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被折磨的欲仙欲死 被黑道总裁囚禁虐打小说

美女被折磨的欲仙欲死 被黑道总裁囚禁虐打小说

……

所以,陆青封刚才是不是在调戏她?

徐徐忿忿的想了一路,下车时,安妍关上车门朝她看过来,笑得不怀好意。

在公司里工作,总有那么几个看着不顺眼的,安妍从长相到性格,都是徐徐最不待见的那一类。

徐徐忽略她,疾步朝电梯走去,安妍踩着十厘米高跟鞋,一身招摇的红色紧身裙,在她后面紧追不舍。

“徐徐,听说你昨晚去谈兰陆的那个合同了,怎么样,签下来了?”

听到她幸灾乐祸的声音就反胃。

昨晚事情闹成那样,估计早就有风言风语出来了。

这安妍那么喜欢八卦一人,怎么可能不知道。

徐徐没理她,进电梯就按关闭,安妍拦住门挤进来,冷嘲热讽道:“我就说这么大一个单子,你怎么可能搞定,经理还非不信,现在好了,到嘴的肥肉就这么飞走了。”

徐徐懒得理她,先前一步出了电梯,一走进公司,就感觉到四面八方投射过来的视线。

她权当没看见,刚在椅子上坐下,经理原加从外面气势汹汹的掠过她,“徐徐,进来!”

“徐徐,老板生气了,看来这次你吃不了兜着走了。”

安妍捧着一杯热咖啡倚在她桌边,看似惋惜的啧啧嘴。

徐徐凝聚一口气,一把拨开她。

“徐徐,你……”

“不好意思,你挡我道了。”

徐徐挺胸冷了她一眼,气势不弱的走向经理室,留着安妍手忙脚乱的擦着洒在胸口的污渍。

她推开经理室的门,原加正火冒三丈的来回踱着,看见她进来,将桌上的文件砸在她脚边。

“你好好看看!”原加大步过来,拳头举在半空咯吱的响。

“辛辛苦苦准备了这么久的策划,这么厚的方案,最后就因为你……”

原加心脏疼,捂着胸口半天喘不上气来。

徐徐懊悔的低着脑袋,“对不起,我昨晚喝多了,脾气没控制住,主要是那蔡总太过分了。”

“过分,我知道过分!”

原加整张脸狰狞着,“跟了大半年的客户,你说不过分吗?可是你用你这猪脑子想想,人家是大公司,过分点怎么了?很合理嘛!”

“可是我……”

“可是什么可是?我还没说完!”

原加掐着腰转身,沉了沉气,“我们跟了这么久,现在突然半途而废,公司怎么办?”

他逼问着徐徐,“你告诉我公司怎么办?公司可就指望着这个单子把盈利搞上去,难不成要等着倒闭?”

“对不起。”徐徐无话可说。

“对不起?这大半年就为了这一个客户忙前忙后,每天加班到很晚,都白折腾了?”

徐徐斟酌了下,说:“经理,我觉得那蔡总根本不是主要负责人,这个合同签了还要往上面申请,他就是吊着胃口想占便宜。”

“要你说,我不知道吗?”原加头疼,“我们是小公司,能联系到蔡总这个级别的已经很不错了,再往上,连人家的脸都看不见,就别说把我们的策划方案摆在他面前跟他谈合作了!”

徐徐鼓起一口气,眼睛里燃着希望的火焰,“经理,我去找他们的大老板吧?”

原加余光一亮,“那个低调奢华的大总裁?”

徐徐眯起眼睛阴险狡诈的模样,“没错!”

原加甚是欣慰,拍着她的肩膀表扬着:“徐徐,你可真是个人才,你放心,只要你搞定大总裁,我就升你的职加你的薪。”

徐徐的眼睛闪闪发亮,眼前的道路一片光明。

……

兰陆集团。

“你让我进去吧,我跟陆总预约好的。”

“不行,总裁秘书说没有跟您预约。”

徐徐被拦在门口,急得焦头烂额,双手合十的恳求着:“那我进去用个洗手间,总可以吧?”

“不可以。”

“用个洗手间都不行?我尿急,求求你了。”

“不可以。”

不远处,几人浩浩荡荡的路过。

一溜排的西装革履,那气场,简直没话说。

最前方的男人单手抄兜,正安静听着对方的资料报告。

他微微颔首,表情淡着,是男人该有的成熟优雅。

蓦地,队伍停下,男人的视线缓缓落在门口那个小女人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