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灼虾蘸汁 控制偏执占有欲强的攻

白灼虾蘸汁 控制偏执占有欲强的攻

下车的晴天直奔重症监护室,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每每接到风医生的电话,她妈妈都会躺在重症监护室里度过最难熬的日子。

“风医生,我妈妈呢?”晴天在门口就碰到了等她的风亦然,一头扎到了他怀里,几乎是哭着喊道。

“晴天,你先别急,你妈妈现在已经脱离危险期了,就是还不太稳定,需要点时间。”即使再如沐春风的嗓音此刻也并没有让晴天感受到一丝暖意。

“我能进去看看吗?”即使她知道自己会遭受到拒绝,但晴天依旧询问道。

看着晴天渴望期待的双眸,风亦然虽然不忍拒绝,但还是摇了摇头,

“我想你现在应该也要去看下医生,晴天,你在发烧,你知道吗?”

虽然晴天的额脸色泛白,但是风亦然扶着她手腕上的温度却是极其的高。

“我没事。”晴天摇了摇头,松开风亦然的手,坐到了一旁的长椅上。

“你妈妈会没事的。”风亦然在晴天旁边坐了下来。

“每次你都是这么安慰我的。”晴天低着头,看不到她脸上的表情。

“起码我从来没有食言,没有骗过你。”

晴天微微勾了勾唇角,这算是一种安慰吧。低头的晴天忽然看到自己面前有片阴影,这才想起还有陆景云在这。抬头就看到陆景云目光炯炯地看着自己,有些无力地说道:

“谢谢你刚刚送我过来,修理费我到时候会打给你的,还有……”

“唔……”晴天话还没说完,整个人就被陆景云扯了起来,惊呼一声,跌进了他的怀里。

陆景云伸手探了探晴天的额头,果然很烫,拉着晴天就往外面走去。

“喂,你想干嘛,放开我,快放开我!”晴天抗拒着陆景云的霸道跟无理,却发现丝毫不起任何作用。

“你发烧了!”陆景云不悦地低声说道,为什么这女生总是这么不会关心自己的身体,之前打扫办公室也是,浑身湿透了,明明可以换了衣服再来继续,却就是不肯,而现在都烧成这样了还硬扛着。

晴天很想甩开陆景云拽着自己的大手,但是没什么效果,只能跟着他到了内科,挂了号去看病。坐在医生面前的晴天有些出神,自己会发烧明明就是拜陆景云所赐,若不是昨天他故意捉弄自己,她今天怎么可能会发烧。

“是有点烧,不过年轻人稍微吃点药就行了,不用吊瓶。”医生说了些中肯的建议后,给晴天开了些药。

随后而来的风亦然看了眼陆景云,接过医生的药方,

“晴天,你在这里等我,我去给你取药。”

听到这话,陆景云不屑地“切”了一声,这医生长得跟小白脸似的,说话细声细语的,跟个娘们儿似的。

晴天站起来往重症监护室那边走去。被完全无视的陆景云深吸一口气,再长吐一口气,依旧选择跟在晴天身后。

风亦然回去忙了,而吃了药的晴天觉得有些犯困,便靠在长椅上昏昏欲睡,陆景云翻了个白眼,及时上前托住了晴天的小脑袋,晴天才没磕在长椅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