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爹死后,农门后娘带崽改嫁摄政王》最新章节by一捧相思雪无弹窗在线阅读

《爹死后,农门后娘带崽改嫁摄政王》最新章节by一捧相思雪无弹窗在线阅读

《爹死后,农门后娘带崽改嫁摄政王》小说主角名为孟云薇冷亦玄,由一捧相思雪倾心巨作,目前已完结。全书主要讲述二十一世纪毒手世家的孟云薇,一睁眼竟然成了农门寡妇!不仅家徒四壁,吃了上顿没下顿,还带了四个面黄肌瘦的小包子?这日子没法过了!孟云薇袖子一撸,上山猎野兽,卖美食赚的盆满钵满,顺便虐的渣渣呼天抢地!日子正风生水起,谁料死了多年的丈夫却突然回来了!还摇身一变变成权势滔天的战王!就连乖巧聪慧的继子继女也没有一个人身份简单……再后来,孟云薇怒目圆睁,“到底哪个是你亲生的?”男人嘴角一翘,吹灭蜡烛,“这一个绝对是亲生的!”

《爹死后,农门后娘带崽改嫁摄政王》 第5章 免费试读

沐婆子愣住了,以往她拿捏孟云薇只需要摆出婆婆的架势就可以,今天怎么回回吃瘪?

这孟云薇中邪了不成?

“分什么家!你说分家就分家?你把这些年吃我的用我的吐出来,再说分家这回事!”

见沐婆子耍赖,孟云薇也不着急,只是抱着胳膊看她:“还钱?那你先把从孙员外那儿拿的二两还回来。”

一听这话,沐婆子这才注意到躲在后面的沐湘。

她勃然大怒,“你答应孙员外还他二十两银子了!?”

“对!”孟云薇不紧不慢道。

“婆婆大人,既然你不想分家,那就回家凑银子去吧!”

“你想的美!”

二十两银子,农村人一辈子都赚不到!

更何况,孟云薇这个疯子,既然把沐湘带回来了?

那孙员外万一上门找茬谁担待?

不行,她不能搅合进来!

“分家!现在分家!”

沐婆子现在就希望跟孟云薇不认识,这样万一孙员外找上门,可不管她的事儿。

“但是房子跟地,那都是沐盛留给我的东西,你们想都别想!”

孟云薇之前住的房子是沐盛用了所有积蓄盖的三间瓦房,沐盛死后,房子也被沐婆子霸占了,将她们娘五个人撵到了小土房。

屋外都是篱笆垒的院墙,房子上盖的厚厚的茅草,虽然破旧,但是也能住人。

但是眼下最要紧的是摆脱沐婆子!

“地跟房子我都不要了,就这样吧!”

“孟云薇!这可是你说的!”

沐婆子求之不得,她就怕孟云薇反悔,赶紧写找了族长写契约。

在族长和隔壁沐婶子的作证下,孟云薇和沐婆子爽快的签了分家的契约。

“从今以后,我跟你们沐家一刀两断!你要是胆敢再伤害我,伤害我的孩子,别说我不客气了!”

明明只有十七岁,但从她的身上散发出迫人的气势,让人不禁头皮发麻。

看着宛如地狱般杀神的孟云薇,沐婆子吓得结结巴巴,身体一直往后退。

孟云薇手上的藤条用力一甩,“啪啪”的声响彻底把沐婆子吓破了胆。

这贱妇从醒来似乎都不一样了!

好汉不吃眼前亏,沐婆子赶紧手脚并用地爬起来往自己家里逃去。

看着沐婆子和围观的人已经离去,孟云薇将房门关上,几个孩子才露了头。

“娘,奶奶不会来了吧!”沐城怯怯问道。

知道他们是怕沐婆子来抢东西,孟云薇低笑,“不怕,有娘在,她以后再也不会抢我们任何的东西了。”

“有鸡吃了。”几个孩子手舞足蹈,孟云薇的嘴角微微一翘,眸子微湿。

热水烧好,熟练的拔毛,开膛破肚,清洗干净,剁成一块一块的,焯水过油。

现在的几个孩子肚子里没有油腥,不能吃多油腻,对于他们来说会消化不良。

野鸡很快炖上了,放了半锅的水,半响香味飘了出来。

“香,香……”沐囡瞪着小短腿,说话还不是很利索,拍着小手狠狠咽着口水。

孟云薇心头也是满满的成就感。

“云薇……”

屋外的声音让孟云薇一顿,瞬间出了厨房,原来是本家的沐婶子。

一个非常善良的农妇,原主跟孩子吃不上饭的时候,多亏了她接济。

“婶子。”

“山鸡加点山药可是美味,这是你叔在山上刚挖的,给你送一根过来。”

一根长三十公分左右,三指粗,带着须和斑点的山药递在孟云薇眼前。

庄稼汉都不富裕,弄到这个东西也金贵,孟云薇的眸子一热。

“谢谢婶子。”

确定外面没人,沐婶子这才恨铁不成钢道:“刚才族长在,我也能为你争点什么,你怎么什么都不要,那些都是沐盛的,也是你跟孩子的。”

孟云薇嘴角一翘,“就算我要,她能给吗?婶子,你放心,总有一天,我让她亲手把属于我跟孩子的东西交到我的手上!”

沐婶子还想说什么,孟云薇笑了笑,径自去盛了一碗鸡汤,“婶子,这鸡鲜着呢,你尝尝。”

她在鸡汤里加了些从空间拿出来的佐料,味道肯定是比普通的鸡汤好得多。

见孟云薇一副不容拒绝的模样,沐婶子叹了口气,接过鸡汤:“行,那我就不客气了。”

送走沐婶子后,四个孩子早就迫不及待了。

孟云薇忍不住看了几个孩子一眼,发自内心的笑了:“开饭吧。”

囡囡立刻兴奋着拍着手,“有鸡吃了。”

几个人迅速围着破木桌规矩坐好。

孟云薇后知后觉,这四个孩子哪怕眼睛被美食吸引,却不像普通农家孩子那种,迫不及待,盯着盆里惦记碗里。

哪怕馋的厉害,坐姿端正,不自主透出一种教养。

而且这四个孩子,虽然面黄肌瘦,但眼睛都特别的漂亮。

沐盛她认识,没有这样的眼睛,那肯定是她们的娘特别的好看。

孟云薇抛开所想,盯着自己眼前那碗鸡汤,竟然也馋的不行。

四个孩子终于吃的餍足。

家里还有一些米,今天下午她暂时不上山了,索性就带着几个孩子在小院捉迷藏消食。

晚上,她开始打算,明天得上山得多弄点东西,家里太穷,需要钱。

孩子们的衣服大大小小,破烂不堪,家里只有两床破被,现在是夏天还好说,天寒地冻孩子们怎么受的了。

屋子也太小,现在孩子小没有男女概念,一旦入了青春期,还在一个炕上躺着,实在是不妥。

还有就是孙员外的二十两。

说来也奇怪,孙员外这两天都没来月潭村找茬,难道就这么放过她了?

不过孟云薇也没细想,孙员外没来正好,她得抓紧时间赚钱!

夜里。

月潭村的东边的林子里,一间茅草屋新盖起来。

这地方平日里没什么人来,但是又距离涿龙岗近的很。

屋内,冷亦玄身上伤势已经好的差不多了。

听到冷焰说起孟云薇分家,他眸色瞬间暗沉:“分家?她这是想饿死沐家几个小子?”

冷焰有些怪异的看了自家主子一眼,“倒是也没有,属下今天悄悄过去的时候,还看见她跟几个孩子们在喝鸡汤。”

“鸡汤?”

“好像是说……那是孟云薇亲自上山打的。”

冷焰这话说完,冷亦玄眉头蹙的更深了。

孟云薇是个教书先生的女儿,什么时候学会的打猎?

“明天我去涿龙岗一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