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八佳人体似酥,腰间仗剑斩愚夫 逆天狂妃凌如歌

二八佳人体似酥,腰间仗剑斩愚夫 逆天狂妃凌如歌

他最喜欢的就是看见她奴颜尽显的去完成他的指令,然后,却一个微笑都吝啬给她。

那眼睛里的失落和痛苦,就是陆远城生命中最美丽的风景,没有之一!

可是,这一次,陆远城却是鬼使神差的点了点头,还带了几分挑衅的道:“几天时间,也不足以见证你的真本事。这样吧,我给你三个月的时间。你若能证明你果真是有用的人,那我就留你在陆氏。如若不能,就安安分分的做你的陆夫人,不要出来抛头露面,丢人现眼!”

换在以前,陆远城这样说话,林清肯定毫不犹豫的就回击了!

可是现在,林清一个劲儿的在心头默念:“不与傻瓜论长短……”

多念叨了几次,然后看着陆远城那一脸得意洋洋的样子,林清就觉得,自己的怒气逐渐的就消弭了,然后对着陆远城漾起一抹笑容,认真点头道:“好啊。那就以三个月为期限!”

陆远城很显然是误会了林清眼睛里的那一抹笑容:“别这么感激我,我不过是想要亲手掐死你想要上班的想法而已。以免你日后再做出这种丢人现眼的事情。”

林清的呼吸猛然一窒,随即笑得十分释然:“不管怎么样,你肯给这个机会,我还是十分感谢的。”

林清这一番话,倒是正经八百的感谢。

前世的林清做梦都想要能够进入陆氏工作,一来是薪资待遇是南城一等一的丰厚,二来是陆氏的确是锻炼一个人最好的地方。

和优秀的团队一起工作,就算是再普通寻常的人,也会变得优秀起来。

陆远城看着那一抹真诚的笑容,那种感觉,就像是吃了苍蝇一样的难受。

这个女人莫非是被下了降头了,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居然还能笑得这么开心。

不过很快,陆远城也觉得,这样的相处,似乎……也很不赖!

因为周言的缘故,林清不是很相信承诺。

所以在得到了陆远城的应允之后,就迫不及待的想要去陆氏工作,十分坚定的拒绝了陆远城想要回家的想法,而是赖着让陆远城陪着她回去顾氏。

陆远城眉毛拧成两股绳,沉声道:“顾然给了你什么好处,让你这么西眷恋他那一份卑躬屈膝的工作?”

林清的小宇宙在忍耐了这样久之后终于找到了一个节点爆发了:“工作无贵贱,我不过是尽职尽责,并无卑躬屈膝一说。”

陆远城的脸色很明显的难看了许多:“既然都是要辞职的了,你还回去干什么?”

林清几乎是用看白痴的眼神看着额陆远城,眼睛里闪烁着一抹慧黠和坚定的目光:“正因为我要辞职了,所以我才要回去和顾然说清楚。做事有始有终,这是我对自己最基本的要求。”

陆远城虽然表面上是十分不悦的,可还是在下一个可以调头的路口,调转车头回去了顾氏。

林清出现在顾然办公室门口的时候,顾然眼睛里满满当当的都是喜悦,几乎是脚不沾地的就从椅子上跑到了林清身边,原本是想要拍拍林清的肩膀的。

可是在看见跟在林清后面的陆远城的时候,只恨不得自己能将手剁了才好。

敢和陆远城的妻子拉拉扯扯,也是嫌弃命长。

林清下车之后就在想心事,没有注意到陆远城也跟着自己一起上来了。

看着林清悬在自己肩膀上的手,忍不住好奇道:“顾总,你怎么了?”

顾然尴尬的抖了抖手,五官都挤成了一堆,做出一副十分难受的样子道:“没什么,没什么,手一下子就抽筋了,抽筋了……”

林清信以为真,脸上带了三分关切的表情认真道:“医学证明,手抽筋是一种病态,因为缺钙而引起的。顾总应该多补充一些钙质,另外多晒晒太阳!”

顾然生怕得罪了陆远城,忙点头道:“是是是,我从小就缺钙,长大了也缺爱……”

话音落下的瞬间,顾然只恨不得给自己一个嘴.巴子。

为什么这嘴,就这么贱呢!

却不想,陆远城就像是没有听见一样,根本没有在意顾然说了些什么,脸上带了几分调侃的笑容道:“嗯,你应该多吃点鸡爪子,以形补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