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七陵王风明小说完整版 免费阅读乡野诡术

王七陵王风明小说完整版 免费阅读乡野诡术

主角是王七陵王风明的小说叫做《乡野诡术》,这本小说是知名作者夜雨风声创作的灵异类型的小说,小说中内容说的是:我命犯七杀,天生命薄。成年之前,一年一劫,第十八年最凶,名为生死劫。爷爷为我挡下十七劫,在我生死劫来临前他去世了。他断气之前带走十七个纸人,它们是我的报应……

《乡野诡术》 第5章 免费试读

“好了。”我擦干净手指上的血迹,随口说了一句。

许中云惊愕地瞪大双眼,“这、这就行了?”

十年间,他带着许瑶走遍大江南北,找了不知道多少风水先生和阴阳先生,没有一人像我这样简单的处理许瑶的问题。并非我的本事比他请的风水先生更厉害,恰好我是七杀凶命,施展八字血咒,能够暂时克制夺许瑶性命的五仙儿。

我见许中云震惊的模样,解释说,“你将她翻过身就知道我有没有骗你。”

许中云拉下许瑶的衣服,轻轻的将她翻身放平。许瑶原本惨白的脸颊有了一丝血色,许中云看到这一幕,激动得热泪盈眶,“多谢小兄弟,谢谢你,十年了,我终于看到瑶瑶她有好转了。”

“好好看着她,有任何问题及时告知我。”说完,我走出了房间。

回到院子,我仰望夜空,内心复杂的情绪交汇。

徐老三来到我身边,低声问,“你出手了?”

我轻轻点头。

徐老三轻叹一声,“你就没怀疑过这件事不对劲吗?”

我苦笑皆非,无奈地望向徐老三,“因果已经结下,不管是谁在背后做推手,我也只能先出手挽救许瑶的性命。”

徐老三微微一怔,“你说的对。”

“徐叔,你的本事不小,为什么会藏在这穷乡僻土呢?”我盯着徐老三半分钟,终于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徐老三莞尔发笑,“七陵,你难道没听说过小隐隐于野,大隐隐于市吗?你爷爷的本事比我大多了,他不也一样待在这个地方?”

“可是……”我还想追问,徐老三打断我的话,“七陵,我没什么坏心思。我要是有其他目的,你爷爷早就赶我走了。”

我吃惊地道:“爷爷他知道你?”

“当然知道。”徐老三笑眯眯地说了一句,随即指着棺材,“棺材已经打磨得差不多了,待会儿我会上漆,漆风干后老爷子就不用经受风吹日晒了。”

我无奈苦笑,徐老三这是故意岔开话题。

我收起思绪,真诚地向徐老三道谢,“徐叔,真是辛苦你了,不眠不休的为爷爷打棺材。”

徐老三大笑一声,回头看了眼许中云父女住的房间,压低声音对我说,“七陵,叔再告诉你一件事,那丫头是绝阴命格。”

我吃惊地瞪大眼睛,骇然不已。难怪自己看不透许瑶的命,只觉得她的命很凶,原来是绝阴命。

绝阴命,九大凶命之一!

无论是风水先生还是阴阳先生最怕的就是身负凶命命格的人,因为稍有不慎就会遭到凶命反噬。

我终于明白为什么许中云父女俩进入院中后爷爷会不高兴。

我自己是七杀凶命,若不渡过生死劫,顶多还有半年好活。自己都要死不活了,怎么去救别人?

爷爷他是担心我惹上不必要的麻烦,耽误自救。只是已经结下因果,我不得不出手。因为进入许瑶梦境中的五仙儿,有可能来找我的麻烦。

当然,对我威胁最大的还是指使五仙儿杀许瑶的人。

在我思绪飞转时,徐老三的声音传进耳中,我侧目朝他看去,只见他神情凝重,“七陵,你是七杀凶命,而那丫头是绝阴命格,两大凶命碰到一起,指不定会出什么事。听叔一句劝,化解你们之间因果后就抽身,绝对不能陷进去。”

我神色凝重地点头,将徐老三的叮嘱放在心上。他既然这么说,肯定是为我好。

本身凶命命格就无比叵测,难以捉摸。

徐老三转身朝棺材走过去,看着他的背影,忽然觉得他非常神秘。这样一位风水高人在身边出没,他说没有其他心思,真的难以让人信服。

然而,即使他心思不纯,我也斗不过他,只能被迫相信他。

下半夜很安宁,没有任何事发生。

天亮时,徐老三告诉我,棺材的漆已经风干得差不多。

我冲他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让他回家好好休息。为了替爷爷打好这副棺材,他这两天没怎么合眼,脸上掩饰不住的疲惫之色。

棺材准备好了,该为爷爷敛尸入棺。

爷爷有过交代要爸妈为他敛尸。

大概七点钟左右,爸妈从屋子里走出来。我迎了上去,告诉他们该为爷爷敛尸了。

他们听我说了,转身走进屋子。重新出来时,手里多出不少东西。

村里人将棺材抬到爷爷身旁摆放好,接下去的事就是爸妈他们的事了。他们先是为爷爷换上崭新的寿衣,又在棺材里铺上一层火纸才将爷爷放入棺中。爸妈小心翼翼的为爷爷整理遗容,所有的一切收拾完毕,最后合棺。

合棺之后,我正在燃香,一位穿着素衣的老人在一个年轻靓丽,身材妙曼的女子的搀扶下走进院子。

老人已是暮年,命宫昏暗,死气沉沉,毫无精气神可言,犹如一个死人。我的目光一下子被他吸引住,认真地上下打量一番,突然发现他脖子上有几块指甲盖大小的黑斑。

我心神一震,那是……尸斑?!

他还没死,身上怎么会出现尸斑?

我正想确认一下,搀扶老人的女子察觉到我的眼神,为老人理了理衣领,遮住脖子上的尸斑。

我点燃两炷香递到他们面前,老人抽走一炷,女子则没有任何动作。

我略微诧异,也没多想,随手将香插在爷爷棺材前。

老人将手从女子手中抽出,双手持香,恭恭敬敬地对爷爷三拜。然而,诡异的事情出现了,在他三拜之后,燃烧的长香熄灭了。

绝对不是香有问题,因为我插在棺材前的一炷香正飘着青烟。

不是香的问题,那就是人的问题了。

我想到风水界流传的一句话,死人上香,香自灭。

老人恐怕是靠着一口气强撑着,回去以后,该咽气了。

我从老人手里接过熄灭的长香,做出一个请的手势,示意他们退出院子。

老人哀声一叹,就欲转身出去。女子不悦地瞪着我,娇叱道:“我爷爷来吊唁你爷爷是他的福气,你凭什么赶我们走?”

我冷哼一声,“就凭我爷爷不欢迎你们。”

女人还想说反驳,老人阻止了她,“小青,人死为大,既然王老爷子不欢迎我们,我们离开就是了。”

“请吧。”我冷着脸说。

爷爷过世,有人来吊唁理应欢迎。偏偏爷爷不愿他们站在这里,我也只好做恶人将他们赶出去。

女人恶狠狠地瞪我一眼,搀扶着老人走出院子。老人忽然停住脚步,回头望着我问,“小伙子,你觉得我还能活多久?”

我注视着他,一字一句道,“你已经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