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我攻略了腹黑王爷在线阅读穆槿瑶宋清宸无广告免费看

重生后,我攻略了腹黑王爷在线阅读穆槿瑶宋清宸无广告免费看

经典美文《重生后,我攻略了腹黑王爷》由著名作者橙露著作的重生类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穆槿瑶宋清宸,小说文笔超赞,没有纠缠不清的情感纠结。下面看精彩试读:前世,穆槿瑶算计一生,却为他人做了嫁衣。一朝重生,她终看清众人嘴脸,誓要报得前世之仇。她步步为营,斗姨娘,训庶妹,拉拢那个男人成为合作伙伴,却不想,那个男人竟对她生出了不一样的心思。穆槿瑶表示有些懵,明明他们只是合作关系啊!什么时候她却成了他心尖尖上的人,甚至还要替她报仇——“瑶儿,你的大仇,我来报,你只管在我身后,平安顺遂。”“报仇这种事怎可由他人代劳?”“你是本王的王妃,你的事自然要交给本王来管。”穆槿瑶皱眉看他:“可我们是合作关系。”男人看她,挑眉一笑:“从现在开始,不仅是合作,还是夫妻!”

《重生后,我攻略了腹黑王爷》 第5章 免费试读

“参见太子殿下。”

“相爷与穆小姐何须如此多礼。”宋清宸虚扶了一下,眼神落在穆槿瑶身上,眸底掠过一抹晦暗,又被他很好的掩饰起来。

“多谢殿下关心,小女无碍。”穆定轩垂首说道。

“没事就好。”宋清宸点点头,自然注意到了一旁的宋凛:“十七叔也在。”

宋凛只淡淡应了一声,却是一直在不动声色的打量着穆槿瑶。

若说刚刚穆槿瑶的反应是意料之中,那么自宋清宸出现的那一刻,她的反应已然超出了情理之外!

他们二人往常并未有什么交集,莫不是就因为傍晚的林间谈话被她撞破,所以她才会在见到宋清宸的时候,有这般激烈的反应?

“二位殿下,小女既然无事,时候也不早了,老臣以为众位还是先行回去休息,叨扰了大家实在是老臣之过。”

听穆定轩这么说,宋清宸看了宋凛一眼,挑眉点头道:“相爷说的极是,既如此,大家就都回去休息吧,只要记得都小心些,莫要再出什么意外才是。”

原本打算看热闹的人听得这话也不好再多逗留,不多时便走了个干干净净。

寂静的夜晚尤让人格外清醒,穆槿瑶跟着穆定轩目送众人离开,在宋凛自她身前经过之时,她的忽的开口叫住了他。

“靖王殿下。”

宋凛微微站定,背对着她,似乎在等着什么。

冲穆定轩点了点头,穆槿瑶走上前与宋凛并肩而立:“今日之事多谢王爷出手相助,臣女在此谢过王爷。”

话音就在耳畔散落,黑暗中看不清彼此的表情,只能听他淡淡的声音响起:“举手之劳罢了,穆小姐无须记在心上。”

“滴水之恩当以涌泉相报,佛祖便就在眼前看着,臣女不敢不记,如果当真忘了,只怕臣女所求,佛祖也不肯理会了。”穆槿瑶说道。

说这话时,穆槿瑶的眉头微不可察的皱了皱,身上更是散发出一股极强的无法掩饰的恨意。

宋凛自然察觉到了她的异样,心下微动,那是一种自然流露出的带着杀气的仇恨,与方才宋清宸出现之时几乎一模一样!

思及此,宋凛眉心微动,抬眸看向穆槿瑶:“不知穆小姐想为自己求什么?”

淡如水的声音传出,穆槿瑶唇角轻扯出一个笑意,目光悠长深邃:“臣女所求,唯日后可以平安顺遂,仅此而已。”

“求佛不如求己。”

宋凛负手立在穆槿瑶身侧,晚风吹过,扬起他衣角:“世人皆说心诚则灵,可求佛若是真的有用,这世间或许也不会有如此之多的痴男怨女。”

话中似乎带着些许旁的意味,穆槿瑶不置可否:“可若是连个藉慰都没有,只怕是世人更觉得无所依傍了。”

“有时候,有所依倒不如无所依,无牵无挂才能走的更长远。”

宋凛向前走了两步,月光似练,倒影在他漆黑的眸子里犹如夜空的星子,仿佛能将一切都吸引进去。

穆槿瑶略略后退与他拉开距离,面色依旧平静如水:“王爷所言极是,臣女受教,只是若活在世上连个牵挂都没有,人生又何来乐趣?”

“那么穆小姐之牵挂,又是何人何事?”宋凛挑眉问道。

没想到他会这么问,穆槿瑶有瞬间的惊诧,面色一滞,在他探究的眼神看过来之际别过了头:“少女心事,难不成王爷也想窥探则个?”

看得出她的心事万千,但究竟是不是少女心事却不得而知。

宋凛也不再追问,只轻笑一声道:“是本王唐突了。”

话音一落,宋凛把目光从她身上移开,转过身便向前走去:“三更已过,即便是佛祖,也该是休息的时候了。”

“是,王爷慢走。”穆槿瑶目送着他的身影消失,心却是一寸一寸沉了下去。

回到了禅房,穆槿瑶总算是松了一口气,敛衽而坐,自顾自的倒了杯清茶润了润喉。

玉桐关门走进来,露出一副忧心忡忡的模样:“小姐,奴婢瞧着那成阳郡主不太良善,日后会不会找小姐的麻烦啊?”

“日后的事情且留到日后再说,现下担心这些做什么。”

把玩着手中粗糙的茶杯,穆槿瑶眉头一挑,像是想到了什么,看向玉桐吩咐道:“想必这会儿赵姨娘也还没睡,你去请她过来一趟,我有事同她说。”

玉桐点头离开,穆槿瑶又倒了杯茶,正欲送入口中,胸口处却突然传来一股绞痛,她低呼一声,下一秒,口中猛地喷出了一道殷红的血箭!

猩红的鲜血落在地上,点点绽放犹如雪夜枝头的红梅格外的刺目,疼痛骤然消失,穆槿瑶抚着胸口长出一口气,抬手便搭在了自己纤细的手腕之上,随着脉搏的跳动,目光却是一寸一寸沉了下来。

脉搏紊乱毫无力度,这显然是中了毒的症状!

可她这幅身子她再清楚不过,前世这个时候她尚在府中养病,压根就没有中毒!

难不成就因为她重生了一次,所以许多事的走向都要与从前不同了吗?

好在前世为了帮助宋清宸而苦学的医术还未曾忘却,否则她若是因为中毒而殒命,那才当真是苦不堪言!

可是这毒,究竟是何时中的?又会是何人所为呢?

正这般想着,玉桐已然带着赵姨娘进了门,看见满地的鲜血,玉桐被吓了一大跳:“小姐,您这是……奴婢这就去禀告相爷请大夫过来!”

“不用。”穆槿瑶拿着帕子擦掉了嘴角的鲜血:“只是急火攻心罢了,不碍事。”

“可是小姐……”

“你先出去,我与赵姨娘有话要说。”穆槿瑶沉声说道。

房门被悄然带上,赵姨娘站在门口格外局促,穆槿瑶微笑着看她:“姨娘请坐吧。”

“大小姐,妾身身份低微,又无子嗣,怎能与大小姐同坐呢?”赵姨娘低着头道。

“姨娘言重了,你我是一家人,无须这么多礼数,请坐就是。”

穆槿瑶拿起茶杯倒了杯水推到对面:“今日叫姨娘前来,是想问问姨娘,可有意愿站在父亲身边,成为府中主母?”

听到这话,赵姨娘心下一惊,猛地抬头看向穆槿瑶,脸上尽是诧异:“大小姐,您这话……”

“姨娘不用大惊小怪,姨娘作为青县县丞府中嫡女入相府与白氏一同为妾,本就有些委屈,如今我娘亲撒手人寰,可府上却不能没有主母,我瞧着姨娘心善仁义,又与娘亲交好,所以斗胆一问,不知姨娘意下如何?”

赵姨娘抿着嘴唇眉目紧皱,若说不想自然是假的,可即便是她想,有儿有女的白氏又怎么肯?

“姨娘不用急着给我答案,什么时候姨娘想好了,过来锦绣阁告诉我就是。”

穆槿瑶端着茶杯,神色平静:“姨娘只消记住一句话,若是你想,我定会尽全力帮你坐到那个位置上去。”

赵姨娘心头突突直跳,听她这么说微微点头:“妾身……妾身会好生琢磨此事,多谢大小姐提点。”

“无碍,姨娘请便吧。”

给赵姨娘指一条路,也算是在府上为她自己寻一个合作伙伴,否则就算是有爹爹护着,一旦白氏与穆宁心搞什么小动作,她一人也是双拳难敌四手。

前世与宋清宸相与数年,旁的学的不多,除了奇绝的医术之外,唯独学的透彻的,就只剩未雨绸缪了。

房门打开,赵姨娘满腹心事的离开,玉桐焦急的进门,见穆槿瑶脸色尚好才算是放下心来:“小姐,当真不用请大夫来瞧瞧吗?”

“我自己的身子我自己清楚,你不用担心。”穆槿瑶起身:“我睡一会儿,你也早些休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