藕饼哪吒攻x敖丙受 臭脚榨精小说

藕饼哪吒攻x敖丙受 臭脚榨精小说

“多谢侠女搭救。”宫越泽嬉笑着,松了口气。

其实他还是很爱笑的,就是在家人面前冷漠了一些。当然,这样的感受,林菀菀也有。无论如何,一个少年丧母,一定是一件异常惨痛的事情。

“跟我结婚,你不觉得有些可惜吗?”她觉得他似乎还没有真正恋爱过,虽然是假结婚,但是短期内也不可能跟别的女人光明正大的在一块儿了。

“可惜?没有。”他说着,靠在一旁的柱子上。

赵欣桐拿着几瓶饮料走了过来,三个人在这小花园的一角,安安静静的聊着天。

……

两个小时后,林菀菀站在洗手间的镜子前,一边梳洗一边感动。

牙刷,牙膏,毛巾都是新的,就连充电器他都让人给她预备了。从拜访礼物再到这些最细致入微的东西,虽然他说是举手之劳,但她觉得,他所做的一切都给了她最大的关怀。

离开洗手间,她呼了口气,躺了下来,直了直背。今天在他家因怕自己礼数不周而贻笑大方,害得她一直正襟危坐,腰疼的不行。

“菀菀,你睡了?”是宫越泽的声音。

林菀菀站起身来,开了门:“这么晚了,你怎么来了?”

“我怕你肚子饿,给你拿了一点点心。”

一双黑眸深不见底,鼻梁高挺,仰月唇似笑非笑,将几块糕点塞进她的手里,给她使了个眼色,没有进门,转身离开了。

她还没有反应过来,宫越泽就已经走远了。她呆呆的看着手心里的糕点,拿起一块咬了一口,滋味很好。

宫越泽并没有走远,而是在转弯口驻足了一会儿,听到门关闭的声音才淡淡一笑离开。走没几步,就在扶梯口遇到了宫明翰。

“爷爷。”他站直了身体,脸上挂着笑。

“来给你媳妇儿送吃的?”宫明翰拍了拍他的肩膀,让他跟自己到了书房。

“爷爷,这么晚,还不休息?”

“宫家好久没有那么热闹了,这也是你十几年来第一次愿意留宿前院,我想跟你下盘棋。”宫明翰说着,从一旁端过来一个棋盘,放在书桌上。

爷孙俩面对面坐着,有一句没一句的搭着话。

“我原以为你只是找个人滥竽充数,可看你对菀菀的神态,我就知道你是真的喜欢上人家了。”

“爷爷怎么知道?”宫越泽以为林菀菀都没有看出来的事情,旁人应该也都不会瞧出来。果然,姜还是老的辣。

“说实在的,这个丫头无论从学历还是到长相都是足够配得上你的,就是这门第不对你父亲的心。不过他对你有愧,所以也就没有反对。”宫明翰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宫越泽。

“这么久了,也该放下了吧?”说完,又深深的叹了口气。

“我母亲已经没法回来,铸成的错已经无法收复,爷爷还不懂?”宫越泽说着,将一颗黑子落下。

“您输了。”

“呵呵,我的孙子总算超过我了。今晚就到这里,你早点去休息吧!”宫明翰摆了摆手,宫越泽识相的离开了。

他确实许久没有仔细看过前院的房子,他实在不能忘怀母亲死在这里的情景,他根本就不想踏足这儿。可是今晚,林菀菀在这儿,好像是成了父亲的人质,逼得他要留在这儿,怕她会被为难。

两人的房间只有一墙之隔,林菀菀早已睡下,而宫越泽则是一夜未眠。

……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两人的婚礼筹备许久,只欠东风了。

林菀菀已身着婚纱在教堂的偏厅久坐多时,赵欣桐还有她医院的三个同事担任了她的伴娘,化妆师对她的妆容也格外的上心。

“菀菀,这里的装潢挺别致的。”赵欣桐帮她整理的婚纱,环顾四周。

“是么……还好吧。”林菀菀这会儿哪里还顾得上什么装潢,她只觉得自己的心脏快要从嗓子眼里蹦出来了。

“在想什么?”一个医院的同事走到林菀菀的身边,安抚了她一下。

林菀菀转过头,目光有些清冷:“我有点紧张。”

“放心,等会儿就不会那么紧张了。”

“真的么?可是我还是有点不自在。”她话音刚落,林泽就从外面走了进来,看到自己女儿,陈赞了起来。

“我的女儿,真是漂亮。”林泽笑着,何安桦也走了进来,瞥了他一眼,并不理睬他。

“菀菀,妈妈领你,你可愿意?”何安桦说完,认真的看着林菀菀。

她点了点头,笑道:“当然好了,有妈妈跟着我,我就不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