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烟厉绝尘大结局免费阅读 姜烟厉绝尘全文小说

姜烟厉绝尘大结局免费阅读 姜烟厉绝尘全文小说

姜烟厉绝尘是著名作者楠竹小说里面的主人公,书中的那男主姜烟厉绝尘如磐石般坚定,女主的豁然与可爱,温暖而不失俏皮。下面看精彩试读!姜烟是因为一场意外才会与一个陌生的男人有了交集,后来好不容易生下孩子,却被其他人抱走了!之后的五年时间里姜烟逼着自己成为强者,就是为了找到丢失的孩子,结果没想到孩子找到之后,竟然会被厉绝尘这个偏执的男人给缠上了!两个人明明是不同世界的人,这个男人对她如此执拗是为了什么?

《娇娇在怀偏执总裁他步步为营》 第3章 免费试读

男孩模样看起来四五岁,一双琥珀色的眼睛澄澈明亮,皮肤奶白的不像真人。

最重要的是,五官和厉绝尘极其相似!

此时他正蹙眉看着床上面容愠怒的父亲。

见到他,厉绝尘眉目难得柔和些许,声音缓和,“你来干什么。”

“我知道你娶了一个女人回来,我当儿子的,不应该问问?”

这语气,嚣张跋扈的和他简直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厉绝尘眯着眼睛,冷意森森朝他一扫:“我的事情,还轮不到你来管。”

“不管?”

小家伙气鼓鼓的小脸一扬,毫不惧怕道,“我是不管你给我找后妈,但都已经五年了,我妈怎么还没找到,在我这,你还有威慑力?”

“厉晨曦,你反了……”

厉绝尘眸子里染了怒火,可他被子下的双腿光溜溜,被发现更窘迫。

没有办法,最后只能咬牙道:“你妈那已经有线索了,现在给我回去,没有我的允许,不许回来。”

“要不是为了妈咪,谁愿意来,冰山怪!”

小家伙气鼓鼓的走了,临出门,又回头说了句:“还有,我叫厉宝宝,不叫厉晨曦!”

很小的时候,他就做过一个梦,梦里妈咪抱着他一遍遍的叫宝宝。

所以他发誓,只有和妈咪团聚,才会改回原来的名字。

出门后,厉宝宝眼角余光看见一抹浅白色的身影鬼鬼祟祟的在厉家别墅后山探头看着什么。

他双眸兴味的眯起,小小的人儿避开下人,悄无声息的跟了上去。

而一转眼小少爷就不见了,也让整个厉家炸了锅。

——

姜烟在等***传信。

她心下焦灼,并没有注意到身后一道鬼鬼祟祟的身影悄悄潜来。

五岁的厉宝宝有着超脱于同龄的睿智,看着前面女人浅白色的身影,很快就猜出这人的身份。

心下似是被什么招引,厉宝宝鬼使神差的正要走上前。

不远处忽然传来人声:“快,赶紧把小少爷找到!”

厉宝宝秀气的眉蹙起,又看了眼那道白色的身影,最终转身往另外的方向跑了。

厉绝尘还不知道儿子跑了。

他穿好衣服,冷邃的双眸已经淬了一团火。

腰部以下依旧毫无知觉,上面密密麻麻的针眼,无不在提醒他,昨夜那个女人多么的胆大妄为,自寻死路。

厉绝尘拿起手机拨号,“把那个女人带过来。”

厉绝尘闭了闭眼,想起那女人的所作所为,又补充道:“绑起来。”

房间里。

姜烟被一行人五花大绑,扔在地上。

轮椅滚动的声音传来,姜烟抬头看到厉绝尘出现在门口。

厉绝尘面容冷肃,深幽的眸里仿佛藏着一池寒潭,让人不敢直视。

见到姜烟后,昨夜的一幕幕也随之闯入脑海。

他躺在那,女人的手颤颤巍巍,煽风点火,银光一闪……

厉绝尘太阳穴痛的突突直跳,第一次后悔娶这个女人回来。

这哪里是折磨她,分明是来取他的命!

察觉他表情变化,姜烟瞳孔微缩,率先开口:“厉先生,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你说呢?”

姜烟吓了一跳,目光急切的看向厉绝尘的双腿。

按理说,昨晚上自己付出那么多心血,这腿肯定有变化。

怎么她感觉,非但没有一点效果,这男人更加生气了?

“你的腿不可能没反应的,昨晚我……”

闻言,厉绝尘像被触了逆鳞,瞬间打断她:“姜烟,再敢提一句,我现在就杀了你!”

姜烟心脏猛地漏跳一拍,害怕这男人暴怒,她提步上前想要查探,没想到厉绝尘转着轮椅同时过来。

动作间,姜烟的头不小心碰触到厉绝尘下颌,脚下不稳,直接栽倒在厉绝尘胸口——

姜烟:“……”

气氛诡异的安静。

头顶,厉绝尘咬牙切齿的声音响起:“滚下去!”

姜烟窘迫抬头,知道自己必死无疑,豁出去般双手紧紧按压在厉绝尘腿上。

“真的没有一点知觉吗?”

“滚!”

厉绝尘厉喝出声,但下一秒,他明显感觉到,女人温润细腻的小手贴在自己腿上。

这种感觉,从来不曾有过。

厉绝尘目光微沉,一瞬不瞬的盯着自己的腿。

还是不能动,但有些轻微的触感了。

“你?”

他抬头盯着姜烟,不相信她能有这么厉害的医术。

他的腿,国内外著名医生都束手无策。

姜烟乘胜追击,“厉先生,你的感觉不会骗你,我绝对能治好你的腿!”

厉绝尘审视她胸有成竹的模样,内心依旧不信。

良久,轻嗤了声:“你以为这样,就能洗清你的嫌疑?”

“我一定会找到真相。”

姜烟凄然一笑,她知道自己的罪不能轻易偿还。

厉绝尘对她的话根本不信:“说吧,除了那些东西,你还想要什么。”

有手机后能方便不少,姜烟脸上的喜悦溢于言表。

可又想到姜家那些人的要求,她还是咬了咬唇道:“可以先给我一百万吗,算是我借的,等以后有了钱我就给你。”

“呵。”

伸手钳制住她的下颌,厉绝尘逼着她直视自己:“你有什么资格和我讨价还价?”

“我没有资格。”

这时,她反倒没有那么害怕了,抬起头直视他:“我知道你厉害,你捏死我和捏死一只蚂蚁没有区别。”

“在你眼里我就是一个将死的人,我给你治伤,你给我一点钱,就当是打发要饭的了,你给我吧。”

她要见小宝,一刻都等不了了。

厉绝尘幽深的瞳眸犹如修罗,仿佛能将她射穿。

这还是这个女人第一次和他说这么说多话,就只是因为钱。

“果然是个爱钱如命的虚伪女人,我可以给你。”

姜烟正要高兴,厉绝尘又道:“不过要分十次,以后每治疗一次我的腿,我就给你一次,要是没有一点起色,后果自负!”

说完,他嫌弃的放开她,仿佛她是多么恶心的存在。

“谢谢。”

姜烟也不磨蹭,从地上爬起来就往外走。

同一时间,手下徐查进门。

“厉总,五年前的那个女人,有线索了。”

“和少夫人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