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子衿墨哲轩全文最新章节正版小说免费阅读

楚子衿墨哲轩全文最新章节正版小说免费阅读

楚子衿墨哲轩是著名作者朱晚成小说作品里面的男女主角,小说以形式来叙述,大大增加了难度。可想而知,作者对它倾注了多少心血!公司破产,弟弟因为白血病需要巨额手术费,楚子衿每天都在祈祷,自己何时能遇到霸道总裁。或许是上天听到了她的难处,她遇到了墨哲轩,如假包换的豪门子弟。交往三年,她自始至终都明白,他的心思不在她这里。婆婆拿出五百万,让她离开墨哲轩,因为他马上就要订婚。可就在她决定打掉孩子时,本该去订婚的墨哲轩找了过来!

《娇妻难追薄情总裁滚远点》 第3章:两张最帅的脸挂彩 免费试读

“哲轩!啊!我好痛!”

苏漪的声音充满娇柔的痛楚,墨哲轩犹疑一下,返身上去,蹙眉扶住她问:“很痛?”

苏漪点点头,顺手抱住他的腰,痛苦的***道:“哲轩,我动不了。”

墨哲轩横抱起她,回头看了我一眼,快步走向洗手间。

我呆呆的望着他抱着苏漪急匆匆的背影,只觉得心一点点沉入漆黑的深渊。直到凌烨跑了下来,一脸焦急抱起我问:“子衿,你要不要紧?”紧接着一脸惊惶:“你流血了!”

我这才感觉到大腿间有些湿润,低头一看,鲜红的血顺着大腿往下淌。

“去医院!”

凌烨低吼一声,已快步抱着我跑出了酒店。

“好险,如果不及时,孩子就保不住了。”出了急救室,医生脱了口罩,责备凌烨:“她是难孕体质,如果流产,可能再也怀不上了,你做丈夫的小心点。”

“怀孕?医生,确定吗?”

我心一跳,顾不上被误会的凌烨,

“都快四周了,B超一清二楚,还能错得了?”

回到病房,医生为我包扎腿上的烫伤,一侧大腿已经红肿一大遍,火辣辣的疼。凌烨一直站在床边凝视我,我被他看得不自在,侧过脸去。

“是不是墨哲轩?”医生一走,忍了许久的凌烨终于开口。

我猛回头,不知道他如何知道,他眸光一闪,“我从你们的眼神里看出来的。”

我老实承认,“是。”

“他知道吗?”

我摇头,凌烨沉默一会,沉声问:“有什么打算?”

其实我与墨哲轩一直戴套,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他要订婚了,我却怀孕。我刚毕业,工作还没有着落,父亲的企业危机重重,弟弟病着,而墨哲轩,他将有自己的婚姻。这个突如其来的孩子让我猝不及防。可是,医生说如果流产,我这辈子都可能做不了妈妈。

“凌烨!帮我个忙。”我乞求的望着凌烨,“你找下医生,让他千万保密,我不想除了我们再有第四个人知道我怀孕的事。”

一想起昨天被绑架的事,我就不寒而栗,如果苏漪知道我怀了墨哲轩的孩子,必置我于死地而后快。在我还没有想好如何处置之前,我不能让任何人知道。

凌烨的眸光沉一沉,很快脸色舒展的安慰我:“你放心,我这就去。”

凌烨刚出门,墨哲轩便走了进来。

“怎么这么不小心?”他眉头微敛看着我,”严重吧?”

我猛然想起那个中年女人熟悉的声音,呵!我不小心?真的是我不小心吗?明明她端一盘开水撞我,只是,怎么苏漪后来也会被烫到脚?

“我要是说,有人故意的,墨总会信?”

他眉心一拧,疑惑的看着我,苏漪那样温柔娇弱的样子,他又怎么会信她有如此歹毒的心肠。

我冷笑:“苏小姐她也被烫伤了?”

“嗯。”他沉声应一声,又问:“你伤哪了?”

“腿上烫伤,其他还好。”我淡淡答。

他掀开被子就来看我的腿,见包裹了一大片,拧眉说:“怎么伤成这样?”

见我不语,他蹙眉又问:“凌烨说绑架是怎么回事?”

“凌烨喜欢开玩笑。”

想来苏漪早有准备如何应对,这个时候我的身份异常敏感,没有证据,铁定成了我污蔑她故意阻止他们的婚姻。

凌烨进来,脸色很差,“你来干什么?不是应该陪着你的苏大小姐吗?”

墨哲轩帮我盖好被子,并不理会凌烨,看着我说:“安心养伤,你弟弟那边我安排了人。”

凌烨冷声道:“刚才去哪了,现在充好人,差一点子衿就…”

我急忙制止:“凌烨!”

凌烨住了口,很不满的瞟了墨哲轩一眼,“你出来一下。”

凌烨出去十几分钟,进来拿水我喝,我见他脸上有於紫。

“脸上怎么了?”

他侧过脸去,“没事,打了一架。”

“和墨哲轩?”

“他也挂彩了,我没吃亏。”他答非所问,又调侃道:“我这张名星脸若毁了,你会不会嫌弃?”

我失笑,想起两张帅气无比的脸各自挂彩,不知道墨哲轩挂彩的样子,是不是和凌烨一样滑稽可爱。

凌烨要留下来陪我,被我硬是推走了。

晚上睡得迷迷糊糊,感觉有人进来,我以为是凌烨,问:“不是让你回去了吗?”

没人回答,我翻身,借着窗外透进来的微光,看出是墨哲轩的身影,他俊朗的脸和高大的身躯在斑驳的光影中有些迷幻,我以为是作梦,揉了揉眼睛。

“还疼吗?”

声音里竟然透着一股柔情,我更觉得是梦,伸手去开墙上的灯,被他用手按住,“别开灯,你躺着,我陪你。你要喝水上洗手间随时叫我。”

“你怎么会在这?”

“来看看你。”

他简短的答,搬了椅子坐在床沿上。我想着,是不是因为苏漪的缘故,让这个有着王者之气的高冷男人知道了什么是温柔,形成习惯性反射?

“你回去吧,这里有护士。”

“没事。你睡吧。”

他倒是靠在椅子上闭目养神,我没有习惯他这样对我,他坐在这,反而睡不着。

不知过了多久,他似乎感觉到我不入眠,问:“睡不着吗?跟你说个故事吧。”

“嗯。”

我倒好奇,一向话极少的他,怎么突然跟我讲起故事来。

他摸了烟出来点燃,吐出一口烟圈,烟圈笼罩着他的脸,更有种迷离梦幻的感觉。

“三十年前,一个女人嫁入豪门,丈夫非常疼爱她。两年后,生下他们爱的结晶。可是好景不长,儿子十岁那年,她在自己家的酒店被夫家捉奸,随即被赶出了夫家,并且不准她见儿子。儿子思念母亲,偷偷逃了出来,为了与儿子相守,她带着儿子远逃国外。“

“异国他乡,孤儿寡母,生活异常艰辛,可她咬紧牙关,让儿子上了国际一流的学校学习经融管理,终于在儿子博士毕业那年,准备归国。可临行前,她却突遭车祸,临死前,她告诉儿子,当年她是因家庭利益被小叔夫妇与人联手陷害。她死后,儿子带着她的骨灰只身回国,发誓为她报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