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什么可 有公交车的 诸葛诗涵游览车

小说什么可 有公交车的 诸葛诗涵游览车

“少奶奶,少爷今晚还是回不来,夫人说您不必等了,先休息吧。”

“好的,谢谢吴妈。”

苏小棠落落大方地对佣人点了点头,看着她转身下了楼,那张清丽小脸上的秀眉蓦地挑了挑,嘴角俏皮一勾,关上卧室门,转身纵深一跃,把自己扔到了柔软的大床上。

太好了!今晚又可以独守空房了!

今天是她嫁给薄绍霆的第五天,可至今连他的面都没见过!

为什么?

因为据说结婚当天薄绍霆和嫩模车震出了事故,双双被送医院去了。

而所谓的结婚,没有婚礼,没有仪式,只是薄家人带着一队豪车将她从家接了过来。

一想到自己嫁的人,是传说中那个专业克妻三十年的“天煞孤星”——泉城最有名望的豪门薄氏集团第三代继承人之一的薄绍霆,苏小棠就不屑地冷笑。

拜托!她一个二十一世纪学哲学的大学生,怎么会相信这种无稽之谈?

况且,她和薄绍霆是指腹为婚的,如果薄绍霆真的如传言所说,是个克死了两任新婚妻子、三个未婚妻,十几个女朋友,还不务正业花天酒地的二世祖,老爸老妈不可能把自己嫁过来的。

苏小棠一个人窝在偌大的双人床上,想着这几天荒唐又无聊的新婚日子,眼皮渐渐重了下来,很快睡着。

朦朦胧胧中,苏小棠突然感到呼吸有点困难,仿佛身上有重物压着自己一样。

本能地,她动了下胳膊,想要翻个身,可是刚伸出的手就骤然被人捉住,手腕处被捏得生疼,她蓦地睁开了眼睛。

还以为是做梦,可当她惺忪的睡眸渐渐清明,借着屋内橘黄色的灯光看清楚正压在自己身上的男人时,瞬间吓懵。

眼前的男人长了一张人神共愤的俊脸,刀刻否凿般的脸上透着棱角分明的冷峻,剑眉杏眸,英挺的鼻子下是一张微微成一条冰冷线条的薄唇。

此人不仅俊美无俦,周身的气质也是格外矜贵冷清,此刻又压在苏小棠身上,俨如王者般给人一种沉重的压迫感。

这个男人美得让她怔住,竟然忘记了惊叫。

“怎么?不认识我了?”男人薄唇微勾,幽深如潭的眸子里染了一抹兴味,开口问她。

他的声音低沉醇厚,带着一股子天然的沙哑,好听得像是有人在暗夜里拉响了大提琴。

只是,苏小棠只在这魅惑人的声音里沉沦了一秒,下一秒登时瞪大了眼睛。

那盈盈水眸里,满是惊恐,震惊,难以置信,还有犹疑和探究。

大脑高速运转起来,一个个或血腥或骇人或暴力的画面,一帧帧,片花般从脑海里凌乱又快速地闪过。

“你……你是……”苏小棠听到自己的声音,哆嗦颤抖。

而眼里那些复杂的神色,在闪过一抹释然之后,此刻全都凝聚成了浓烈的恐惧。

眼前的男人,不就是三年多前她在地下停车场见过的那个杀人犯吗?

对!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