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嫣江彦小说叫什么 乔嫣江彦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乔嫣江彦小说叫什么 乔嫣江彦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乔嫣江彦是著名作者萝卜爱吃兔经典小说中的主角,小说以形式来叙述,大大增加了难度。可想而知,作者对它倾注了多少心血!内容主要讲述乔嫣是时空管理局的王牌,做任务的种子选手。她的生活安稳又潇洒,但没想到,她有被坑去三千世界养成反派的一天。她以前接触的都是好人,可不是这么多的反派男人。但乔嫣是快穿界的学霸,她不会退缩,只会勇往无前的往前冲。岂料,反派养着养着,看她的眼神越来越怪。直到被吃干抹净,乔嫣才明白自己被喜欢了!

《快穿之总有反派想撩我》 第三章 反派影帝养成记3 免费试读

“老江你不地道,钱都收了,现在搁这儿跟我装孙子,你也不打听打听我是谁!”

“老疤,开锁!”

“咔嚓”“咔嚓”门外钥匙孔一阵悉率声传来,吓的江母浑身抖成一个筛子,她用力推着江彦。

“他们来了!快藏起来!”她双眼死死的盯着大门,一下都不敢眨眼。

还没等江彦想好应对措施,“啪嗒”一声,门开了。

门外站着三个人,领头的满身横肉,凶神恶煞。旁边跟着的男人手里拿着一根铁丝,脸上有一道约二十公分的刀疤。还有一个男人戴着眼镜,手里拎着一个皮箱。

“乔乔,一会儿小反派就要被带走了,你还不现身帮忙嘛?”

乔嫣扫了一眼戴眼镜的男人,又迅速收回目光,对着系统说道:“不是刚刚让你报警了嘛!有坏人当然要找警察!”

系统看了一眼警察的距离,汇报完就噤了声。这样的宿主,惹不起它还躲不起嘛!

被乔嫣扫到的眼睛男,感觉被什么危险的东西盯上一般,身体不受控制的开始轻微颤抖。等目光扫过,才拿回身体的控制权。

后背出了一身冷汗,衣服都浸湿了。他快速的环顾四周,看房间里还有什么人。扫了两圈,都没发现。

他微微松了一口气,告诉自己是错觉。出于谨慎的性格,他对着领头的男人直接催促道:“早点搞完早点回去。”

“催什么催,该怎么做老子心里有数。”领头的男人直接怼了回去,说完就开始盯着屋里的江彦母子。

江母看这阵势,直接吓蒙了。她快步冲进厨房,拿出菜刀,站在江彦身前呈一副保护姿态。

“你们想干什么,居然私闯民宅。赶紧离开我家,不然我就让我儿子直接报警了!”

报警的话刚一出,对面的领头直接被激怒,对着后面的两人吩咐道:“这娘们儿就是欠草,去给他们点儿教训看看。”

身后的刀疤男一脸猥琐的走了上去,完全无视江母手里的菜刀。

江彦抄起后面的凳子,就朝往这边走的刀疤男砸去。凳子还没近身,就听到“嘭”一声。手臂一麻,凳子直接脱手甩了出去。

眼看凳子被刀疤男一脚踹开,他还没来得及反应,就看到江母拿着菜刀冲了上去。

江母菜刀刚挥出去,就被刀疤男捏住手腕。趁她右手暂时不能动,直接一把夺过菜刀。

“臭娘儿们,这菜刀你再耍多少年都玩不过我!”

话刚说完,手腕上传来一阵痛意。面前的江母直接咬上他手腕,生生拽下来块儿肉。

左手血淋淋的,看的他怒气冲冲,直接对着面前的女人就是一脚。

江母直接被踹飞了出去,落地就开始呕血,停都停不下来。

江彦吓的快要失声,他快步上前扶起母亲,低吼道:“妈!你感觉怎么样?我现在带你去医院!”

他小心翼翼的扶着江母,不敢大动作。眼看母亲身上的血,他慌了神。抬起右手开始擦拭,越擦越多。

眼镜男看事态发展成这样,心里没由来的一阵焦躁。他打开箱子,装上麻醉针。走到江彦身后,直接注射进去。

刚注射完,麻醉就开始生效。面前的男孩儿,手已经抬不起来了。他收回注射器,对着刀疤男说道:“老疤,带着他我们赶紧走。”

领头的男人看地上还在呕心的江母,对刀疤男使了个眼色。

刀疤男点了点头,一把捞起江彦背到背上,就跟着两人急匆匆的出了门。

乔嫣看着走远的三人,慢慢现了身形。走到江母面前,蹲下身子,和江母对视起来。

嗯!死亡的味道,时间也快到了。

“你放心去吧!我会好好照顾江彦!”对着江母,她还是对这个可怜的女人动了恻隐之心。

江母对着她笑了起来,抬起僵硬的右手,在脖子里摸索半天掏出一根黑绳,上面坠着一块儿吊坠。

一把扯了下来,伸手递给她,嘴里低低呢喃道:“谢……谢!”

乔嫣接过吊坠,摩挲起来。关于这个吊坠的剧情,全都在她脑海过了一遍。

那时候江父还是个正常的父亲,没有接触到赌博,一家三口挺幸福的。这块儿劣质的吊坠,还是小反派拿压岁钱给江母买的。

上面承载了很多记忆,开心的,快乐的,幸福的,甚至后来压抑的,窒息的。

乔嫣收好吊坠,对江母点了点头,起身朝外面追了过去。

等她赶到的时候,三人正要把江彦塞进车里带走。“歪!这是哪里来的老鼠啊!臭的姐大老远都闻到了!”

打打杀杀的不适合她,打打嘴炮气气人她还是没问题的。

“哪里来的臭丫头,嘴这么臭?哥哥今天就教教你,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听到动静的三个人转过身,领头的直接怼了回来。

“呦呦呦!老鼠这是急眼了?也是,阴沟里的老鼠怎么能闻到别人多香呢!怕是以为别人都跟他一样臭呢!”

怼人她就没输过,直把对面说的哑口无言。“老k,警察还有多远?”

“乔乔,马上就到啦~你注意收敛点!”

“知道了,退下吧!”她心里默默计算好距离,又对面前的三人挑衅道:“对祖国的花朵下手算什么本事!有本事来跟姐碰一碰,姐让你们长长见识!”

“臭娘儿们,给脸不要脸!老子看你就是欠男人草,看你等会儿哭着求老子不要停!贱蹄子!”

领头的男人说完就直接走了过来,完全不理会眼镜男的劝阻。

“嘤嘤嘤,人家好怕怕呀~”边说边扫了一眼领头男的裆部,意有所指的开口道:“听说老鼠的叽叽只有这么一点点呢!”

她伸出小拇指的指甲盖,比给面前的男人看,比完开始捂着嘴偷笑。

“臭娘儿们!”面前的领头男,双目涨红,扬起巴掌就要扇上来。

“老鼠被踩到尾巴,这是急了啊!看来你…”后面的话还没说出来,面前的男人已经冲了上来。

她听到不远处传来的动静,立马换了副嘴脸,弱唧唧的开口求饶道:“大哥,对不起!我不应该看到你绑架,你放过我好不好!”

声音不大不小,正好够后面的人听的清清楚楚。

“嘭”一声,身后枪声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