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团宠,影帝娇妻帅炸了最新章节全文阅读 江夏沈星渊完整版小说

重生团宠,影帝娇妻帅炸了最新章节全文阅读 江夏沈星渊完整版小说

《重生团宠,影帝娇妻帅炸了》主人公叫江夏沈星渊,是作者九歌所著的重生小说,正在快看火热连载中。全书主要讲述十八线小演员江夏惨死重生,黑料满地。因抱着顶流影帝去医院,喜提热搜,粉丝们追着骂她想红想疯了。江夏:“我可是你的救命恩人!”被“救命”的沈星渊,看了一眼自己手臂上快要愈合的伤口,陷入了沉默-为了赚钱还债,江夏开始被迫营业,放飞自我之后,她莫名其妙的火了。某一天,江夏一开门,看到门口整整齐齐的一排大佬,以为自己在做梦。众大佬微微一笑,齐声开口:“妹妹,哥哥们来接你回家了。”

《重生团宠,影帝娇妻帅炸了》 第4章 免费试读

从小到大别说打嘴巴了,就是连根头发丝江兴都没有动过江梦露的。

这一巴掌,属实把她打懵了,也把众人打懵了。

“怎么回事儿啊?这人是谁?”

“这不是江夏吗,黑料满天,昨天还去蹭沈星渊热度的。”

“她喊江兴爸爸,不会就是江家收养的那位神秘的大女儿吧?”

江夏这些年被黑的太多了,对于别人说些什么,已经基本没有感觉了。

旁人说什么,她一点儿都不觉得丢人,倒是江兴最注重脸面。

“江夏,现在是什么场合,你要过来胡闹?”江兴的脸已经黑成了黑底锅,他沉声训斥道:“不管你对我们有什么意见,等宴会结束之后再说。”

“是啊姐姐,我知道你从小就不喜欢我,可是我是真的拿你当亲姐姐的。”江梦露捂着脸颊,一副泫然欲泣楚楚可怜的模样,“今天是我十八岁成人礼,我们不闹了好不好?”

“夏夏,爸爸妈妈从小都没亏待过你,妹妹有什么你也有什么,你怎么还能跟你爸爸动手?”陶春岚拽了拽江夏的袖子,“快跟你爸低头认个错,他肯定不会怪你的。”

认错?

江夏想笑,她也确实笑了。

这三个人上演了一出父女、母女、姐妹情深的戏码,每一句都是在关心她、理解她,可每一句都在将她往风口浪尖上推。

原来曾经的她,就是这么被这种裹着蜜糖的刀子,一步步害死的。

江夏一边笑一边鼓掌,随后一把将挡在她面前的母女两个推开,走到正中间将话筒拿下来。

“江兴。”

江夏连名带姓地喊他,拿着话筒蹦到桌子上坐下。

“你们口口声声,说从小到大,都拿我这个养女当亲生女儿一样对待,可自从江梦露出生以后,你们有哪一天真的关心过我了?”

“买了玩具,江梦露想要,你们就说:那是妹妹,你要让着她。我就得给,我就让,没办法,我知道我是从孤儿院被领养出来的,我得懂事、听话。”

“我唯恐你们有了自己亲生女儿,就把我退还给孤儿院。我赔笑、讨好,担心自己行差踏错惹你们不高兴,我觉得你们不把我退回去,就已经是天大的恩赐了。”

“我学习比谁都要努力,因为我知道,所有的家长都喜欢学习好的孩子,我因为学习好连跳几级,连老师都夸我,可你们呢?我学习越好,你们好像越不满意。”

“我为什么永远做不到你们满意这个问题从江梦露出生开始就困扰着我,我一直想知道答案,但知道这个答案的代价真的太大了。”

大到需要用命来解惑。

曾经这些疑惑困扰在心里,会让江夏感到很难过,但两年零一个月非人般的囚禁生活,已经让她忘记了难过两个字怎么写了。

江夏朝前倾了倾身子,疑惑道:“江兴,你们当时如果不喜欢我,为什么要将我带回来啊?”

这一番话说出来,风向一下子倒向了江夏这边。

大家不免开始思考,为什么这十八年来,江家对外熟知的永远都是江梦露这个小女儿,而江夏这个养女像是根本不存在一样。

江兴一张脸涨的通红,颤抖着手指着江夏。

“不过,我现在也没兴趣知道了。”江夏从桌子上跳了下来,走到江兴面前,“反正从今往后,我江夏跟江家,再也没有半点关系了。”

“江夏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江兴气急败坏,从江夏手中夺过了话筒,使劲儿扔了出去,“我看你是失心疯了!保安!大小姐精神出了问题,快把她带下去!”

江夏冷笑一声,抬起一脚踹在了江兴的腹部,直接将人踹下了台。

尖叫声瞬间响作一片。

沈星渊手中端着一杯红酒,目光从始至终一直都没从江夏身上移开。

他自己也说不上来心里是什么感觉,只觉得这丫头有点意思。

“这不是昨天那个救你的江夏吗……沈哥,我们要不要去帮忙啊?”一旁的助理问道。

“不用。”沈星渊喝了一口红酒,“她自己能解决。”

“好歹也是个绯闻女友,怎么还能见死不救……”

沈星渊动作一顿,收回了落在江夏身上的目光,看向身旁的助理。

他以为自己听错了,又确认了一遍:“你说什么?”

助理连忙闭紧了嘴巴,赶紧摇头。

“绯闻女友?我?和她?”

助理小心翼翼地将手机递上前,话题榜上赫然是他和江夏两个人的名字。

网友们圈地自萌,真是什么CP都敢嗑。

沈星渊按了按眉心。

那边的战斗还在继续。

江夏一脚踹翻了桌子,漂亮的蛋糕塔轰然倒塌,将率先冲过来的两个保安瞬间变成了彩色蛋糕。

以她的身手,对付二十个这种水平的保安都不成问题。

江梦露缩在角落,目瞪口呆地看着保安们一个个飞了出去,躺在地上哀嚎不断的样子,吓得瑟瑟发抖。

她拿出手机,哆哆嗦嗦按下了三个数字,还没拨出去,眼前出现了一双运动鞋。

手中突然一空,江夏的脸放大在了眼前。

“哇哦。”

江梦露的身子抖成了筛糠,惊恐地朝后缩。

“你还想报警?想再把我关起来?”

“姐……姐姐,你为什么要这样……”

江夏将她狠狠地往墙上一推,江梦露感觉自己后背的骨头都要碎了。

“不、许、喊、我、姐、姐。”江夏一字一顿地说道,“你、不、配。”

江梦露觉得江夏真的疯了,她从她的眼中看到了癫狂。

她感觉后颈一阵发凉,只等江夏手起刀落,她就会没了命。

江夏当然不会在这种场合要了江梦露的命,她做事还是相当有分寸的,就这么杀了岂不是便宜了他们?

她松开江梦露,起身,跳下了台子。

沈星渊正想看这丫头要怎么在闹出这么大动静之后全身而退,就见江夏一步一步,慢悠悠地朝自己的方向走了过来。

然后一把抱住了自己。

沈星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