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内脱内衣 女总裁的修仙医老公

车内脱内衣 女总裁的修仙医老公

苏苏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黄昏了。

房间暖洋洋的,开着热风。

见她醒过来,侯康像是打了鸡血一样,“苏小姐,您可算醒了!”

看他这个样子,苏苏直接别开了头。

“慕长歌呢?有胆子把我关起来,没胆子见人了么?”典型的得理不饶人,话音刚刚落下,就看到慕长歌站在门口,一身西装。

可是偏偏……

此时此刻苏苏看他,倒不觉得英气逼人了,典型的斯文败类!

她暗自在心里问候了他千万遍。

“你找我?”话音薄凉,透着他一贯的霸道和狂妄。苏苏就想不明白了,这样一个男人,他究竟是怎么建立起NM这样一家大型跨国公司的?

“慕长歌,你混蛋!”咬了咬牙,一声怒骂。

就连侯康都被她吓到了,放眼望去整个帝国,有谁敢这样对他说话的?

“哦?”男人眯了眯眼,略带慵懒地看向她,锐利的眼眸里浮现出了嘲讽,“苏苏,如果你想通了,我倒是不介意让你骂两句,我们来日方长么!”

话音低沈,却好像透着几分打趣的味道。

她倔强的咬了咬牙,别开了他滚烫而又炙热的目光,“慕长歌,你休想!”

这一次,男人的耐心好似用完了一般,微微皱了皱眉,紧接着不假所思地睨了她一眼,“那——你走吧!”

这话,一出口,就让苏苏傻了眼。

下一秒,男人不徐不疾地开口说,“至于苏柔那些照片,不知道点击会不会超过五千万呢?”

很好,她就知道这男人不会这么轻易地放过自己。

果然,他竟然威胁她。

“你……”苏苏气急了,有些不太高兴,就在这个时候外面传来一个打趣的声音,“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宝宝?”

是顾凯!

“金屋藏娇,居然是这么来的,啧啧!慕长歌,我当真小看你了!”

大概,只有他会这样嘲讽慕长歌,侯康也尴尬地赔笑了两声,随后就要把顾凯带出去,谁知……

“别闹啊,我刚熬好的中药,你一个月的工资都赔不起呢!”

听他这么说,侯康顿住了。

迟疑之间,顾凯已经坐在了床边,一脸坏笑,“说个话这么渗人,原来长歌你喜欢这款啊?”

唯恐天下不乱。

不知道为什么,此时苏苏觉得顾凯有点娘炮。

“滚!”

慕长歌从喉咙里发出了一声冷哼,显然不大高兴。

“喂,有你这样的……”顾凯正打算邀功,就听到慕长歌冷冷地提醒了一声,“再不走,你今天的诊断费可就没了!”

“周扒皮!”

顾凯哼唧了一声,连忙脚底抹油。

在钱的问题上,他向来不敢有丝毫的怠慢,在这一点上,慕长歌最清楚。

“把药喝了!”

男人走到床边,带着命令的口吻对苏苏开了口。

她别开目光,从鼻腔里发出一声冷哼,“哼,慕长歌,这样假惺惺的很好玩么?要不是你,我会生病吗?”

那天晚上,她被陈名远下了药。

起初慕长歌也并不觉得什么,可是事后想想,她毕竟是第一次,那天把她从酒店带回别墅的时候,他的确隐隐约约看到了床单上的血色。

刚开始还以为是她初yè落红。

可是,刚才,顾凯却没心没肺地说,“别人第一次,你怎么一点怜香惜玉都不懂……”

慕长歌这才知道,自己那天确实过分了。

“……”他顿了顿,站在原地,半晌冷冽的话音才再度响起,“你不喝也得喝!别逼我叫人来喂你!”

话音里带着威胁。

苏苏赌气,睨了他一眼,这才从鼻腔里发出了一声冷哼。

可她还是不得不服软,喝下了碗里的药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