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婚老公太神秘 啪啪喜欢说脏话

隐婚老公太神秘 啪啪喜欢说脏话

事后林诗意恨得咬牙切齿,“李变太,你不得好死。”

李君浩冷笑,“你不是说我变太吗?我就变太一点给你看啊。”

“怎么?你是不是这次想弄两个女人来跟我玩吗?下次也想给我找两个男人来一起玩?”

他就是要弄哭她,就是想欺负她,该死的女人,气死他了,气死他了。

林诗意狠狠地瞪他,“我懒得跟你说话。”

说完,林诗意就知道自己错了,某人脸一变,于是……

“李君浩,我要杀了你啊啊啊!”这是一周以来每天早上林诗意必喊的功课。

那天在他将近十个小时的蹂躏之下,她极度受伤,趴在床上一周都下不了床,事后李君浩叫了个女医生来看她,被她骂得个狗血淋头,女医生承受不了林小姐的辱骂,跑了。

穆管家为此每天进给林诗意送饭都战战兢兢,这些年来能气走少爷的人她是第一个啊,绝对是女大王中的大王,他差点没给她下跪叩拜。

这一周来,林小姐以极度痛苦的姿势趴在床上,幸好她吃得不多,上厕所的次数少减少为三天一次,这周来,她一共上两次厕所,佣人们非常佩服她的憋尿功夫。

林诗意不仅要承受疼痛,每天还要承受她那两姐妹的骚扰,听她恶告李君浩的罪状之后姐妹俩非但没有同情她反而还夸李君浩勇猛,说她们希望林诗意再想想办法,让她们能够告别女孩之身。

林诗意差点没一头撞死在墙上,三天后她受不了骚扰而关机。

开完会后,陈嘉懿去李君浩的办公室,见他埋头苦干,浪费一秒钟等于浪费他一栋别墅的惜时样忍不住咳了咳。

李君浩头也没抬,眉头动也不动,该干嘛还是继续干嘛。

陈嘉懿思忖了会,“喂,听说你被那女人赶出别墅了?”

李君浩头也没抬,“陈嘉懿,你是不是没去八卦记者很可惜?”

“呃,我只对你的八卦感兴趣。”

“将明年销售计划及开拓新市的方案一周后拿给我审批。”李君浩一声残酷的命令使得陈嘉懿乖乖逃了出去。

该死的家伙,狠恨,咒他生个儿子没pi眼。

陈嘉懿出去之后,李君浩看了看电脑日期,貌似距离那天已有一周了,那晚他真的很生气,从来都没被骂过的他居然被林诗意气也不喘地骂了一个小时,他当时真想掐死她,但想想好男不跟女斗,所以他来办公室了。

一来办公室才知道才出差两天工作已堆积如山,再加上刚跟钻石帝国合作,简直就是忙上加忙。

他忘情地投入到工作当中,就连睡觉时间都省了,有时候受不了趴在办公室上打一会盹,醒来继续工作,哪里还记得什么回不回家的。

而他不回家居然造出了这样的谣言,看来他家的佣人实在太爱八卦。

不过现在想想好像没那么一回事也像有那么一回事似的,他不回去,某些人还以为他真的被她骂逃了。

这个情人貌似太刁蛮了,先将工作放一放,好好回去调教她一翻才行,要不然她都分不表她在吃谁的穿谁的。

李君浩伸了伸懒腰,正想拨电话时手机响了……

Delta……

他停止手中的动作,迅速将电话接起。

“Bernie,是我,不意外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