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换爱女乱 银行行长未带套

交换爱女乱 银行行长未带套

哭得甚是凄楚的苏锦词被孟明朗带出包厢后,一时间只剩厉衍之和郁茉的包厢陷入了长久的沉寂。

郁茉满脸的诧异,她脑海里尚且还回荡着方才厉衍之的话。

那个女人……就是他的大嫂?

虞城谁人不知厉家的大少爷厉沉之三年前突遇车祸,而与他相恋多年的神秘女友更是不离不弃,于当年不顾对方已然成了植物人,义无反顾地嫁给了她。

那年,虽然谁都不知这个为爱勇敢的女人是谁,但厉大少和她的这一段不离不弃的爱情一时也传为佳话,成为美谈。

可是,传闻之所以是传闻,是因为它只是存在于别人的嘴里罢了。

三年前厉大少那段轰动虞城的婚姻究竟如何也怕也只有厉家人知道了。

“刚才你所听到的,看到的,最好马上忘记。”点了一只雪茄,靠在躺椅上的厉衍之在烟雾缭绕中沉声说道。

被厉衍之冰冷的话拉回了现实,郁茉抬起头朝他看去。

浑身都透着疲惫,厉衍之半眯着双眸,一脸的冷峻。

“刚才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郁茉轻声回答。

忽而,厉衍之低沉地发出笑声:“郁茉,我不得不说,你很有意思。”

“有意思也不能当饭吃。”郁茉嘴一撇,看似自言自语地嘀咕道。

她说话的声音不大,但足够让不远处的厉衍之听到。

片刻后,厉衍之睁开眼,转眸看向她。

在缭绕的烟雾中,厉衍之的连有些朦胧模糊,但郁茉依然看清楚了他眼里带着一丝丝玩味的笑意。

“你不该姓郁,你该姓钱,真的是掉进钱坑里出不来了?”厉衍之好笑地说着,又道:“我说过我会补偿你的,你大可放心。”

一听他说到补偿,郁茉双眸顿时浮现愉悦的神采。

看着她这副模样,厉衍之感慨地叹息道:“告诉我,你为什么这么喜欢钱?”

“谁不喜欢钱呢?”郁茉没有正面回答,她咧嘴一笑,反问。

“也是,谁不喜欢钱呢。”

“可不,相比其他可望不可即的事物,钱要来得实在得多。这世上能牢牢抓住,不会背叛的,也只有钱了。”

郁茉的话令厉衍之有一瞬的错愕,眼里带着一抹晦暗的他居然认同的点点头:“你倒看得很通透。”

之后,厉衍之再没跟郁茉说过一句话,可他也没让郁茉离开。

就这般,郁茉站在不远处,看着他一支又一支地抽着雪茄。

包厢里的光线被调暗,郁茉看不清厉衍之是何表情,唯一能瞧着的就只有他指间那支雪茄上燃烧着的火点。

厉衍之在‘迷境’呆到深夜才独自离开,而陪了他一个晚上的郁茉最后也得到了她嘴里所说的,唯一所求的东西。

目送着厉衍之离去的寂寞背影,郁茉复而又看了看手中鼓鼓的信封,神情却并不如方才在包厢里的愉悦。

厉衍之,比她想象的,还要更复杂呢。

不过,厉衍之,其实也是个可怜人呢!

意识到自己有这个想法,郁茉赶紧摇摇头:“郁茉,你可没有时间去怜惜别人。”

*

坐在后车厢,厉衍之闭目养神。

已然送苏锦词回到厉宅,又再到‘迷境’接厉衍之的孟明朗一边开着车,一边时不时从后视镜里看看厉衍之。

作为厉衍之的助理,孟明朗自然极为了解自己的老板。

每一次见过厉家大少夫人,他家老板都会心情阴郁很久,而这一次……

“厉宅那边可还好?”突然,紧闭着双眼的厉衍之问道。

心尖一颤,孟明朗急忙回道:“一切都好,送大少夫人回去也非常顺利。”

“她……回去时状态如何?”忍不住,厉衍之还是问道。

孟明朗表情复杂:“哭了一路,但回到厉宅时已经没事了。”

跟了厉衍之这些年,他可谓是当年那件事的见证人,对他老板的心思,他也自然清楚不过。

一想到这里,孟明朗也不自觉地为他老板感到心酸,这三年他老板的日子实在过得酸楚。

“她说有人给她发去信息说我在‘迷境’,孟子你暗地里查查,到底是谁在背地里做手脚。会找到她头上,一定也是了解当年那件事的人,怕是那人接下来还会有所动作。”厉衍之的声音里无不透着疲倦,但仍是透着寒意。

“我已经派人去查,厉总您放心。”孟明朗恭谨地回答后,也同样的疑惑。

按理说,知道那件事的人屈指可数,而且也都被厉家一一打点,到底是谁会在这个时候突然冒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