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王真的瞎,圣女医妃有空间小说大结局在线看 凤澜嫣寒澈小说免费阅读

冷王真的瞎,圣女医妃有空间小说大结局在线看 凤澜嫣寒澈小说免费阅读

男女主角是凤澜嫣寒澈的名称为《冷王真的瞎,圣女医妃有空间》,这本书是作者佚名创作的穿越架空类小说,书中情节设定引人入胜,真的超好看。下面是小说介绍:凤澜嫣无意中穿越到大宁朝,却不想母亲被人毒害,渣爹让她嫁给当今的瞎子王爷。凤澜嫣到了王府,用空间里的种子开垦了一大片菜园子,日子过得优哉游哉。可惜不长眼的假公主非要来搅扰,她只能顺手揭开她的假面具。后来真公主来了要置她于死地,那她就让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好了。闲来无事和冷王达成合作再给他解个毒。辰王本来要变着法的折磨凤澜嫣,却意外得知凤澜嫣的渣爹竟不是亲生父亲,开始面冷心热,两人一起过日子。直到有一天,一个自称辰王救命恩人的女子出现,凤澜嫣成了谋害辰王救命恩人的凶手,凤澜嫣的母亲成了杀害辰王母妃的罪魁祸首。辰王把凤澜嫣逼至断崖,让她交出凤火令,凤澜嫣决绝一跃而下。一年后,再归来时,凤澜嫣不仅是北漠公主,还是那个隐秘部族龙族的圣女,拥有五系幻术,辰王收起冷漠,“王妃,我错了,你原谅我好吗?”凤澜嫣看都不看他一眼,“滚!”……

《冷王真的瞎,圣女医妃有空间》 第1章 免费试读

夜间,微凉的风夹杂着海水略微咸涩的气味吹过,吹开了女孩整齐的长发,洁白的长裙也随风摆动,女孩似乎是感觉不到凉意,像失去灵魂一般坐在窗边。

苏澜嫣再次拿起那信纸,心一点点沉至深渊,这十八年,她都以苏姓而活,从小被抛弃,幸得师父传她医术,她努力找回父母,却不想大婚之日新娘成了亲生妹妹!而对她最好的师父却被亲生妹妹杀害!

母亲告诉她自己本就不是苏家人,而是奶奶在雪天捡到的,襁褓里还有一枚玉戒,看着玉戒上的凤字,也许凤澜嫣才是她的本名吧。

苏澜嫣点火烧了奶奶留给她的信,原来除了奶奶与师父,她在这世上本就没有亲人,孤苦一生。

忽然房门被打开,她看向进来的未婚夫,难道他良心发现了,只是苏澜嫣没有想到的是这男人走到跟前对着她的腹部***一把刀子。

“我和柔儿的孩子没了,你拿命来还!”

难道是方才苏柔和她吵时撞在一边把孩子撞没了,真是连老天都看不过他们!

苏澜嫣眼前渐渐模糊,“若有来生,我再也不要来到现在的世界。”

“咳!咳!咳!”

窒息感与无力感向苏澜嫣围拢过来,苏澜嫣感觉自己像是被裹在浸满水的海绵里面,喘不上气,好不容易扑腾上来,自己怎么在水里,她不是被渣男捅了一刀吗?怎么会在这里呢?

苏澜嫣用尽全力爬上岸边,还没来得及想这是哪里,就听得有人说话,“废物,给姐姐把手帕捡上来了吗?”

苏澜嫣来不及思考,“什么手帕?”

结果不等反应,只觉的胸口疼痛,被人一脚踹了下去,冰冷的湖水像是要钻到苏澜嫣的骨头里面,苏澜嫣心头火起,重新爬出湖里,顾不上身上冰凉,径直向刚才踹她的人走去,“你有病吧!”

奚雨琴错愕,这个废物竟敢骂她,奚雨琴正要抽鞭子,还没反应过来,就被苏澜嫣推下水。

奚雨琴不识水性,在湖里急的乱叫,“奚澜嫣,你个小废物,来人,快来救我!”

“妹妹,你怎么能把琴儿推下水呢?”眼前的女子蹙着眉,看似娇娇弱弱,“王爷,琴儿掉下去了,这可怎么办啊!”

苏澜嫣不认识眼前的人,倒是旁边一个瑟瑟发抖的小姑娘小跑过来,“小姐,你没事吧。”

苏澜嫣有些不明白眼前的情况,也不想与这些不怀好意的人纠缠,“带我回去。”

两人离开,留下错愕的祁晟司和奚雨仙两人,还有泡在湖里的奚雨琴。

一路上,苏澜嫣算是明白了,她这是穿越了!而且原主与她同名不同姓,原主是丞相府原配夫人的嫡女,她现在是叫奚澜嫣。

此时隐于凡尘的某处山林,一众人双眼盯着一朵冰莲泛着金色的光芒,渐渐盛开,为首的老人道:“圣女回来了!我龙族有希望了!”

奚澜嫣回到院里,就见门口守着一个妇人,妇人身上的衣衫洗得发白,扶着门框,身形羸弱,但是那妇人一看见奚澜嫣马上迎过去,“是嫣儿吗,嫣儿你回来了,怎么浑身湿透了,你父亲不是刚接你回来吗?怎么一回来就成了这样子?”

妇人泪眼朦胧,有些语无伦次,一旁的丫鬟道:“夫人,奴婢和小姐回来了。方才我们一回来,奚雨仙就把我们拦在湖边,让小姐去湖中捡手帕。”

奚澜嫣听这小丫鬟直接叫奚雨仙的名字,看来倒是有趣。

奚澜嫣见到妇人,只觉得心口发疼,一股不属于她的记忆涌入脑中,原来这是原主的母亲凤婉卿,原主自小痴傻,五岁之后便被送到乡下,被迫与母亲凤婉卿分开,时至今日,原主十三岁,才被丞相接回府中。

奚澜嫣看着妇人发红的眼睛,不知道是原主残留的情绪还是说眼前的人真的影响到她了,奚澜嫣哽咽道:“母亲。”

凤婉卿抱住奚澜嫣,“嫣儿,你终于回来了,你终于完完整整的回来了。你不知道娘亲有多想念你。”

奚澜嫣疑惑,完完整整?什么意思?该不会知道她是穿越的吧?

凤婉卿看着奚澜嫣,坚定的点点头,像是确定奚澜嫣心中所想,“小红,去给小姐拿身换洗的衣物。”

凤婉卿帮奚澜嫣换洗好,奚澜嫣感动的热泪盈眶,从小到大,从没有人为她的事情如此亲力亲为。

见凤婉卿欲言又止,奚澜嫣道:“娘亲,您想说什么就说。”

“嫣儿,你方才见着益王了?你对他是怎么想的?”

益王?就是方才湖边的男子,但看那情形,显然是和那个叫奚雨仙的有一腿。

原主虽然痴傻,但是她从小和四王爷益王有婚约,一心想着益王,这才回来就见益王与奚雨仙亲密纠缠,益王与奚雨仙戏弄原主,故意将手帕扔在湖里让原主去捡,原主为了让益王开心,明明不识水性,竟然真的大冬天去湖里捡手帕。

奚澜嫣叹口气,真的是傻,傻得可怜!

“娘亲放心,我对他无意。”

见女儿如此诚恳,凤婉卿也便放心了。“咳!”凤婉卿捂着嘴,奚澜嫣看到,握着凤婉卿的手一看,竟然咳血了!

奚澜嫣立马为凤婉卿把脉,“娘亲,您中……”毒字还未说出口,就被凤婉卿捂住嘴巴,凤婉卿示意外面,奚澜嫣立马明白,这院里有人监视。

可是这又是为什么?

不及多想,外面就来人了。

“姐姐,如今嫣儿回来了,你们母女也团聚了。”一道像公鸡打鸣一般刺耳的声音传来。

凤婉卿并未理会来人,倒是奚澜嫣看过去,来人穿金戴银,一身珠光宝气,那样子恨不得把自己用金子裹起来。

刘姨娘皱眉,“可惜了,虽然姐姐母女团聚,但终究嫣儿这孩子神志不清,不比我们仙儿。”

凤婉卿听到这话,站起身来,双拳握紧,“刘芝芝,我还没死呢,你一个妾室有什么资格诋毁我的女儿。”

许是情绪太过激动,凤婉卿又咳起来,奚澜嫣赶忙帮凤婉卿顺背。

刘姨娘眼角挂着笑意,却用担心的口吻说道:“姐姐,真巧今日又到了看沈静的时候,老爷问姐姐你要不要去?”

一想到沈静,凤婉卿咬紧牙关,“滚!”

刘姨娘见目的达成,“仙儿,我们回去吧。”

奚雨仙不解,“母亲,方才我们为什么不把那事说出来,那事一定会刺激凤婉卿,说不定她就把爹爹一直查探的事情说出来了。”虽然奚雨仙也不知道他爹追查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刘姨娘笑笑,“仙儿,你太着急了,折磨人当然是一点一点玩才有意思啊,让凤婉卿体会身边至亲一个个被我们毁了的痛苦!”

奚雨仙看着刘姨娘,不由点点头,只觉得母亲这招确实是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