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怎么自己打屁股眼 他抬高她的臀

自己怎么自己打屁股眼 他抬高她的臀

苏蒙蒙虽然傻傻笨笨的,不过嘴皮子倒是挺利落的。

“哼,好与不好,本王一试便知。”洛熙寒眼眸一缩,手掌轻翻。

试?你要怎么试?苏蒙蒙刚想大声喊,结果发现自己叫出的全是吱吱声。

她抬起头看向洛熙寒,却发现他突然间变的好高。而自己明明抱着他的腿,现在怎么在抱着他的脚。

不对,她的手不见了,变成了白白的小爪。

苏蒙蒙欲哭无泪的看着自己的小肉爪,她居然变成兔子了?

这还是她穿越以来第一次变成兔子的样子。

她伸着小爪努力的探着自己的长耳朵,眼前的男人有什么法力,居然大手一挥把她变成了只短腿兔子。

嘴里吱吱的叫着。“快把我变回去。”

洛熙寒提起面前的小东西,她一双晶亮的眼眸正愤怒的瞪着他。

有意思,还没人敢在他面前这样放肆。

“不喜欢被我父王吃掉,本王倒是乐意成全你。”

“吱吱。”吃人是犯法的。苏蒙蒙抬起爪子照着洛熙寒的脸上招呼过去。

他一生气将她甩在地上,逮着机会,苏蒙蒙顾不上疼,快速的向门口跑去。

男人嘴角勾起一抹邪肆,瞬间长出的蛇尾轻轻一卷,那毛绒绒的一团就被他紧紧的圈了起来。

看着面前的一团黑色,苏蒙蒙“吱吱”叫着,“人妖啊?”

随即一个白眼晕了过去。

洛熙寒看着瘫软的小东西,突然就没了戏耍折磨她的兴趣。

刚刚那张牙舞爪的样子多灵动,眼眸微眯,尾巴一扬直接将她扔在桌角。

苏蒙蒙是现代的表演戏学生,她记得自己和同学在野营。只不过是去山顶搭了个帐篷,怎么一觉醒来就坐在一群女孩中间了。

奇怪的是那些女孩都穿着露肩的长裙,头发挽起,像是唐朝的服装。

难道她们接了新戏?可是为什么老师没有通知自己。

而且,而且这些姑娘们她没有一个认识的,不是她们表演系的同学?

“哎,同学,我们这是谁的戏啊?”她拍了拍身侧一个女孩的肩膀问道。

对方看着就像看白痴一样的眼神。

她无奈只能四处找找看导演组和摄像机在哪,正在这时,一个尖锐的声音响起。

“各位贡品,准备好上轿出发了。”一个打扮的像女官样子的美女,盛气凌人的站在高处说着。

苏蒙蒙猜测会不会是副导,她举起手脆脆的问道。“老师,这场戏要拍到几点啊?”

兔礼监,听到声音扭头看着她。“你是哪家的。”

“老师,我是C大的。”苏蒙蒙立马答道。“那个,我想问一下,我同学在哪个场子。”

兔礼监突然看着她的眼睛,不悦的开口。“青衣在哪里,为什么她的眼睛还是黑色的。”

话音刚落,立马有两名着青衣的女子将苏蒙蒙一左一右拉起。“哎,带我去哪里啊?补妆么?”

苏蒙蒙说什么她们也不理,只是把她带到一间房子,然后拿起一个喷管状的东西,一个人按着她,一个对着她的眼睛往上滴着红红的液体。

“啊,好疼啊。”苏蒙蒙挣扎着,尼玛拍个戏,要瞎了。

“姐姐,这是什么啊,要流血泪么?”

两个女子力气大的很,任凭苏蒙蒙怎么挣也挣不脱。

终于,她们觉得差不多了,放开她。

她觉得自己的眼睛真的要疼死了,半天也睁不开,就那样被她们拖着又扔回了人群中。

“回大人,弄好了。”其中一人向免礼监汇报着。

“嗯,睁开眼让我看看。”兔礼监的声音很严历,像她们的普通话老师。

苏蒙蒙缓了好半天才将眼睛睁开,刚刚还是湛黑的眼眸,此刻却像红宝石一样透亮。

兔礼监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继续训话。“大家都知道,我们灵月国国土狭居,我们的子民以素食为主,没有强壮的体力,斗不过那些食肉的蛇人。”

原来是一出玄幻剧,苏蒙蒙总算听出了些门道。

“为了灵月国的安宁,女皇只能向天朝国进贡,你们的牺牲将换来灵月国三年的太平。你们的家人也将得到特殊的照顾,所以为了我灵月国的存亡,为了你们的家人,我们要笑着走进蛇国。”

兔礼监举起双手向上,做出一个虔诚折姿势。

“我们要笑着走近蛇国。”几十个女孩一同重复着她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