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希妍胤禛小说免费试读 韩希妍胤禛第1章

韩希妍胤禛小说免费试读 韩希妍胤禛第1章

韩希妍胤禛是著名作者寒曼 刚刚发行的一部小说中的男女主角。小说以形式来叙述,大大增加了难度。可想而知,作者对它倾注了多少心血!那么韩希妍胤禛的结局如何呢,我们继续往下看京城的一处大宅,红漆大门,铜钉油亮,门前两尊石狮子威武霸气,两个身材高大的护卫立于门前,面色微冷的看着过往的人群,凌厉的目光能看出功底不弱。

《娘娘她只想当咸鱼》 第1章 格格嫁到 免费试读

京城的一处大宅,红漆大门,铜钉油亮,门前两尊石狮子威武霸气,两个身材高大的护卫立于门前,面色微冷的看着过往的人群,凌厉的目光能看出功底不弱。

此时府内,一个小小偏院里一片萧索,每个人的脸上是肃然,就差写出我不开心了。

“格格,该用膳了。”

一旁的宫女碧竹小声的对坐在床榻上的韩希妍说道。

“嗯,知道了,留下一个烫白菜、半碗白米饭给我,剩下的赏给你们了。”

韩希妍的目光盯着一处,目光有些许的涣散。

觉得自己的命运就是如此了。

韩希妍,原本是二十一世纪的人,随波逐流的穿越了,而且竟然是历史上赫赫有名的四爷、雍正皇帝的小老婆——耿氏。

生活了十四年,按理说也应该接受一切了,可韩希妍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觉得这一切如南柯一梦。

要不是周围古香古色的人和物就放在眼前,真的无法相信这一切,所有的东西都觉得那么不现实!

韩希妍觉得生活已经没有曙光了。

太艰难了!

被人抬进府中已经快半个月了,到现在还没见过四爷。

府里最大的那位爷一次没来过,仿佛忘记了府里有韩希妍这么一号人。

韩希妍现在还不知道这位鼎鼎大名的四爷长成什么样子呢!

曾经认命的觉得穿越就穿越了,可还是幻想着的明媒正娶、幻想着的八抬大轿,掀个红盖头什么的,四目相对、你稀罕我,我喜欢你。

万一再来个古代浪漫什么的……

可这些统统不存在!

只有被人在午后的阳光中抬着轿子,轻飘飘进了宅子,这就算是入府了。

要说韩希妍的命也不怎么好,偏赶上四爷有事竟然没有出现。

福晋让后院摆了一桌酒席、赏赐了一对玉镯,一对耳环,还有一支钗,外加四匹料子。

本来这是好事,却没想到李侧福晋不知道怎么了,也赏赐了差的不多的东西,韩希妍战战兢兢的收下东西,当晚就吓得想妈妈了。

刚入府就被福晋和侧福晋在自己的身上打起擂台?

想也知道事情有多严重!

她是什么?无非就一小格格而已,若是上面给当成了擂台,那还了得?

韩希妍胡思乱想起来,会不会被人毒害?杖毙?又或者扔到井里?

连续好几天,韩希妍在战战兢兢中度过,甚至还吓的拉肚子了,不过好在韩希妍的担心没有发生,福晋和侧福晋仿佛都不在意彼此赏赐了什么一般。

韩希妍坐在桌子前,机械般的夹着白菜、白米饭。

外面伺候自己的几个宫女在小声的说话,韩希妍本来不打算听,可那声音就隔着门传到了自己的耳朵。

“你说咱们格格每天吃这些能行吗?她还在小呢,长个子呢,你看比来时整个人瘦了一圈了——”

“哎。”

这一声叹息包含太多东西了,有为自己的,有为韩希妍的。

为自己是因为没有好命跟着好主子,为韩希妍——这人也是个拿不起来的主,运道还不好。

来府里半个月了,连主子爷的面都没见到呢,这叫什么事啊。

“你叹个屁,怎么、你叹口气还能把四爷给叹来吗?”

说完撇着大嘴在茶房吃着韩希妍的分例,她们平时吃不到好的,韩希妍的分例比她们好多了,菜和饭倒在一起吃着也挺香。

可就在这时,脚步声从小院门口传来,一个公鸭嗓在门外喊起来,“四爷到!”

伺候的宫女都是在茶房吃饭的,听到声音吓的惊慌失色。

四爷?这个时间怎么来了?

几人纷纷跪下迎接,走在前面的年轻身影仿佛没看到她们一般,径直走进了正屋内。

韩希妍也听到了声音,慌里慌张的坐起身。

在屋里韩希妍穿着顺脚的拖鞋,其实这也是没规矩的事,没到掌灯的时候,哪有人在屋内穿的如此随意的,一般人家尚且不会如此,更别说是府里了。

要怪也只能怪韩希妍太久看不到四爷,觉得没什么希望了,索性就破罐破摔。

可谁能想到盼的人,突然来了,此时再换显然时间来不及了,一个人影已经走了进来。

龙行虎步的身影肯定是四爷了。

韩希妍赶紧深蹲万福口中道:“给贝勒爷请安!”

声音中带着一丝颤抖,显示主人的紧张。

胤禛走进屋皱着眉看着眼前的女子,这就是后入府的格格?耿氏?

韩希妍一只脚穿着鞋子,另一只脚上的白袜子露在外面,神色有些慌张。

胤禛深呼吸一口气,压了压火气,阻止自己要走的心。

上书房师傅教了,要忍他人之不能忍——方成上位。

胤禛想起苏培盛今日偷偷的和自己说,新来的耿氏过的不好,府内上下克扣的厉害。

清官也难断家务事,何况是现在的胤禛?

每天还在为去上书房的事情心烦,唯一的解决办法就是让后院平衡,怎么平衡?就是不能让后院闹起来。

再一看耿氏的桌子上,一盘寡淡的烫白菜、一碗米饭。

胤禛当即就想拍桌子,这哪里是过的不好?无论怎么说耿氏也是自己的格格,究竟是谁这么狠心,让自己的格格吃的比猪食还差?

不过胤禛想了想,自己是不是抬举猪了,猪能吃米饭?

胤禛理了理情绪眉梢眼角中带着淡淡的怒气,突然开口说道:“起来吧,你刚进府时,我却因为事忙,未曾前来看你,倒是让你委屈了,苏培盛,让膳房上一桌酒菜。”

声音淡淡的,语气也不好,可就是这种类似‘关心’‘赔罪’的内容让韩希妍的心头一酸。

委屈的眼泪如决堤洪水、一发不可收拾。

自己这些日子所有的委屈在这一瞬间都爆发了。

眼泪滴答滴答的往下掉。

凭什么啊,这么欺负人,老天欺负我也就罢了!

让我穿越到古代,活了十四年算是了解这个世界了,好不容易嫁人了!

还特么给人家做小老婆,做小老婆也就认了!

感情人家还没看上,哪有嫁人半个月了都不来看看的?

伺候的宫女都开始绝望了,跟了这么个主子。

韩希妍虽然哭了,但胤禛并没有发现,因为韩希妍不是哭给别人看的,是哭给自己的,没必要扯着嗓门瞎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