你疯了吧!”

“这不是兽医阉马用的迷药吗,你怎么敢喂给念念?”

“你是想把她变成傻子吗!”

江山没想到他会出现,顿时慌了。

“你今天怎么回来的这么早?”

“我不回来,念念岂不是就被你卖掉了!”

江鸣怒吼一声,夺过江念念,紧紧的搂在了怀里,不敢松开。

“她才八岁啊···”

“二叔,你还是人吗!”

一席话沉沉落地,陌生男人顿时有些尴尬,转身欲走。

“江山,你不卖就算了。”

“谁说我不卖的!”

想到那十万,江山的脸色瞬间一沉。

说实话,江鸣干活勤快又听话,如果可以,他是不想撕破脸皮。

但谁让他还有个亲儿子等着说媳妇呢!

这十万,他必须要拿到手!

直接几步走到江鸣面前,江山毫不犹豫扬起了手。

啪!

一个巴掌,重重的扇了过去。

“江鸣,别给你脸不要脸!”

“念念一个贱种,上了学也是嫁人的命,还不如现在卖掉,少赔点钱。”

“我家养了你们七年,我也算你们半个爹,我嫁女儿,还轮不到你张嘴说不!”

江山当了半辈子一个农民,力气极大。

江鸣被扇的整个人猛然一晃,差点摔在地上。

脸上火辣辣的疼,脑袋嗡嗡作响。

“别打我哥哥!”

江念念吓得哭嚎起来,涨红了脸拼命的喊道。

一双小手虚弱的抬起张开,企图保护江鸣。

“我跟你走,我跟你走···别打我哥哥!”

“贱种,她都同意了,你还不快松手!”

江山咆哮着拿起棍棒,狠狠砸在了江鸣的脑袋上。

砰!

鲜血炸开!

赤红的颜色,顿时模糊了江鸣的眼。

看着自己亲二叔无比狰狞的脸,他的心中,一片冰凉。

七年,足足七年!

自父母去世,被二叔家收养以来,他自知寄人篱下惹人嫌,便起早贪黑,勤勤恳恳,不曾有半分懈怠。

每一分钱都不敢自己留着,悉数上交。

每日除了照顾自己和妹妹的吃喝,还要伺候他全家的吃喝拉撒!

地,是他在种,饭,是他在做,活的连家里的一条看门狗都不如!

就连父母留下的微薄家产被夺走,他也念在七年恩情,闭口不言。

可换来的是什么?

是无尽的压榨剥削!

甚至还要逼他卖掉一手带大的妹妹!

剥夺他最后的至亲家人!

这种日子再忍下去,还有人的尊严吗?

攥紧了拳头,咬紧牙关,江鸣的眼中是滔天怒火!

“你想卖掉念念,除非我死!”

近乎疯狂的咆哮着,江鸣松开江念念,朝江山猛地冲了过去!

砰!砰!砰!

双拳不要命似的打了过去。

“啊!”

江山痛的双目赤红,跟他厮打起来。

“小兔崽子,你竟然敢跟我动手?”

“真是养了一只不要脸的白眼狼!”

“老张,你还看着干什么,想不想要你的媒人钱了,过来帮忙啊!”

“噢噢!”

老张原本还在犹豫,闻言,赶紧拿起一旁的棍棒,朝着江鸣狠狠的砸了过去。

一下一下,毫不留情!

江鸣刚涂好药膏的后背,顿时鲜血淋漓。

可他仍然死死抓着江山,像只疯了的野兽,浑身上下都是凌厉杀意!

双眼中,迸发着怨鬼般的执着。

竟然是一副宁可身死,也要拉上江山同归于尽的模样!

让人心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