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天仙剑全文目录 陈尘吕娥小说无弹窗阅读

问天仙剑全文目录 陈尘吕娥小说无弹窗阅读

高质量小说《问天仙剑》由著名作者偏锋最新创作的玄幻类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陈尘吕娥,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下面是简介:我有一剑,敢叫日月沉沦天地变!我有一剑,敢叫世间从此再无仙!我有一剑,足以断仙缘!我有一剑,足以斩道门!我有一剑,杀人尚可!我有一剑,除魔尚可!我有一剑,博她一笑!我有一剑,为她伴乐!当走过的痕迹消散在岁月间,留下的唯有那悠扬的曲乐和那无人问津的仙剑。

《问天仙剑》 第12章 流露出的生机 免费试读

两人离开拍卖行之后,便寻了一处客栈住下,陈尘将自己反锁在房间里告诉黎璃三天后若自己没有出来,就破门吧。

他是想借这三天时间看看自己能不能突破到筑基中期,因为他也知道筑基初期的修为在藏剑谷里真的不够看。

盘坐在床榻之上的陈尘。自筑基之后第一次调动丹田。心神内敛,容入了丹田之森中,一片绿色的海洋将陈尘包围住了。

轻轻的运转着那个被他称作“万物有灵诀”的自创秘法。方圆数百里的草木灵力都被他吸收而来,一条条青色的灵气像小蛇一般游荡空中。陈尘缓缓吐纳,丹田之森一收一放之间滋润着肉身,使其变得强大起来。

不过此时让陈尘比较苦恼的是,他还没有从师傅哪里学的一星半点的本领就被意外的“扫地出门”了。真是倒霉啊,怎么感觉师傅说的顺仙一事像是骗人的呢?不是说修仙之路坦荡荡吗?那我怎么没发现呢?坑,就是个骗我修仙的坑,还说什么我仙缘之线多如蚕丝,仙缘厚的很。哼,骗谁呢,糟老头子!

凌霄宗内。“阿嚏!”封雲老道搓了搓酸痒的鼻子嘀咕道:“还真是奇怪了,都十几年没打过喷嚏了,怎么今天就突然来了一个呢?”如果他用心的卜算一下的话就会发现,这始作俑者正是他那宝贝的三徒弟呢。

陈尘郁闷了一会,突然想起了一样东西。一拍大腿:“我怎么把那个给忘了!”双袖一抖掩盖起双手。陈尘想起的正是老乞丐教他的那一手顺手牵羊的奇招“手里乾坤”

将双手掩于袖中在擦身片刻间探手而出,眼要准手要稳,务必做到神不知鬼不觉,不然被人发现了少不了一顿毒打。

陈尘想,若是用万物有灵诀施展出来会不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呢?说做便做,立马丹田之森中刮起一阵灵力之风,顺着经脉流经全身各处,最后在双臂双手之处汇聚。“手里乾坤”主要是靠手臂带动手指灵活摸索,再配合肢体动作完成的天衣无缝的偷窃手段。

他试图将灵力凝聚到双手之上。心神一动,灵力便溢出体内,但灵力一出来就不受控制了,立马变成一缕气息飘散在半空之中。“哎…”陈尘小叹了口气,第一次尝试失败这本就是意料之中的,但不开心也是肯定的。

但他可没那么容易死心,重新把灵气吸收掉,再次凝聚,呼,又散了。他还就不信了,陈尘的倔脾气立马就上来了。再来,凝聚灵气,还是散。再来,散……就这样反反复复的凝聚灵力。从最开始的生疏到后来的熟练,他也多少摸到了一点小门道了。

一直到半夜三更,已经筑基的他只要有灵气入体,便可以做到短期的辟谷。三天不吃不喝也是没事的。紧张的擦了一下头上的汗珠。心里祈祷着,这次一定要成功啊。

双手一抖,灵气不再通过身体,而是直接从周身附着到了双手之上,仿佛给手穿了一件看不见的衣裳。心想着,千万不要散啊。心神一动一条看不见的灵力线从丹田里延伸出来连接到双手之上。这是陈尘苦练一天得来的经验。

灵力线一触,啵的一下手上的灵力慢慢渲染成了青色,这次转化的很是成功,灵力没散。陈尘露出一抹喜悦的笑容,心里顿时轻松不少,总算是成功了。

抬起包裹着青色灵力的双手左右看看,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这…怎么和师傅的大手神通那么像呢?”想起以前封雲喊自己起床的画面,陈尘还有那么一点怀恋呢。虽然两人相处的时间不长,但陈尘能清楚的感受到师傅对自己是真心的。没有半点虚假做作之意。

双手一抖袖掩之。手里乾坤,一经施展袖的灵力凝聚成一双青色的手探出,青色的手尾处有灵力连接住真实的手掌。陈尘感觉就像是自己的手像是伸长了一般。而且没有关节的束缚,更加灵活了。

“去!”心神一动,嗖!青色的手不断伸长,一直到桌子前才停下。陈尘想抓住桌沿,结果滑了一下,手呲溜一声快速收回了。

他兴致勃勃地又伸出手来,曲手成爪这次瞄准了旁边架子上的抹布,手臂一震,嗖的一声手爪飞出,一下抓住了架子上的抹布用力一带,手快速回收啪的一下拿住了飞来的抹布,陈尘会心一笑对这神通甚是喜欢,还给它取了新名字叫“偷天手”

之后又接连续尝试了多次,发现这神通不光有着距离限制,如果所拘物品过大或过重,都会失败。直到彻底熟练之后他才心满意足地停下。

在此期间他对灵力外放的掌握是越加精炼了。体内灵力满溢,丹田之森中的树木长的更粗更高。此时正值天翻鱼肚白天地灵气充沛的时候,正是修炼的大好时机。

陈尘略微闭目养神了片刻,毕竟不眠不休的修行一夜对他这种初级修仙者来说还是极为辛苦的。

丹田贪婪地吸收着清晨最为纯洁的灵气,陈尘感觉自己差不多可以去冲击筑基中期了。

体内丹田之森顿时躁动起来,不断的进行自我炼化试图提炼出筑基时残留的杂质使丹田得到进一步升华。陈尘拼命地吸收天地灵气,就连周围的草木也在其特殊的***运转之下不得不分出自己的一份精纯灵力。

渐渐的房间里充满了自然的气息,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枯黄的木床抽出了嫩枝,木桌木椅接二连三的冒出萌芽。一股生机盎然的场面。“木生花开,清静入宅。”无人知晓这是为何。

一处神秘之地,被无数锁链洞穿的男子,眉宇抖动,脸上有了一丝不解的意味。身边不远处的老者说道:“老秦怎么样,那小子出什么事了吗?”

“奇怪啊奇怪。这怎么可能呢?”老秦又是舔唇又是摇头。

这让旁边的老者看的着急死了,急忙道:“你小子倒是说啊,到底怎么回事?!”

“迷老,你说这个世界里面有没有人能炼出一份生机出来?”

“你什么意思?”

“就是字面意思!”老者立马就否决道:“不可能,你也不想想,我们都是些什么人。怎么可能炼出一份生机呢?不可能,绝、对、不、可、能!”一字一顿的语气异常坚定,就像是不可更改的规则一般。

老秦呵呵一笑道:“恐怕让你失望喽,那小子,就是炼出了一份生机。”

“什么!”老者惊讶的瞪大眼睛。心里思量片刻。“这小子难道是那上古之人的转世之身吗?还是说和那上古之人有一丝关联?”他大胆地猜测着。

“你在瞎说什么呢,怎么可能啊,若真是那样,那些人要么是把他带走,要么就是杀了他。怎么可能还让他好好活着。”

“也对,也对。”想起那些人老者心有余悸的点点头。“那这又是为什么呢?”

“这也正是我所奇怪的地方,不过这对我们来说是好事呢。只要他越强,我们能逃出生天的希望就越大。”

“嗯,等他修炼到一定程度,你尝试着和他接触吧,也让他早点接受那残酷的现实。”老秦面色深沉的点点头:“嗯!”

三天时间很快就到了,陈尘还未出关,黎璃有些着急了,现在已经是清晨了,若是还不赶去会和之地的话,恐怕吕倾心她们会果断离去的。得罪人她倒是不怕,只是唯恐失信于人这事会成为她日后修仙路上的心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