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追妻:鬼才医妃帅炸了君陌离凤霓裳小说在线免费阅读

战神追妻:鬼才医妃帅炸了君陌离凤霓裳小说在线免费阅读

战神追妻:鬼才医妃帅炸了中主要人物有君陌离凤霓裳,是咖啡加糖最新为大家著作,目前正在连载中。全书主要讲述“整个北陌掘地三尺,也要给本王将她逮回来!”君陌离一巴掌拍碎身前的金丝原木桌子。他是北陌国的战神王爷,权倾天下,逆天的神颜让所有女子青睐。而偏偏被一个装傻充楞的小丫头捉弄与鼓掌之间……从此,他对这个宝贝又爱又恨……爱的时候很不得把天上的月亮摘下来送给她。恨的时候真想扒开她的脑瓜子,看看里面到底是什么构造的!

《战神追妻:鬼才医妃帅炸了》 第3章:找上门来 免费试读

简单的扫了几眼,好看的嘴角翘起,然后大手一挥,那道圣旨形成一个抛物线飞了出去。

“小姐,万万使不得……”小泥巴飞快的捡起被凤霓裳仍在地上的圣旨,宝贝的捧在怀里,还好没被磕坏,不然罪过可就大了。

她刚要收好,又被凤霓裳拿在了手里。

只见凤霓裳捡起地上的碎玻璃,狠狠的在圣旨边缘划了一道,很快上面就出现一道痕迹。

一气呵成的将圣旨丢在刚刚凤诗音扔的位置。

小泥巴跟哑娘惊得眼睛像铜铃一样大,这是什么神操作?

小姐前几日失踪,到底经历了什么?!

“你!真的是我家小姐?”小泥巴眼睛不眨的盯着凤霓裳问。

凤霓裳伸手在她额头上轻弹了一下,“你认就是,不认就不是。”

“我认我认!只要小姐好了,就是让小泥巴死都行……”

“别说晦气的话,我不会在让任何人欺负我们。”凤霓裳整个人就像是被光环笼罩一般,耀眼。

从今往后,她会替原主照顾好她们两,更要潇洒的活下去……

……

而此时,柳夫人所住的芳华院中温暖如春,黄色的铜炉之中暖香袅袅。

她坐在软塌上,保养柔美的手抄在白狐毛的手套里,身后跟着三四位丫鬟伺候着。

“怎么回事?”她眼神微飘了眼受了委屈的女儿,语调柔美,看不出喜怒。

坐在软塌上面的凤诗音蹙了一下眉头,似乎对自己生母的态度有些不满。

自己亲女儿被欺负,应该立即帮忙出气才是,而不是这么漠不关心的姿态。

柳夫人名为柳芳华,这芳华院也是以她的名字起的,可见文国公凤远道有多宠爱她。

但宠归宠,当家主母这个头衔一直没有正式颁予她,这也是让柳夫人这些年最气不过的事。

柳夫人雍容华贵,善于谋划,谋略不输给男子。

这时,她身边的大红人李嬷嬷从外面走进来。

“夫人,采荷跟采莲恐怕这辈子都无法治愈,大夫说……他们束手无策。”

“什么?!”凤诗音惊得的直接站起来。

柳夫人对女儿的大惊小怪略微不满。

“如此毛躁,怎么做得了太子妃?两个丫头罢了……”

“音儿……知错了……。”她虽心有不甘,但在母亲面前也不敢太过放肆。

从小到大,母亲对她的期望值很高,她不会让母亲失望,也不敢让母亲失望。

凤诗音的骄纵跋扈,只是在自家人跟前,在外人眼里她就是实至名归的大才女。

就连自己亲爹凤远道,一直都认为二女儿天资聪慧,知书达理,在外也是为他赚足了面子。

这些年,来凤家提亲的人无数,但都被拒之门外。

她凤诗音可是要做当朝太子妃,甚至是以后的皇后娘娘,怎么会看的上那些糙汉。

“二小姐仁慈,不忘本,这是好事。”李嬷嬷笑着过去给柳夫人揉肩。

“母亲,不是音儿夸口,那傻子自打醒来就跟变了一个人似的,现在又把音儿最得宠的婢女打伤了,音儿心里憋的慌……”

“音儿,有母亲在,那傻子掀不起什么大风浪,到是你,这几日好生准备准备。”

“是音儿跟太子哥哥的婚事吗?”。

柳夫人再次看了眼女儿,微微叹气。

女儿哪里都好,就是有时候太沉不住气。

这点城府在那吃人不吐骨头的后宫怎么能行?

她拉起女儿的手,“放眼整个北陌,除了我音儿,还有谁配的上太子妃的位置?”

“女儿既是太子妃了,那傻子刚刚欺负了女儿,母亲要给女儿做主。”她继续揪着这事不放。

“夫人,这点事老奴去就行。”李嬷嬷自视清高的道。

再过几日就是柳夫人的寿宴,这时候她还是低调些好,毕竟关系到当家主母的位置,不可掉以轻心。

柳夫人虽不是这府内的主母,但每年的寿宴可都是按照当家主母的行头操办的。

“别弄出人命就好。”她悠闲的品了一口上好的杨枝甘露。

偌大的文国公府,敢欺负她的女儿?都得死!

而这个***也毫无例外。

李嬷嬷带着一脸横肉,身后跟着两个奴婢,直奔后面凤霓裳的破院落。

凤霓裳居住的地方连个名字都没有,除了破没有什么好形容的。

凤诗音怎么可能错过羞辱凤霓裳的机会,被两个婢女搀着前往。

她一定要让凤霓裳下跪,像狗一样的祈求她。

不远处,四小姐凤舞儿看到这一幕焦急朝自己院子跑。

“小娘,不好啦不好啦!我看到二姐姐气势汹汹的带着人去了大姐姐那,李嬷嬷也去了……”

凤舞儿今年才十岁,是罗小娘所生,是府里的四小姐,因为罗小娘性子懦弱,她被管教的比较严厉。

“舞儿,快把门关上。”罗小娘可不想惹任谁不痛快,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这是她在文国公府悟出的道理。

她不图大富大贵,不图老爷宠幸,只求母女俩平安康健,等女儿到了年纪寻个好人家,她的使命就算结束了。

“真不知道娘亲怕什么……”凤舞儿小声嘟囔着,但还是听话的关上了窗户。

“跟你说多少次了,叫小娘!舞儿,你别让小娘担心成吗?”罗小娘被气的红了眼眶。

“小娘,我知道错了,我记住了。”她扑到罗小娘怀里撒娇,换了一幅口吻问道:“大姐姐会不会被打死啊?!”

“这或许就是你大姐姐的命吧……”罗小娘很无奈的语气,眼神中含着怜悯之意。

……

这边,凤霓裳刚将手里的黑色披风叠好,门就被人一脚踹开。

原本就破旧不堪的门,直接掉了半截,剩下的半截也随时会掉落下来。

猛然窜进来的寒风让凤霓裳不由颤栗了一下。

李嬷嬷一对死鱼眼怒瞪着凤霓裳,“还不滚过来!”她眼神恨不得把她吃了一般。

凤霓裳嫡女这个身份,在李嬷嬷眼里显然狗屁不是。

凤霓裳眼中没有惧怕,更多是冷漠跟恨意还有,一丝嘲讽。

原主的记忆不断在脑海中回放……

眼前这个老女人,就是现实版的容嬷嬷,原主可没少让她欺负。

“小姐……。”小泥巴拉着凤霓裳的衣襟,躲在了后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