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盈盈莫忱远小说阅读全文 重生夫人虐渣宠夫在线免费阅读

冯盈盈莫忱远小说阅读全文 重生夫人虐渣宠夫在线免费阅读

人气小说《重生夫人虐渣宠夫》是来自榴莲奶糖著作的重生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冯盈盈莫忱远,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下面是简介:上辈子在临死的时候她才知道自己所爱之人竟然是只是将他们的感情当做利用工具,而莫忱远那个一直被她忽略的人才是真心爱他的人!所以重生之后冯盈盈怎么可能继续被那个渣男利用?她决定复仇,没想到莫忱远这个人依旧守护在她身边,帮她解决困难!

《重生夫人虐渣宠夫》 第2章 免费试读

冯盈盈的眸子里陡然闪过一丝寒光。

她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竟然重生回来了!

既然上天给了她重来一次的机会,上辈子害她的人,她一个都不能放过!

“啊!”

冯楚瑶正高兴着,忽然感觉到自己的头皮传来一阵剧痛,下意识地向后仰去。

冯盈盈纤细的指尖死死地扣住对方的头皮,一把将冯楚瑶拖进了冰冷的水里,自己翻身越了上来。

脱离了冰水的缠绕,冯盈盈忍不住长舒一口气。

大约是重生的喜悦以及对冯楚瑶的恨意过于强烈,她几乎能感受到自己内心跳跃着的那枚火焰,此时正噼里啪啦的燃烧者。

冯楚瑶显然没想到她会有这么一招,在水里翻腾来翻腾去,每每发出的呼喊都被水给淹没。

紧跟着听到动静的保镖连忙跑了过来,看着这一幕,错愕地喊道:“快救二小姐!”

冯盈盈勾唇冷笑,寒冽的目光直逼在场的每个人:“谁敢救她,今天就是个死。”

白雅也看傻眼了,冯盈盈一向温顺纯良,从没有过这样凶狠的眼神。

但是当务之急是要把冯楚瑶捞起来,白雅没有深思,连忙祈求道:“冯大小姐,你快救救冯二小姐吧!她要是死了……”

“她不是很厉害么?让她自己上来就是。”冯盈盈淡淡地将白雅的话呛了回去。

她看着水里狼狈的冯楚瑶,攥紧了手心。

这才刚刚开始,冯楚瑶,你可别这么快就死了。

冯盈盈收回自己的目光不再多想,她迈开步子走向一旁呆滞的保镖,高冷的气场没向对方。

“少、少夫人……”保镖被她的气势吓了一跳,一时结巴道。

她凝眉冷声道:“莫忱远在哪里?”

“少……少爷好像发病了!已经打伤了好几个人了!”保镖连忙回答。

冯盈盈眉头紧蹙,心里一阵担忧:“带我去找他!快!”

保镖想起莫忱远发病的样子就一阵胆寒,他连忙开口劝道,“少奶奶,少爷他发起病来,可是六亲不认的!您去了恐怕也……”

“让你带我就去,哪里那么多废话,你也想下去?”冯盈盈扫了一眼面前的保镖,周身的气场几乎能将人牢牢冻住。

保镖被她给震慑住,把她带到莫忱远的房门口。

“都给我滚!”

刚到房门口,一个花瓶砸出来,冯盈盈后退一步。

瓷器碎片在她腿上划过,她不觉蹙眉。

莫家一直以为莫忱远患的是心脏病,却不知他是因为长期被人下了慢性毒素,身体才会出现各种症状。

若是不及时施针医治,只会更加痛苦。

来不及多想,冯盈盈跨大步进入房间,看见床上躺着的男子,心下一痛。

他面色苍白,俊逸的五官因痛苦而拧成一团,额头上满是汗。

她快步上前,男人却在看见她的瞬间大声呵斥:“你进来干什么,给我滚出去!”

是了,他现在讨厌自己。

冯盈盈眼底闪过一抹痛楚,但她顾不得太多,上前吩咐保镖把莫忱远钳制住,从药箱里拿出银针。

她速度极快的在莫忱远头顶几处大穴落针,动作十分熟稔,原本还怒目圆睁的男人眼睛一闭,晕过去了。

“少夫人,你这……”

管家吓坏了,他并不记得少夫人会任何医术,乱施针这不是胡来么?

但她是主人,作为下人管家不敢多说。

冯盈盈没理会他,伸手给莫忱远号脉,感觉到他脉象平稳时,才转脸冷静吩咐:“管家,我开一副药,你按照我的药方给少爷煎药,耽误不得。”

她话里沉稳,管家不敢多想,忙点头答应。

做完这些,冯盈盈看向熟睡中的莫忱远,眼底有些眷恋。

她在心里长长叹息一声,暗暗做下了一个决定……

回到自己的房间,冯盈盈坐在梳妆台前。

镜子里的女人脸上化着乱七八糟的妆容,眉毛画粗且夸张,脸蛋加重了腮红,整一个就像唱戏的丑角一般。

该死的冯楚瑶!

前世她一直在欺骗自己说远哥哥跟她联姻就是为了抢她的《冯氏医法》,导致她一直针对远哥哥。

只是不想,远哥哥一直都是为了保护她啊!

想到这里,冯盈盈胸口疼得厉害。

既然老天开眼,给她重活一次的机会,这一世,她定要手刃仇人。

她拿起睡裙进了浴室,重新洗漱。

先前想着与莫忱远作对,不仅脸上化得花里胡哨,连穿着都是随意乱搭。

而今一收拾,倒是干净清爽了许多。

冯盈盈满意的看着镜中的女人,身材还可以,脸蛋也不错,她真是脑子被门夹了才听信冯楚瑶。

她打算出门去看下莫忱远。

刚出房门,莫忱远已经站在门外。

男人眼中有些惊讶,面前的女人收拾干净了,穿着一件素雅的长裙,跟之前的判若两人。

这是冯盈盈?穿成这样又想搞什么把戏。

他皱眉,略有不解。

然而,他细微的表情都落入冯盈盈眼中,她心中想笑,但脸上却半点没表现出来。

“忱远,楚瑶呢?”冯盈盈问。

冯楚瑶现在指不定在哪个角落里和白雅商议着如何对她使坏呢,她倒要看看,冯楚瑶还有什么手段。

提到这个,莫忱远脸色一沉:“她已经被我赶走了,你放心,我不会让她欺负你的,我已经通知沈医生过来帮你检查了。”

他已经知道落水的事情了。

突如其来的关心让冯盈盈鼻子一酸,眼眶瞬间发红。

“对不起,远哥哥,对不起,我以前怎么会跟你作对呢……我是喜欢你的啊。”

她喃喃几句,忽然仰头,抱住莫忱远的脖子直接贴了上去。

冯盈盈闭上眼睛,眼角有泪水滑落。

男人身子一僵,眉心拧成一个疙瘩。

这女人搞什么鬼?

莫非是姜逸臣给她出的主意来勾搭自己?

他眼底一丝寒芒闪过,不料冯盈盈将他顺势拉入房中推倒在床上。

“冯……”

他想说些什么,但她并不打算给他机会,莫忱远对上她一双清亮的眸子,心底一动。

现在的冯盈盈很不一样,他说不上来。

她低下头,温热的呼吸喷在他在他脸上:“远哥哥,对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