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七陵王风明小说全文阅读 王七陵王风明第2章

王七陵王风明小说全文阅读 王七陵王风明第2章

王七陵王风明是著名作者夜雨风声小说里面的主人公,书中情节起起落落,扣人心弦,是一部非常好看的灵异小说。一起来看看小说简介吧!我命犯七杀,天生命薄。成年之前,一年一劫,第十八年最凶,名为生死劫。爷爷为我挡下十七劫,在我生死劫来临前他去世了。他断气之前带走十七个纸人,它们是我的报应……

《乡野诡术》 第2章 免费试读

我擦拭掉泪水,望着纸人灰烬飘去的方向,内心感到一丝不安。

我强忍悲痛下山回家,爸妈看到我,什么都明白了,他们离开家门请来村子里的人上山为爷爷收尸。

爷爷让我不要回头,所以,我没有上山。而是孤零零的坐在家门口,等着爸妈他们将爷爷的尸体抬下山。

大概过去一个半小时,他们抬着爷爷来了。爷爷在村里颇有威望,虽然因为我的事被人咒骂。如今他去世了,人死债消。

走在前面抛撒开路钱的老人一边走一边吆喝,“王家仙人回家咯。”

爷爷停尸院中,没有进家门。他有交代,死后不入家门,入了家门,会惹来祸事。看着爷爷瘦骨嶙峋的模样,我泣不成声,爷爷是为了救我而死。

爷爷去世前做了很多安排,爸妈按照爷爷的交代,井然有序的准备。

第一件事,就是砍掉奶奶上吊那棵树打一副棺材。树是爷爷出生时太爷爷栽种,与爷爷年纪一般大。

为爷爷打棺材的人是十里八乡手艺最精湛的徐老三,人称徐鲁班,徐老三本身就是卖棺材吃死人饭的。

爷爷叮嘱过,树身做棺,树根为板。所以,砍了树还得掘根。

天黑之前,泥土挖开了,交错的树根让我心头一震。

九龙盘树!

只见盘根错节的树根如同九头龙一样将大树根部缠绕,场面颇为壮观。

这棵树是风水树?!

徐老三认真地看过后,嘴里叼着的烟落在地上,他双目圆瞪,震惊不已,“盘、盘龙根?王老爷子晓得这棵树底下的根是盘龙根啊,竟然以盘龙根做棺材板,太厉害了,王家要发达咯。”

徐老三冲我笑了笑,不跟旁人多说,跳进坑里挑选盘龙根。我也跳进坑中,静静地看着他挑选盘龙根。徐老三突然扭头看着我,“王家小子,你放心,我不会乱说。”

我平静地开口,“爷爷既然选择用这棵树做棺材,也就不怕村里人知道。”

徐老三反驳道,“风水树倒下,风水就破了,村里人要是知道不得大闹?”

“风水早就破了。”我随手捏住一截树根,只听咔嚓一声,树根应声而断。徐老三看着干枯的树根,瞪大眼睛,“咋个回事?风水既然破了,王老爷子拿盘龙根做棺材板有啥子用?”

九龙盘树局早在奶奶上吊***那天就被血煞之气所冲,不过,因为这棵树已经种了好几十年,同时养了几十年的气。所以,哪怕九龙盘树被破,村子里也没有受到什么影响。然而,如果不尽快收拾残局,村里的风水气运就会全部流失,那个时候才麻烦。

徐老三选了四根盘龙根,忽然神秘兮兮地对我说,“王家小子,这树底下有东西。”

我循着他所指的方向看去,看到了一块石碑,石碑上好像还盘着一条黑蛇。黑蛇察觉到我的目光,冲我吐了吐芯子,而后梭下石碑钻进土里。

我眉头紧锁,这条黑蛇很眼熟。

我心神大震,这条蛇是奶奶下葬第三天出现在家门口张望的那条黑蛇。

它为什么会在风水树下?

我脑海中想起一句话:九龙盘树聚风水,黑龙缠碑夺气运!

黑蛇是有人用来破九龙盘树局的元凶!

爷爷特地交代以这棵树做棺材,恐怕就是猜到夺风水气运的黑蛇没走,让我收拾它。

我随手抓起一把锄头,双眼认真地环顾四周,脑海中回想起爷爷教我的方法,寻气。

黑蛇应该吸了不少气运,不可能悄无声息的逃离此地。

我目光落在一旁的土堆上,见泥土有着微弱的青气升腾,手中锄头猛然挖下。一截蛇尾扭曲着出现,蛇血流出渗透而下。黑蛇从泥土中钻出,扭头恶狠狠地瞪了我一眼,极快地钻进地洞。

我不断的挖土,想要将黑蛇找出来,只可惜,还是让它逃走。这一幕,看呆了众人。在场的人中,恐怕只有徐老三看出了点门道。

我心里有些不甘,但也无可奈何。虽说没有彻底弄死黑蛇,好在斩断了它的尾巴,也算破了局吧。

我想着将蛇尾找出来,刨开泥土发现蛇尾不见了,心里微微有些担忧。

我扔下锄头看向徐老三,道:“徐叔,赶紧去替我爷爷打棺材,我不想爷爷躺在院子里风吹日晒。”

徐老三咧了咧嘴,露出一口大黄牙,“王家小子,看来你学到了你爷爷几分本事啊。”

说完,他抱起四根盘龙根爬出坑去。我看着他的背影,心里不禁好奇他的来历。只以为他是一个打造寿材的木匠,看来是我眼拙了。

随着徐老三抱着盘龙根离开,站在上面的人也纷纷离开。

我出了大坑,没有离开。黑蛇的出现让我心神不宁,我觉得事情还没完。

夜色降临,风呜咽作响,似乎在诉说悲伤。

我坐在坑边,忽然察觉到地面微微震动。正在疑惑时,一只体型若猫的老鼠从泥土中钻出来。

我心头暗暗一惊,这只大耗子恐怕成精了。

大耗子唧唧的叫着,泥土松动,越来越多的耗子出现,密密麻麻的少说也有上千只。

我心神一凝,这是怎么回事?

不等我思索,只见大耗子挥了挥爪子,坑里的其他耗子动了起来,短短几分钟就把树根啃断,树下的石碑暴露而出。

大耗子走了上去,伸出爪子摸了摸石碑,眼瞳闪烁着人性化的欣喜。大耗子命令子孙将石碑推倒,上百只耗子钻到石碑之下将石碑顶起,其他耗子则在前后左右帮忙。

这群耗子要盗走石碑?!

唧唧!

大耗子突然看到了我,发出急促的叫声。它的子孙停了下来,齐刷刷地朝我望来。这一幕不禁令我毛骨悚然。

耗子这玩意儿虽说不少见,可被上千只耗子死死盯着,说不出的惊悚。

大耗子眼睛闪烁凶光,冲我龇牙模样十分凶狠。

我冷眼盯着它,抬手指了指石碑,让它不要打石碑的主意。大耗子气得上蹿下跳,指挥坑里的耗子朝我冲来。

我冷哼一声,咬破手指将血甩出,凡是沾染上血的耗子立刻丧命。

我是七杀凶命,这样的命格可不是谁都能承受得住的。

我的八字写在别人身上,都可能要人命。

大耗子见我这么凶,飞快地爬出坑。我以为它要和我拼命,未曾想它扭头就跑,很快消失在田地之中。其他耗子见自己的祖宗跑了,也纷纷四散逃命。

确认坑里没有耗子,我一跃而下,走到石碑前,蹲下身伸手擦掉石碑上的泥土灰尘。定睛看去,我身体猛地一颤,哆嗦着念道:“故祖考王公风明老人之墓……”

王风明是爷爷的名字。

越往下看越是心惊,我只觉得喉咙发干,下意识的吞了吞口水,额头上渗出冷汗。

“不孝孙儿王七陵立!”

看到这几个字眼,我顿感头皮发麻,身体一软瘫坐在地。

这棵树是爷爷出生时栽种,而这块石碑应该是立在爷爷坟前的墓碑啊。

我难以将两件事联系到一起。

父母尚在,为爷爷立碑轮不到我,为什么会有‘不孝孙儿王七陵立?’

难不成这是爷爷的手笔?他早在几十年前就算到了今天?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我倒吸冷气,只觉得脑袋胀痛,心里憋得慌。最叫我想不通的是,为什么一群耗子会跑来盗走这块石碑。

我缓了缓神,而后将石碑弄出大坑。这些年在山上,爷爷一直锻炼我,让我有了一副结实的身体和不俗的身手。

我喘了两口气,正准备一鼓作气将石碑弄回家。就在这时,一个十三四岁的小胖子飞快跑来,一边跑一边喊,“七陵哥,快、快回去,你爷爷笑了。”

闻言,我正想骂他两句,忽然心头一紧,盯着他喝问道:“你说什么?”

“你爷爷笑了,叔婶叫你回去。”小胖子飞快地重复一遍。

“替我看着这块石碑,我回去喊人来抬。”说着,我从兜里摸出十块钱递过去。小胖子也不含糊,伸手接了过去,笑眯眯地道:“七陵哥,你放心,我一定给你看好。”

我点点头,急匆匆地往家里赶去。

进了院子,就听见大家议论纷纷,更是将爷爷尸身围得严严实实。我费力的挤到爷爷身旁,小心的拿下盖在爷爷脸上的火纸。

爷爷果然笑了。

他嘴角微微上扬,好像想到了什么高兴的事。

难不成是因为石碑的缘故?

我将火纸重新盖上,愈发觉得古怪不已。听着村民们的议论,我没有去做任何解释,因为哪怕解释了,他们也不会信。

等到七天后,爷爷入土为安,一切都会结束。

我想到了透着诡异的石碑,随即请人前去将石碑抬回来。

十几分钟后,前去的人抬着石碑晃晃悠悠而来。眼看着就要进入院子,就在这时,意外发生了,抬着石碑走在前面的一人脚下忽然打滑,身体晃晃荡荡眼看就要摔倒。

抬墓碑和抬棺不能随意落地,否则便是落地成冢。

我一个箭步冲上去从他手中接过,帮着将石碑抬进院中,地上垫了厚厚的火纸隔绝地气,才敢将石碑放下。

“这块碑不大啊,怎么那么沉?”

“是有点怪,比其他石碑要重不少。”

帮忙抬石碑的几人抖了抖肩膀,嘴里嘀咕起来。

我没有理会,快步走到爷爷身旁,拿起火纸看了眼,爷爷嘴角的弧度垮了下去,似是在冷笑。

这时,爸妈走了过来,他们脸色不太好,显然,他们发现了石碑上的字。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跟他们解释,直说发现石碑时上面就有字。他们也知道爷爷的本事,也与我有一样的想法,一切都是爷爷安排的。

只是他们脸色不太好,石碑上虽然有他们的名字,可立碑位置却是我的名字。这对我爸来讲是侮辱,他是爷爷的儿子,应该由他替爷爷立碑才对。此事若传开了,他肯定会被人戳着脊梁骨说不孝。

然而,这一切都是爷爷安排,我做不了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