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姨娘淡定金主 乖腿打开h强迫

穿越之姨娘淡定金主 乖腿打开h强迫

“蛇王爷,这里好奇怪。”苏蒙蒙不时瞄着他,发现他没有刚才那么冷的脸色,主动开口打破沉寂。

洛熙寒扭头看她一眼,没说话。

“明明全是冰,却一点也不会冷。”苏蒙蒙好奇的伸手摸了摸墙上的冰,还将手指伸向嘴里。“没什么特殊的味道啊。”

洛熙寒又看她一眼,真是够傻的。用尝的能知道?

“这里是千年寒洞,冰魂千年,已成冰晶,属性寒却常温。”难得的,他有耐心说这么多。

“哦,虽然我没听懂,不过还是谢谢你讲给我听。”苏蒙蒙嘴角挂起一抹笑,看着他开口。

那嘴角的弧度竟让他觉得有一瞬间的晃神。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伸出大掌将她的小手握起,拉着她向前走去。

她看着握着自己的大手,那寒凉的触感竟让她觉得有一丝暖流注入心田。

不再东张西望,不再害怕会有大蛇窜出来。她欢快的一蹦一跳跟着他身旁。

走了大约有几十米的时候,洞口越来越近了,隐约有风吹过来,温温凉凉的。

苏蒙蒙一路上都在想怎么能讨好洛熙寒用他的金手指把她变回现代去。

洛熙寒已经看到洞口少白的身影,他握着掌心的柔软,眉头越拧越紧。

结果离洞口越来越近的时候,苏蒙蒙感觉一阵的寒意袭来,伴随着身体越来越无力。

她不由的放慢脚步,洛熙寒感觉到她被自己拖着走,扭头正想不耐的训斥。

却发现她深密的黑发中竖着两只长长的兔耳。

“你?”

“蛇王爷,我走不动了。”苏蒙蒙一双眼眸半睁,有气无力的开口。

洛熙寒看着她摇摇欲坠的身体,伸手接住,然后将她抱起。

享受着蛇王爷的公主抱,苏蒙蒙困盹的闭上眼睛,嘴里小声喃喃着。“谢谢。”

洛熙寒则是心下疑惑的感受着她的温度变化,越来越冷了。

果然,一到洞口,苏蒙蒙又缩回了一只白白肉肉的小兔子。

洛熙寒看着掌中的小团,眉目清冷的无奈出声。“少白,涎大师可到了。”

少白看着寒王怀中抱着一只小兔出来,恭敬的回道。“回王爷,已经在外等候了。”

苏蒙蒙已经昏睡过去了,她将头埋在洛熙寒的臂弯中。小小的鼻子皱了皱,用力的吸着他身上好闻的麝香味,睡的很安心。

“大师。”洛熙寒走到小溪旁,硕大的圆盘石上坐着一位穿着奇特的白发老人。

“王爷又抗过一劫。”涎大师转过身,与年龄不相符的面孔上竟无一丝褶皱。一副金边眼镜下是一双棕色的明亮眼眸。

整个人身上处处透着诡异和睿智。

“多亏大师的药浴,不然本王昨夜十分凶险。”洛熙寒语气很诚恳。

涎大师看着他怀中的小白团,嘴角挂起神秘的笑。“老夫的作为已是极限,接下来就只能靠王爷自己渡劫了。”

“还望大师指点一二。”洛熙寒看着涎大师,又看了眼怀中的白色一团。

“无须多言,王爷造化使然,不必担忧。”涎大师起身看了看天色。“老夫看到王爷出来,也该是时候离开了。”

“大师请留步。”洛熙寒犹豫了一下,还是开了口。“可否劳烦大师看一看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