卑微地跪在主人脚下 跟大肚子孕妇的故事

卑微地跪在主人脚下 跟大肚子孕妇的故事

那个吻之后,我晕晕乎乎的把工作协议给签了。

好在他答应了我,让我回去一天。

“记得早点过来,不然晚了,我就去接你。”司稜拂过我的耳边的碎发,轻声说完之后才放我上车。

我坐在车上,静静的想着他是不是真的对我有意思?还是,他只是一时的兴趣。

我有点不确定那个男人的心思,或者说,我从来就没有看透过。

带着各样的疑惑,司机将我送到了家门口。

推开家门,我就迎来当头一棒。

“嘿!”

“哈!”

不,两棒!

我妈的擀面杖还有我爸的拖把棍全招呼到我头上来了。

“啊~,妈,你们干嘛呢!”我疼的顿时喊了起来。

妈妈一听见是我的声音,立刻拉住我爸的手,阻止了一场更为血腥的家庭惨案。

“哎呀,闺女呀,你咋这个时候回来了。不是说了,让你呆医院里把住院费赚回来吗?”老妈放下擀面杖,拉开我的手,“让我看看,打到哪了?疼不疼?”

“闺女,你大晚上的突然回来,怎么不给家里打个电话。”爸爸关心的问道。

我坐在沙发上,捂着额头肿起来的包,“医院里床位也紧张,我这不是没事了吗,赶紧给有需要的病人腾腾床位。哎哟,疼疼疼,您轻点!”

我看着老妈拿着热毛巾敷在了额头,感觉更疼了。

她伸出指头,戳着我的脑袋,“谁让你挨打也不吭声的。活该!”

我求助的看着我爸,示意他赶紧把我从我亲娘的手里解救出来。结果,我爸这个怕老婆的,朝我眨了眨眼睛,全当没看见,站在我妈身后,跟那谁李莲英似的。

“行了,回来也好,刘爱琴的案子后天就开庭了,你就在家呆着,省的那个小王八蛋来骚扰你。”妈妈收回手,看着我,“曹钧迟是不是找过你了?”

我心道,真是万事逃不过她的法眼。我点点头惹得她暴跳起来。

“你不会一个心软,给我同意了撤诉了?”我妈站起来,叉着腰,说道“我可告诉你,姜妃,就算你心软容易了撤诉,也不成。这案子的原告可是我,我不同意,我倒要看看那小王八蛋还敢怎么的。”

我心想,他都已经找人假扮高利贷上门过了。那混蛋还有什么不敢的。

想到这里,又想起了手机里的那个视频,司稜帮了我们家这么大的一个忙。偏偏这家伙……想到之前的那个吻,我脑仁疼。

“妈,没撤诉,不过给你说一声,我找到个工作了,明天要去上班。”我要去给司稜当助手这件事情,还是趁早告诉她一声。

“上班?你都几年没上班了,这个时候能找到什么好工作?”老妈听见我说正事,安静了下来,坐在单人沙发上,指挥着老爸给她端茶,而她,则开始开堂会审。

“我跟曹钧迟不是要离婚了吗,我也不能呆在家里啊。再说,碰到以前的朋友了,他身边正好缺一个助理,我就过去试试。”我解释着。

“你看看人家,这几年在外面都当领导了,你再看看你,成天在家呆着,都成黄脸婆了。现在好了,离婚不说,出去还要跟小年轻一起重头再来,给人家当助理,你说你,上学都学到狗肚子里去了。”老妈越说越来气,开始数落我。

我闭着嘴,不吭声。以前我当家庭主妇的时候,您在邻居面前那个得瑟。我想上班,您还不是帮着曹钧迟,让我在家呆着。现在倒好,全成我的不是了。

好赖话都成我妈的了,我就只能坐在她面前,乖乖挨批。我爸聪明的躲厨房里偷吃水果了,一点都没有革命的战友情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