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梗太硬了啥意思 总裁开会让我跪下帮他

这梗太硬了啥意思 总裁开会让我跪下帮他

房间里开着空调,窗帘被外面的风吹进来又荡出去,并不热,姜郁甄却急得满头大汗。

她倚在一边的墙壁上,大眼睛睁得滴溜溜圆看着对面的男人。

席宁桓一手撑腰,一手把她提到一边,下一秒姜郁甄就又捉住他的小臂。

“你要开门乔明欣会误会!”姜郁甄努力压低声音。

然而,只是隔着一扇木门隔音特别差,外面的乔明欣立刻把耳朵贴到门上,她蹙眉,刚刚好像听到了一个女人的声音?

席宁桓黑眸看向她,若有所思,过了一会儿突然把她拎进了浴室,“好好待着。”

姜郁甄松了一口气,她回头,却看到了男人的一条小内/内。。。

“卧槽!”姜郁甄低声骂了一句,急忙捂住眼睛回过来身,她屏息凝神听着外面的动静。

席宁桓打开门,外面的乔明欣耳朵正专心贴在门上,门一开她一个重心不稳直接撞进了席宁桓的胸膛。

席宁桓低眼看着女人的头顶,今天他同一个部位被两个女人撞了,但是感觉截然不同。

姜郁甄撞上去,席宁桓感觉有丝丝电流传过来;但是这个女人对他来说……并没有什么反应。

乔明欣脸色一红,她抬头看着男人英俊的脸:“宁桓我……”

席宁桓把她扶起来,“这么晚了还没睡?”

乔明欣把手里的乌鸡汤晃了晃:“我给你熬了鸡汤补补身子。”

“好,我回头慢慢吃,你先回去吧。”席宁桓抬手揉了揉乔明欣的脑袋,薄唇一勾。

门关上,乔明欣摸了摸自己热热的脸,嘴角不自觉地上扬。

而房间里,席宁桓提着乌鸡汤走进卧室,姜郁甄听见声音亦步亦趋地跟着他往里走。

她一边走一边盘算该怎么开口。

“什么事?”男人悠闲地坐在沙发上,盛了一汤匙汤喝。

姜郁甄一身长裙,身姿绰约:“席先生,我想用用你的车。”

席宁桓咬着汤匙挑眉,探究的目光上下打量她:“怎么?”

姜郁甄把庄锦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跟席宁桓说了。

男人听完了,汤匙被他扔到桌子上:“你脑子里全是庄锦,连智商都容不下了吗?”

姜郁甄愣了一下,她恼羞成怒:“车子不借就不借,你怎么骂人呢?”

“脾气还挺大。”席宁桓冷然。

姜郁甄愣了一下后,发觉自己因为着急庄锦的事情变得易怒起来,“对不起……我……”

男人抬手示意她噤声,“你男朋友有危险应该立刻报警,就算你去了也不见得那群人会放过庄锦,反而你也会把自己搭进去。”

姜郁甄抿了一下唇,眼里全是愧色:“对不起,我刚刚冲动了……但我不能报警,那里的情况我还不了解,万一报警了庄锦有危险怎么办?”

她的目光灼人,席宁桓哼笑一声,“傻子!”

他站起来身走到衣柜边上,眼睛在一排衣服上面流连:“真愁人。”

最后,他拿出一件立领毛呢大衣,还有黑色长裤,下面配着锃亮的男士手工皮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