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南卿顾以洵全文免费大结局 沈南卿顾以洵小说在线阅读

沈南卿顾以洵全文免费大结局 沈南卿顾以洵小说在线阅读

沈南卿顾以洵是作者小小沐子热门小说里面的主角。小说文笔对于细节的描写令人惊叹,相对于小小沐子之前的作品进步确实提升了很多。一起来看看小说简介吧!沈南卿掏心掏肺爱了顾以洵九年。为了他,沈南卿在顾家伏低做小,侍奉公婆。可到最后只落得一个锒铛入狱的下场。“沈南卿,你真是半分比不得温言!”顾以洵以为没了那个女人,他会高兴。可止到他要失去她的那一刻,他才发现,他早已爱她入骨,视她如命。

《新婚罪妻:顾总,夫人她没了》 第4章 免费试读

沈南卿撑起身子,小脸微红,不自在地往后缩了缩。

这么亲密的动作,就连顾以洵都没有对他做过。

“没关系……”慕容州话还未说完。

大门突然猛的被人推开,温热的粥被人狠狠摔倒地上。

沈南卿心中咯噔一声,抬头去看,眼神骤然触及到顾以洵那张阴鸷恐怖的脸。

没等她反应过来。

一道凌厉的罡风闪过,拳头结结实实落到了慕容州的脸上。

顾以洵额角的青筋轻微跳动,愤怒的盯着眼前二人。

他在家里得知他要***的消息,被吓的肝胆俱裂。

而她,竟然在医院跟别的男人调情!

“顾以洵,你干什么?!”沈南卿被吓的慌了神:“慕容州,你没事吧?”

慕容州?

顾以洵眉头拧到一起,面色越发黑沉。

他记得这个男人,当初在高中的时候,他们两个形影不离的。

怎么,他们这是想再续前缘?

一股无名的妒火在顾以洵胸膛之中熊熊燃起。

慕容州擦了擦嘴角的血迹,眼神泛狠,反手一拳,狠狠砸在了顾以洵的脸上。

顾以洵饶是提前有防备,偏了偏脑袋,可唇角还是被蹭破,浸出几滴血珠子。

慕容州并没有因为这一拳解气。他英俊的脸上仍旧一片怒意:“你就是这么照顾南卿的?”

南卿?

听着这亲密的称呼,顾以洵多日积攒的怒火终于在此刻倾然爆发!

他眼神冷的可怕,在慕容州第二拳就要袭来,他迅速擒住他的手腕,反手一折。

“咔嚓”一声,清脆的声音在病房中响起,慕容州的手腕以一个及其诡异的角度向后翻转。

疼的整个摔倒在地。

沈南卿瞬间白了脸:“顾以洵,你快住手!”

顾以洵高中的时候就是跆拳道社长,慕容州一个谦谦公子怎么能打得他?!

她在旁边绝望的大喊,可是顾以洵垂着眸,像是听不见似的,立刻挥出另一只拳头,下一刻就要砸向慕容州太阳穴的位置。

会出人命的!

“够了!”

沈南卿不知从哪来的力气,当即扑倒慕容州的身上。

顾以洵来不及卸力,拳头稳稳地落到她的后背上。

“唔!”她疼地闷哼一声,眼泪瞬间飙了出来。

“沈南卿!”

“南卿”

两道紧张的男声不约而同地响起,慕容州顾不得自己的手腕,连忙查看起她的伤势:“我给你去叫医生……”

沈南卿艰难地摇了摇头:“你快走。”

“可是……”

“慕容州,留点体面给我好吗?……求你。”她颤抖着唇,强忍这着身上的疼痛。

她这幅样子,不想被别人看到。

闻言,慕容州没办法再说什么,只能红着眼:“那你有需要,记得给我打电话。”

面前二人难舍难分的样子,如同一对生离死别的恋人。

顾以洵面上怒意难掩。

在他爆发的前一刻,慕容州离开了病房。

房间内只剩他们二人。

顾以洵眸中跳跃着愤怒的火光,抬手,死死捏住沈南卿的下巴:

“什么时候开始的?”

“……什么?”

“装傻?”顾以洵冷嗤,手上的力道不断加大,眼中的冷意几乎要溢出来了。

“你跟慕容州什么时候开始的?”

沈南卿这才反应过来,知道他误会了,“我不是……”

“闭嘴!”

一声暴喝。

“你还想骗我!沈南卿你真以为我傻吗?!”

“时隔几年未见的朋友,让你连命都不要了都要护着他?!”他铁青着脸,心里酸的冒泡。

他刚才那一拳的力道,他最清楚不过,如果刚才他不小心打到了她的要害处……

他不敢想。

沈南卿沉默着,这一刻,她突然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无力。

怀疑一旦产生,罪名就已经成立了。

“你爱怎么想,就怎么怎么想吧。”她轻轻推开她手,垂着眸,淡淡地说道。

顾以洵极怒反笑,他一把将她推倒在床上,欺身压了上去:“怎么,现在连解释都懒解释了?”

“知道敢给我顾以洵带绿帽子是什么下场吗?”

两人的脸挨的极近,呼吸都缠绵到了一起。

沈南卿看着这张让她爱的不顾一切的俊脸,突然缓缓地开口说道:“顾以洵,如果你拿走了我的孩子还不解气,就杀了我吧。”

“你让沈温言好好待一樊,我可以去死,给你们腾地方。”

她语气极为淡漠,丝毫没有开玩笑的意思。

顾以洵的心脏突然狠狠一颤,手上的力道不由自主松了几分。

“你想死?没那么容易!”他咬着牙,近乎低吼的说出声。

“还有顾一樊,我怎么知道他是谁的种”

“顾以洵!”沈南卿不敢置信的喊出声:“你怎么能怀疑一樊?!”

“那个孽种从头到尾哪里像我?……你反应这么大,是被我戳中了心事?”

“啪!”

沈南卿赤红着眼,突然反手狠狠给了他一巴掌,她颤抖着声音:“顾以洵,你怎么说我都可以,但是你如果敢对一樊下手,我跟你拼命!”

她这一掌力道扇的极大,方才被慕容州蹭破的唇角此刻再度裂开。

顾以洵垂着眸子,突然低笑出声:“你敢打我?”

沈南卿怕的要死,消瘦的身子人忍不住发抖,可那双水灵灵的眼睛,还是倔强的瞪着她。

他看着她这幅样子,骤然觉得极其无趣。

他放开沈南卿,站了起来拿出一份离婚协议书,递了过去。

这是在沈南卿在看守所那几天拟好的,他一直带在身上,只不过没给她。

沈南卿接过,即便是早就预料到的事,可心脏还是毫无预警的痛了一下。

她直接翻到孩子抚养权那里,在看到由双方共同抚养后,毫不犹豫的签了字。

顾以洵能给一樊最好的治疗和教育。

这样,可能就是最好的结果了吧。

顾以洵眸子晦暗一片,他说不出什么心情。

递过离婚协议书,沈南卿看着她的眼睛,最后再解释了一遍。

“阿洵,不管你信不信,我从未骗过你,从未对不起你。”

“从此我们一拍两散各自安好。”

后面的时间,沈南卿都在医院休养,她再也没看到过顾以洵。

直到开庭的日子到来。

“经最高人民法院法院判决,由于证据不足,沈南卿无罪释放。”

“啪!”

一锤定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