弃女成凰,总有人想对我图谋不轨小说结局在线阅读 梦夕颜龙玄兮章节列表

弃女成凰,总有人想对我图谋不轨小说结局在线阅读 梦夕颜龙玄兮章节列表

弃女成凰,总有人想对我图谋不轨中主要人物有梦夕颜龙玄兮,是作者红烧肉倾情著作的一部古言小说,目前正在快看连载。全文讲述了她本是武灵帝国皇储帝姬,天纵奇才,天之骄女。一时不慎被人谋害重生成了一个废物,没有灵力任人欺负,爹不疼娘不在,还被同父异母的妹妹卖进青楼。那就以牙还牙,快刀斩乱麻!该杀杀,该废废~唯一能依靠的外祖家被害得家破人亡?那就找出凶手报仇血恨,撑起家门开山立派,看谁还敢欺上门来。绝对实力面前,没有什么是解决不了的!灵宝、秘境、神兽…别跟她比运气!欠她的一个都别想跑,哪怕以整个帝国为敌。她欠的…那就以身相许,星河为聘,娶了!

《弃女成凰,总有人想对我图谋不轨》 第4章 免费试读

可下一瞬一个个顿时吓得刷白了脸。

只见原本躲在梦子非身后的梦夕瑶被掐着脖子双脚离地痛苦挣扎。

“不对,你算是害人未遂,若是杀了你有些过分。”今夕一脸正经得说着,手一松人跌落倒地。

眸光一转视线落在胡六身上,“你,一会把她送到醉庭芳去,就按着她自己的手段来就行,明白吗?”十分公平。

“明白,明白,大小姐放心!”

要不是这女人,他也不会招惹上不该招惹的人差点没命。

“瑶儿!”

梦家其他人终于反应过来,忙冲过去护着,月兰芝顾不得有伤扑向今夕。

“梦夕瑶你个***,我要杀了你!”

可惜月兰芝还没靠近就被今夕一掌打得当场气绝。

“娘!”

“兰儿!”

几声歇斯底里的呐喊,震得今夕挠了下耳朵。

“一命还一命,她可死得不冤!”原主的娘就死在这女人手里。

说起来,得亏了原主落难时她的蠢妹妹为图痛快把该说的不该说的都抖出来了。

剩下的就是原主的亲爹老子,哎,都是什么破事。

“梦子非,当年你落魄潦倒孤身一人,幸得古家相助才有机会进入天书学院学得几分本事,你费尽心机的娶到了我娘,你却并不知道珍惜,背地里和这个女人暗通款曲……”

今夕说着说着懒得往下说了,罄竹难书,为这种人浪费口舌没必要。

“你个孽障!我要杀了你!”

梦子非此时什么也顾不得了,灵力一开,手心结出两团灵焰朝着今夕攻了过去。

墨绿色的灵焰仿佛要吞噬一切。

“杀我?就凭你?”

今夕纹丝不动,脚下卷起一个灵旋轻而易举就将对方的灵焰吞噬了。

“你的一切算是古家给的,今日替古家收回从此两清,梦这个姓氏今日也还给你,梦家任何人日后想要寻仇,只管来!”虽是五百多年过去了,可她好歹也曾是武灵帝国的皇储帝姬,今夕这个名字,未免麻烦,还是算了吧,暂时就用夕颜这个名字吧。

说话间,手掌朝着梦子非张开,梦子非的灵力源源不断从眉心流出,身体被刚才那团灵漩悬空卷起动弹不得,只能发出痛苦的嚎叫声。

“吞灵……她……她……”

龙纹都看得舌头打结了。

此时围观的人群早已散开,这热闹看不得,一个不小心可能命就没了。

这梦家落得这下场,好像也是咎由自取,听着没一个好东西。

奇怪的是梦家大小姐,不都说她是废物吗?

怎么突然就这么厉害了?不过这手段也是够狠的,往后可千万不敢招惹这位大小姐。

“感觉不到任何灵力波动,可是出手却灵力惊人!”

猛伯看着吞了吞口水。

“大哥,你确定要娶?”龙纹麻着胆子小声问了一句。

感受不到灵力波动,意味着不知深浅。

夕颜吞噬着梦子非的灵力,突然浑身燥热微微发抖。

麻烦了,忘了这人是原主的亲爹,吞灵反噬加倍,这具身体现在怕是承受不住。

“这身体如何承受?以后三思而行,冒冒失失的。”

一直听话站在一旁安静等着的龙玄兮叹了口气上前,伸手轻轻落在夕颜后背输送灵力护她吞灵。

“大哥!”

“大公子!”

这……

大哥不是不近女色吗?这都色令智昏护人吞灵了。

少爷不是来退婚的吗?这怎么……

“谢了小后生!”

欠了个人情,夕颜呼了口气收手,心中不免暗诧,这小子年纪不大灵力好生浑厚,尊灵?应该不止才对。

后生可畏啊!

“不谢,以身相许就好!”龙玄也收了灵力调整了下气息。

……

龙纹和猛伯彻底傻眼。

“……!”夕颜默默一叹,她这算是被一个后生调戏了?

后生可谓啊!

“原本也有婚约,你不算占便宜。”

龙玄语不惊人死不休。

“小后生,这婚事……能不能算了?”她真不能占一个后生晚辈的便宜。

“不能!”

回答的直截了当。

这后生……那再说吧,夕颜幽幽一叹,原主的怨念要承担,那姻缘呢?

环顾四周,梦子非灵力散去,两个儿子又是没出息的,梦家想要东山再起可是太难了。

梦家的恨解决了,还有古家的事,原主本事没有,心气却高。

还算是知道亲疏,把古家当成真正的家人。

罢了罢了,去古家瞧瞧再说吧。

转身抬脚头也不回,身后一切本就与她毫不相干。

龙玄悠然跟上,语气平静。

“你叫龙玄兮?”

“……是。”忘了吗?

没关系,归来就好!没人知道,此刻他用尽全力才克制住自己的情绪。

“西陵越秀山龙家?”

“嗯!”

那原主的确是高攀了。

“小后生,我现在有点事,至于婚事……待事情处理之后,我会去一趟龙家给你个交代。”

龙家的小后生,还是要给点面子的。

“好,这个拿着,我在西陵等你的交代。”

龙玄十分好说话的拿出一块黑铁令牌递过去。

“龙令?你小子是怕我进不了你龙家的门?心思还挺细,不过你龙家的规矩确实多,这个我先收着了,放心,我说话,素来算话。”

“知道。”龙玄兮微微一笑。

她对别人的确是说话算话从不食言,唯独在他这没什么信誉。

勉强算是待他与众不同吧。

知道?看人还挺准,眼力不错,“你拜师门了吗?”要说遗憾,当年确有一桩,那便是未曾收过一个徒弟,衣钵失了传承。

仿佛一眼看出她的心思,龙玄笑容立收目色转冷,转身大步而去,刚苏醒就想着收徒弟?

也不知道是谁说的,此生只收一徒足矣。

果然,对谁都说话算话,唯独对他……没几句靠得住。

“这……”

今夕颜看着说走就走的人影一脸莫名,难道她说错什么话了?若是没事,倒是可以上前哄哄,罢了,这后生这性子有些阴晴不定,怕是个不好相与的。

收徒的事还是不能着急。

收起龙令转身背道而驰不再停留。

“猛伯,大哥这是怎么了?”这是他大哥?龙纹已经彻底傻了。

老人家茫然摇头跟上。

“大哥,等等我!”

龙纹拔腿追上,不行,他得弄弄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