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同学让我去她寝室 双性将军受含黄瓜

女同学让我去她寝室 双性将军受含黄瓜

孙文娟站在二楼看到这一幕,眸光冰冷,嘴角轻轻上扬,转身回了房。

……

侯月怎么走出侯胜平视线的,她都不知道。

整个人迷迷糊糊,不在状态。

李佳琪只是在花圃坐没多久就坐不住了,刚跑出来就看到了神色恍惚的侯月。

那背影无比落寞,让人看的心酸。

她连忙跑过去拉住侯月,正想问问情况,目光就落在了侯月肿起来的那边脸上。

“月、月月……”

侯月轻笑,细语道:“琪琪,他真是冷酷。”

没笑一会儿,却哭得伤心欲绝。

李佳琪手忙脚乱,柔声安慰:“月月你别哭了……还有我呢,我在呢……”

自己说着,却也红了眼眶,带着哭腔,什么也做不了。

侯月哭了会儿,突然摆摆手:“我没事,你先回学校吧,记得帮我请个假。”

“可是你这样子……”

“怎么?我的样子很不好吗?”

侯月擦干眼泪,做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李佳琪心里被揪了一样疼,她摸了摸侯月的脸,心疼道:“疼么?”

说完,又有点好笑地骂自己白痴,“都肿成这样了,肯定很疼。我带你去医院吧。”

侯月摇摇头,“琪琪,我想一个人待会。”

李佳琪叹口气,心里也明白现在候月确实需要静一静,可,“可我不放心你。”

“我没事的,先走吧。”

她一刻都不想在这个地方待了。

真的,让她感到恶心。

李佳琪知道她现在想的什么,所以不再废话,拉着侯月离开了侯宅。

今天的天气明明不错,现在却有些灰暗,看样子是要下雨了。

侯月送走李佳琪,自己漫无目的四处游走,仿若神游。

此刻正值中午,饭店里人满为患,她却一点都感觉不到饿,只是心里空荡荡地,空得让她害怕。

手机也是关机状态,估计忠哥跟昕姐都在找自己吧?

韩思明呢?他看了那条新闻没有,会不会怪自己给他惹了麻烦?

虽然看不清脸,但熟悉他的人一定会认出来吧?

侯月这样想着,突然想见自己妈妈了。

可是现在这副模样,见到她又要怎么说呢?

妈妈没有回家,恐怕还不知道这件事吧?

莫名觉得自己很孤单,侯月吸了吸鼻子,好想哭。

“滴——滴——”

车喇叭连绵不断响起,侯月还以为自己挡着别人道了,便侧身让了让。

“滴——”

喇叭声还在响,吵得侯月心烦,为什么连车喇叭都跟她过不去!

转身怒视,车窗及时落下,便对上了一道幽深如潭的目光。

她微微惊愕,张张嘴:“承、承东学长……”

顾承东刚刚正好跟一个老朋友在这边的一处茶楼喝茶,开车回去的时候无意瞥到一抹浅蓝身影,跟上来看了看,没想到还真是侯月。

他见女孩一脸疲惫不堪,头发凌乱,目光涣散,背影落寞地单独游走,一时微微心软,就按了喇叭,想吸引她的注意力。

没想到侯月走神得厉害,按了好多次,引得行人纷纷侧目,她这才听见。

这时他才看清,侯月惊讶的同时,眼里还有泪花在闪烁,左边脸更是肿得厉害,还能看到清晰的巴掌印。

他微微蹙眉,命令地口吻:“上车。”

侯月也不推辞,迅速坐进了车内。

顾承东知道侯月肯定不高兴,所以去了一处没几人的海滩,车速飞快,几乎看不见外面的光景。

“啊——”

侯月打开车窗,对着外面大叫,很快声音就被风声覆盖。

几分钟后,车在车道内停下,侯月跑到沙滩上一阵大喊,仿佛要把今天所有让她不开心的事全都释放出来。

“侯佳晴!我讨厌你!”

喊完了,侯月一回头,就看到顾承东一身黑色西装站在离她数十米外的地方。

跟这里的景色完全不搭,却意外的赏心悦目。

她跑到顾承东身边,笑嘻嘻地道,“谢谢啊!”

顾承东看着她眉开眼笑的脸,淡淡“恩”了声,说,“脸,不痛吗?”

侯月这才捂着脸撇嘴:“呜呜痛死了!”

女孩装可怜的本事一流,当初两人第一次在酒店见面的时候,她也是这样。

想起女孩躺在床上,裹紧被子泪眼汪汪看着自己的模样,顾承东不自觉弯了弯嘴角。

侯月立马捕捉到这转瞬就消失不见的细微表情:“啊啊大叔你笑了!笑起来真好看,多笑笑嘛!”

殊不知自己的称呼又错了。

这次顾承东没有纠正,心里想着,随她怎么叫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