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卿欢姜连枝哪里可以看 沈卿欢姜连枝免费阅读第3章

沈卿欢姜连枝哪里可以看 沈卿欢姜连枝免费阅读第3章

你是不是还在找沈卿欢姜连枝主角的小说呢?下面就是!如果你有幸读到这本书,一定会拜倒在作者田心的石榴裙下,感叹书中情节的妙趣横生。先来阅读一下第3章吧!

《种田美娇娘爷有喜了》 第3章 传言 免费试读

“主意确实可行,但这对你的名声……”李青雪有些担心,在村里,女子的名声可是最重要的。

“青姨,我不在乎名声,只要先度过这次难关,日后再想解决办法其他的就是了。”她坚定的说道。

暂时也没有更好的办法,李青雪也只能点头同意了。

翌日。

一大早的她就听到有人在外面骂自己,这个声音听上去稚嫩些,却并不陌生,是原主的堂妹沈心欢。

虽然比原主还小两岁,但整天骑到原主头上作威作福,原主那个怂包一句话都不敢说。

沈卿欢慢悠悠的起床,果然看到天已经大亮,往常的这个时候,原主都已经干完大部分活儿去河边洗衣服了。

“……还装聋作哑,再这样我就……”沈心欢正叫骂着,却看到门被猛地打开,她不禁愣了一下。

“说了这么久,口渴不渴啊?”她悠悠开口。

“你!”沈心欢被噎了一下,气的脸都红了,“你这个*,都已经这个时辰了还偷懒,你再不去挑水,我就告诉奶奶和娘去!”

她本想继续逗逗这小丫头,但想到昨夜的事情,就没多说什么,挑着扁担就出门了。

现在都快中午了,由于没吃早饭,再加上原主的身体瘦弱,她挑着空桶看上去都有些吃力。

之前原主都是挑没人走的地方,特意绕一大圈去井边,但这次她直接从大街中间过。

此时并不是农忙时期,大街上有很多妇女坐一起闲聊,看到她这个样子,顿时开始凑到一块议论纷纷。

“你们听说了吗,这丫头因为从小被沈家人虐待,干的重活太多,身体瘦弱,这都十六岁了都还没来月事。”

“啊?那岂不是……”

“对,日后估计生不出娃儿啊。”

“真是太可怜了。”

……

听到这些,沈卿欢忍不住低下头勾了勾唇,看来原主月事来得晚也是一件好事啊。

再回来的时候,她依旧走的这条路,而且踉踉跄跄的洒了不少的水。

这下,众人对那传言更是信以为真了。

好不容易把水挑到了家门口,还没进去,就见沈心欢站在那儿,一脸不屑的看着她,“怎么挑个水都要这么久,现在干活真是……”

沈卿欢晃晃悠悠的,突然往她那边倒了一下。

“啊呀!你这个*!”

其中一个水桶中的大部分水都泼到了沈心欢的身上!

“哎呦,真的是太重了,一时没拿稳。”她微微叹了口气,但却有点幸灾乐祸的样子。

“我告诉娘去!”沈心欢不满的跺脚,转头进屋去了。

“小屁孩一个,还想跟我斗。”

沈卿欢把水桶提到水缸旁边,拿起瓢就喝了起来,虽然干活儿时已经偷懒了,但还是挺累的,也不知原主怎么撑下来的。

刚喝完水,就看到姜连枝怒气冲冲的走来,后面跟着一副小人得志模样的沈心欢。

“你这个赔钱货,怎么能把水泼到心欢身上……”

沈卿欢把扁担抽出来,一下一下的敲在左手掌心,冷冷的看着两人,这一幕让姜连枝收住了动作。

“娘,你一定要给我讨回公道啊!”见姜连枝突然停住,沈心欢不罢休的上前撒娇。

姜连枝心中只觉得这死丫头现在什么事都做得出来,顿时不着痕迹的往后退了一步,“你可是心欢的姐姐,怎么能这么恶毒……”

“沈老太太,你给老子出来!真他娘的晦气!”

这边骂声还没完,外面的骂声突然响了起来。

“砰!”门猛地被踹开。

姜连枝被吓了一跳,注意力顿时转移了过去。

只见李大柱怒气冲冲的叫着:“沈老太太呢,今天要是不把我的银子还回来,我跟你们没完!”

说着他就把旁边的两把椅子给踹了出去,一下子就踹零散了。

从屋里出来的沈老太太一脸恭维的笑,“那丫头现在一点事儿都没有了,你是来带她走的吧,只要把另外十两银子……”

“放你娘的屁!”李大柱握紧拳头,不耐烦的扫了沈卿欢一眼,“老子花光所有积蓄,可不是为了讨一个不会生娃的婆娘!村里都已经传遍了,老子差点就上了你们的当,赶紧把银子还我!”

他上前就开始扯沈老太的钱袋子。

“怎么可能,你怎么能抢东西呢,我叫人了啊!”沈老太太慌张的护着,一旁的姜连枝见状也连忙上去帮忙。

可是她们两个也不是李大柱的对手,一下子被推到了地上,结结实实的摔了一跤。

“哎呦!”

“娘,你没事吧?”姜连枝顾不得自己,赶紧去扶沈老太太。

沈卿欢一不小心笑出了声,见两人瞪自己,连忙正色看向李大柱,“虽然我现在不会生,但说不定两三年,大不了七八年后,就会生了。”

听了这话,李大柱看向她的眼神只有嫌弃,顿时握紧拳头恶狠狠的说:“要是不主动把银子交出来,就别怪我动手!”

沈老太太吓得连忙掏钱袋子,“行行行,给你就是了。”

李大柱粗鲁的一把夺过去,不屑的吐了两口唾沫,“呸!不要脸!”

两人哆哆嗦嗦的不敢再多说半句,沈卿欢也趁机离开了。

她从空间里拿出一个金簪,故意磨旧一些,避开村里人去了村长家里。

进去时,李青雪正在哄小涛睡觉,她便压低了声音,“青姨,成功了,李大柱已经把婚给退了!”

“那真是太好了!”欣喜之余,李青雪又有些担忧,“可是这之后你的名声……”

“没关系,青姨,名声日后再想办法,今日我是特地来感谢您和村长的,这是我娘留下来的,我一直藏在盒子里埋在地底下,所以才没被拿去。”她随意扯了个借口,将金簪递了过来。

李青雪顿时心疼不已,连忙推辞:“那怎么行呢,这是你娘给你留下来的唯一的东西……”

“您放心,我还有一支留着作为念想,您帮了我这么大的忙,我娘泉下有知,肯定也会同意我这么做的。”

沈卿欢直接塞进了她手里,不容她拒绝,紧接着却又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那……好吧,卿欢,你是不是还有什么事瞒着我?”李青雪看出来了,便追问。

“青姨,其实,我想分家。”沈卿欢犹疑着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