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澜嫣寒澈)小说无弹窗广告 冷王真的瞎,圣女医妃有空间在线看

(凤澜嫣寒澈)小说无弹窗广告 冷王真的瞎,圣女医妃有空间在线看

精品好书《冷王真的瞎,圣女医妃有空间》由著名作者佚名最新创作的穿越架空类型的小说,小说的主角是凤澜嫣寒澈,小说文笔超赞,没有纠缠不清的情感纠结。下面看精彩试读:凤澜嫣无意中穿越到大宁朝,却不想母亲被人毒害,渣爹让她嫁给当今的瞎子王爷。凤澜嫣到了王府,用空间里的种子开垦了一大片菜园子,日子过得优哉游哉。可惜不长眼的假公主非要来搅扰,她只能顺手揭开她的假面具。后来真公主来了要置她于死地,那她就让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好了。闲来无事和冷王达成合作再给他解个毒。辰王本来要变着法的折磨凤澜嫣,却意外得知凤澜嫣的渣爹竟不是亲生父亲,开始面冷心热,两人一起过日子。直到有一天,一个自称辰王救命恩人的女子出现,凤澜嫣成了谋害辰王救命恩人的凶手,凤澜嫣的母亲成了杀害辰王母妃的罪魁祸首。辰王把凤澜嫣逼至断崖,让她交出凤火令,凤澜嫣决绝一跃而下。一年后,再归来时,凤澜嫣不仅是北漠公主,还是那个隐秘部族龙族的圣女,拥有五系幻术,辰王收起冷漠,“王妃,我错了,你原谅我好吗?”凤澜嫣看都不看他一眼,“滚!”……

《冷王真的瞎,圣女医妃有空间》 第2章 免费试读

“娘亲,沈静是什么人?”奚澜嫣疑惑,她一时半会想不出来沈静,但见方才母亲情绪激动,想来也是对她很重要的人。

“嫣儿,你忘了吗,沈静是你的奶娘啊!”

奚澜嫣心里有点慌,立马道:“女儿走的时候年纪还小,很多事,很多人都忘了,原来是沈姨,那沈姨现在怎么样?”

凤婉卿眼睛一红,“你父亲为了牵制我,不仅让我们母女生生分离,还把你沈姨关在地牢,生不如死。”

奚澜嫣听着只觉得这丞相府里的水深的很,“这是为什么?”

凤婉卿顿了一下,“嫣儿,你快过来,娘今儿一大早就给你做了芙蓉糕,你小时候最喜欢了,快来尝尝。”

凤澜嫣明白母亲是不想说,那她便不问了,只是想到那块刻着凤字的玉戒,又想到奚望祖既然对她们母女如此冷漠,她自然也没必要把他当成父亲,“好。不过,娘亲,我不想姓奚,想跟着您以后姓凤。”

凤婉卿点头,“好,我的女儿以后就叫凤澜嫣。”

凤澜嫣鼻子有些酸酸的,从此以后她就真的是凤澜嫣了,不是苏澜嫣,更不是奚澜嫣,她终于有了自己真正的归属。

现在看看母亲在这个家里的处境也是艰难,这待遇竟不如刘姨娘。

不过刘姨娘肯定不是个什么好东西,至于这父亲奚望祖更是靠不住的,现下奚雨仙竟比原身还大,这定然是在迎娶凤婉卿之前就已经和刘姨娘有一腿了。

得知凤澜烟改姓的丞相奚望祖嫌恶地笑笑,“她们娘俩改什么与本相有何关系,只要不误了我的事就好。”

另一边奚雨琴砸碎了屋里的花瓶古董,刘芝芝进来责怪道:“你这是做什么!你可别忘了我们叫那小傻子来是为什么,你不要因为你自己坏了你姐姐的大事。”

奚雨仙微微一笑,“妹妹,你太心急了些。”

奚雨琴还想说些什么,但是见母亲态度坚决,只得闭嘴,还是另找机会找小蹄子报仇吧,不然她这口气如何咽得下去!

晚间,凤澜嫣伺候着母亲休息,“娘,您早点休息,明日我就去买药,一定让您的身体好起来。还有我们再建一个小厨房,到时候我天天给您做饭。”

凤婉卿摸着凤澜嫣的头发,满眼笑意,“好。”

小红进来,“小姐,您看这玉戒是您的吗?这是在您的衣服里掉出来的。”

凤澜嫣看着那玉戒,这不是她穿越前的那枚玉戒吗,怎么跟着她一起穿越过来了,这说明这玉戒还真的属于她吧。

不过这戒指到底能做什么,竟然还跟着她过来了。凤澜嫣戴上戒指,借着微黄的灯光,莹白色的玉戒透着淡淡的碧色,里面泛着莹莹的微光,“这还挺漂亮的,就是不知道里面是什么样子的。”

忽然一晃,凤澜嫣发现自己身边居然发生了变化,“这是哪里?”所见之处良田万顷,草木山湖一应俱全。“这是个空间吗?”

凤澜嫣惊喜,这简直就是另一个世界啊,那她以后便可经常来这里了,而且里面竟然还有一间木屋,真好,以后可以进来歇脚。

凤澜嫣见一旁的树上面有些红果子,她用全力推了推,想要摇下来几颗,没想到竟然把树推倒了。

“吼!吼!吼!”凤澜嫣惊叹,“怎么可能?我什么时候这么力大无穷了?”一串问号出现在凤澜嫣脑门。

凤澜嫣想再试试,深吸一口气,便觉的一股暖流从丹田出出发,流经全身,这是什么鬼?我身体里这是什么,难不成,是内力?

凤澜嫣惊愕的看着自己的双手,“这不是梦吧?”一些断断续续的记忆浮现在凤澜嫣脑海中,这原主居然会武功!而且内力还不低!

凤澜嫣想起来了,原主五岁到乡下,身边除了小红,再无人照料,后来来了一个戴着面具的小哥哥,说是陪原主玩,但其实就是给原主教武功,这一教一直到原主十岁,后来原主便自己练着。

凤澜嫣动用意念,出了空间。才发现桌上的蜡烛只燃烧了一点点,凤澜嫣惊喜,这也就是说空间里面很长时间对应真实世界一小会儿。

就在凤澜嫣仔细端量的时候,那戒指竟然不见了,凤澜嫣睁大了眼睛,这是怎么回事,戒指呢?戒指怎么不见了?

就在凤澜嫣诧异时,见戒指又出现了。

凤澜嫣惊喜,难道说戒指的出现全凭意念。凤澜嫣反复试了几次,果然如此。这样也好,她用戒指的时候便不会引起其他人的怀疑。

凤澜嫣再次进了空间,走进木屋,看着里面一排排书,“哇哦,这是什么神仙空间!呜呜┭┮﹏┭┮”木屋里的书有医学方面和武学方面的,正好供她学习。

凤澜嫣叹口气,呀,生活虽说艰难,但是上天对她还不错。

等凤澜嫣把书归整好,坐在湖边洗了把脸,发现旁边一处空地上单独长了一颗叶绿茎白的小豆苗,凤澜嫣有些疑惑,用手摸着小豆苗。

“哎呀,好舒服呀!”

凤澜嫣吓得跌坐在地上,“谁在说话?”

“是我呀,是我。”小豆苗晃着脑袋。

凤澜嫣循着声音,不可置信地看着小豆苗,“豆芽,你,你,你居然会,会说话!”凤澜嫣吓得声音有些颤抖,前世她也才十八岁,如今见豆苗会说话,心里自然害怕。

“我当然会说话呀!还有,我不是豆芽!”小豆苗晃着脑袋。

凤澜嫣看着周围的草木,赶忙站起身来,这里到底是个什么鬼地方啊。

小豆苗似乎是感觉到了凤澜嫣的畏惧,“你别怕呀,他们都是普通草木,只有我才是小精灵,只是我还没有长大呢!”

凤澜嫣试探性的看看其他草木,果然和普通的没有区别。

不过她眼尖的看见一旁居然有人参,灵芝,这是什么神仙地方,凤澜嫣果断的采了几株,正好可以给母亲熬药,先不管那个小豆芽了。

出了空间,小红正好回来。小红伺候凤澜嫣睡下,熄了灯便出去了。凤澜嫣心里乱七八糟的,想着原主在这样一个家庭里,以后还不知道有多少事她得去面对。

刚想闭眼,就听到窸窸窣窣的声音。

凤澜嫣对这声音太熟悉了,是蛇。

凤澜嫣警觉地起身,这原主住的这里虽说是这丞相府里荒僻的一处地方,但是也不可能有蛇出没,这只能是有人故意放进来的。

凤澜嫣微微一笑,打蛇打七寸,借着月光,凤澜嫣一手抓住一条蛇,这可是毒蛇,这背后之人可真够阴的。

凤澜嫣知道原主是练过武功的,虽然她自己现在运用的还不成熟,但是应付外面的人应该没有问题。

凤澜嫣见人影消失,便悄悄地跟了上去。那人居然到了奚雨琴的院里。想不到这个泼辣的姑娘倒是一个狠角色。

这样看来,她姐姐奚雨仙倒是更沉的住气。不过她可不觉得奚雨仙不过来找她的麻烦是因为宽宏大量。

凤澜嫣在两条蛇上撒了点东西,扔进奚雨琴的房间,又在门口散了些药粉,不一会,周围的各种虫子密密麻麻的爬过来,各个钻进了奚雨琴的房间。

凤澜嫣用内力拂开刚撒的药粉,这样子绝不留痕迹。相信过了今晚,奚雨琴从此以后心里怕是会对蛇虫鼠蚁有阴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