炙热的含义和理解 我和闺蜜在寝室磨豆腐

炙热的含义和理解 我和闺蜜在寝室磨豆腐

坑了吴娜娜一把的牧听春心情很好的拎着原本相中的肉,一路哼着小歌。

“小绿杨,今天姐心情好,特地给你买了搭配的小鱼吃,果然坑人是可以让人身心愉悦,怪不得那死BT坑我,要是再让我碰见他,看姐姐如何坑死他不偿命。”

她低下头,懒洋洋的拍了拍一动不动的乌龟,这才抬起轻快的步伐直奔厨房。

千宜春在吴娜娜一出声的时候,便已经听出了她的声音,虽然惊讶她竟然也会下厨买菜,但对他来说,不过只是一个熟人而已,惊讶过后便扔在了一旁。

一整天持续的兴奋,让牧听春在晚上突然松懈下来的时候,觉得格外的疲惫。她揉了揉有些膨胀的太阳穴,将宜氏打算要跟自家餐馆合作的消息,透过电话告诉了远在万里之外的爸爸妈妈。

想象中的普天同庆并没有到来,而是让自己接受了长达半个小时的关于早日成家的思想政治课,等到她无奈的终于接受完训话躺到床上的时候,天际边缘最后一丝微弱的光亮也已然不见了踪影。

漫天星星的光芒与微弱的路灯遥相呼应,揭示着夜晚的到来。

“呼,好心累,明明是要报告的好消息的,结果却又成了对我的训话,我还小啊,话说小绿杨,你有多少岁了呢?”

这些天她的睡眠质量算不上太好,又一直想着不能再掉下去床,更是睡的不安稳。这会倒是倒在床上很快便熟睡了过去。

千宜春安静地看着窗外的都市,牧家的夜晚总是静谧却又隐隐蛰伏着未知的悸动。

他在刚才尝试了一下自己的力量,原本在公园消失了的力量此刻又回来了。

这让他心中有些郁闷,更有些奇怪。虽然每年的冬眠时期,他都会变得弱不禁风,但也从来没有消失的一干二净。

难道真的是跟牧家的宅子有关系?

还是说因为要度过这最后一关的难度系数太大?还是自己的内丹出了问题?

想到内丹,他突然惊觉丹田的内丹没了动静。

顿时惊出了一身的冷汗,汗水却延着额头滴落,他快速换成人形,吐出了丹田的那颗内丹。

往日灵气四溢的内丹,此刻犹如被蒙蔽的光芒的珠子一样,毫无生气的悬在半空中。他聚进全力试图催化内丹,然而半小时过去了,依旧没有任何进展。

“这是到底怎么回事了?”在过去那么多年的岁月中,他也从未遇见过这样的事情,也没有听爷爷和族中其他的长辈说过这样的事情。

这样想着,他有些更着急了,不由的加大了手上的力道。

掌心溢出的淡淡的光亮将他的脸颊在这黑夜中分割得棱角分明,明暗泯灭中,他写满焦急的眸底深处像是有揉碎的光点铺满眼眶。

深刻的浓眉,高挺的鼻配上削薄的唇,即使在这黑夜中,即使在这微弱的光亮下有远远望去有些朦胧,也能让人在心里拼凑出英气逼人的脸庞。

太过专注的他根本忘记了此刻床上还有一个牧听春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