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压我身上怎么有感觉 男朋友哭着说想我了

男人压我身上怎么有感觉 男朋友哭着说想我了

叶安然强忍着屈辱,缓缓走上前,扑通一声,跪倒在斩烈风身前。

“求我。”

斩烈风俊颜上的肌肉狠狠地抽了下,他想过自己一定会抓到她,可没想到她居然为别的男人连命都不顾。

眼下,他只想将一腔愤怒发泄在她身上。

“将军,求你……放了他。”

叶安然的声音带着一丝颤抖,她知道跟斩烈风回去意味着什么,但她却没得选。

斩烈风俯身用匕首挑起她的下巴,眼眸中浮现出森然冷笑,如同暗夜中的魔鬼,抓住了最后的猎物。

他将叶安然拽至身前,大手钳住她的脖子,覆在她耳旁咬牙开口。

“你不配叫我将军,记住,我是你的主人。”

眼见她的脸憋得通红,几乎喘不上气,苏绍凛的身体不由得动了下,守卫立刻将枪口对准了他。

斩烈风睨了他一眼,不紧不慢地松开了手,叶安然大口喘息,胸口剧烈地起伏着。

“记住,再有下次,我会把你弟弟扔出亚兰。”

苏绍凛闻言脸色微变,斩烈风冷哼一声,拖着叶安然转身离开……

回到市政办公楼,他径自带着她进了房间。

砰——

叶安然还没站稳,就被猛地推倒在地,头撞在桌角上,她疼得眼泪差点掉下来。

“就是凭借这副楚楚可怜的样子,勾引苏绍凛替你出头?”

斩烈风一把捏住她的下巴,叶安然咬着嘴唇,一言不发。

她越是这样,斩烈风的心情就更加烦闷,抬脚踹开她,“滚!”

叶安然挣扎着爬起身,刚想往外走,忽然腰间一紧,整个人落入斩烈风的怀中。

“不要!别碰我!”

叶安然惊恐地捶打着他,经历监狱那次后,她早已脆弱得不堪一击。

蓦地,斩烈风的眼神迟疑了下,下意识松开手。

叶安然跌坐在地,瑟缩着退到墙角,身体不住地发抖。

斩烈风蹲下身,声音难得放缓了些,“你睡在浴室。”

直到他起身回到桌前,叶安然才勉强平复了情绪,小心翼翼地贴着墙,一进浴室就关上了门……

“哥,叶姐姐呢?”

苏绍凛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她能去哪儿啊?”苏绍俊都快急哭了,“监狱的看守说,姓斩的放狗咬她,如果被抓住,怕是她连命都没了啊!”

“她没那么容易被抓住,时候不早了了,睡吧。”

苏绍凛知道阿俊很担心叶安然,如果知道她真的身陷市政区,只会节外生枝。

回到房间苏绍凛捡起地上的衣服,抚上胸前的飞鹰标识,修长的大手青筋愈发明显……

不知道过了多久,斩烈风察觉到浴室没有动静了。

他推开门,发现叶安然竟然睡着了。

他轻嗤一笑,她还真是在哪儿都能睡。

不自觉地,斩烈风放轻了脚步走进去,借着月光,细细打量睡在浴缸里的叶安然。

可能真的累坏了,她睡得很香,垂在脸庞的长发弯出可爱的弧度。

忽然,叶安然的唇嗫嚅了下,似乎不太喜欢那缕长发的撩拨。

斩烈风索性坐下,抬手替她将长发别至耳后,她的唇舒展了些,甚至不经意地弯了弯,就像是一抹浅笑。

斩烈风轻轻撩起她的裤腿,之前被狗咬过的肌肤已经光洁如玉。

“女人,你究竟是谁?”

她有着近乎奇迹般的自愈能力,也许真的能为自己所用呢?

唔——

叶安然嘤咛一声想翻身,却被浴缸咯得很不舒服,俏脸上写满了委屈。

斩烈风犹豫了下,俯身将她抱起,小心翼翼地放在床上,瞥向她那身明显不合尺寸的衣服,他的眼底迅速闪过一抹不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