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团宠,影帝娇妻帅炸了》章节目录by九歌无广告全文阅读

《重生团宠,影帝娇妻帅炸了》章节目录by九歌无广告全文阅读

小说主人公是江夏沈星渊的小说叫做《重生团宠,影帝娇妻帅炸了》,这本书是作者九歌创作的重生小说,书中情节设定引人入胜,真的超好看。下面是小说介绍:十八线小演员江夏惨死重生,黑料满地。因抱着顶流影帝去医院,喜提热搜,粉丝们追着骂她想红想疯了。江夏:“我可是你的救命恩人!”被“救命”的沈星渊,看了一眼自己手臂上快要愈合的伤口,陷入了沉默-为了赚钱还债,江夏开始被迫营业,放飞自我之后,她莫名其妙的火了。某一天,江夏一开门,看到门口整整齐齐的一排大佬,以为自己在做梦。众大佬微微一笑,齐声开口:“妹妹,哥哥们来接你回家了。”

《重生团宠,影帝娇妻帅炸了》 第3章 免费试读

“江夏!你还觉得挺骄傲?”

“当然骄傲,他那么多助理和保镖都让他受了伤,还不是得靠我这个英雄把他这个娇弱的美男子送医院治疗?”江夏将苹果核扔进垃圾桶,吐槽道:“不好吃,建议下次买点葡萄。”

“江夏!”

林锦的手指头狠狠地戳在了江夏的脑门上,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

从见到江夏这张脸的第一时间,林锦就觉得,未来的江夏一定能够发光发热。

可也不知道为什么,每每事业刚有点起色,眼见着要火了,就莫名其妙的被人黑被人骂,势头猛地压也压不住。

到最后,被骂的狠了,连一些综艺节目都会把有她的镜头剪干净,林锦看着既心酸又生气,却也只能干着急。

偏偏江夏一点儿都不在乎,佛系的让她生出了一种那不是在骂江夏,而是在骂她自己的错觉。

林锦叹了口气,在江夏的身旁坐下。

“现在除了你把沈影帝抱着去就医热度高,还有这条警方刚刚破获了一起连环绑架案,抓了五个人,据说他们作案六起,敲诈的金额高达一千多万。”

江夏耳朵动了动。

一千多万?早知道他们这么有钱,先把钱要过来再报警啊。

“现在这年头太乱了,你这张脸蛋这么漂亮,万一被什么人惦记上绑架……不是,江夏,你表情为什么这么悔恨?”

“有吗?”江夏眨了眨眼,心虚道:“我痛恨啊,这些人怎么能这么可恶。一千万,我梦里都没有见过这么多钱。”

“你再作一作,别说一千万了,一千块都没有了。”

还好,她还有从陶春岚那儿骗来的一百万。

想起陶春岚,江夏坐起身,垂下头,收起了玩笑的语气。

“林姐,我得回江家一趟。”

林锦一直都不喜欢江家人,也就江夏把养育之恩看的那么重,但平心而论,从她认识江夏开始,江家除了那位江梦露小姐以外,哪儿有江夏半点儿立足之地?

养育之恩?要不是外界一直知道江家有个养女,他们担心跟江夏断绝关系之后会影响声誉,估计早就把她这个养女踢出局了。

从前江夏看不懂。

她被江兴夫妇从孤儿院带出来的时候,也曾满心雀跃与憧憬,她有亲人了,有家了。

江兴曾把她高高的抛过头顶,那是她从来没有过的欢心和雀跃,是她曾有过一年的美好。

直到陶春岚怀孕。

他们亲手点燃了她眼中的希望,又残忍的掐灭了那道光。

领养永远抵不过亲生,现在的江夏总能懂了。

看着林锦皱眉,江夏轻轻一笑,倾身给了她一个拥抱,“林姐,等事情做了结,我会跟你说清楚。”

陶春岚将钱打过去之后,就等着对方发来江夏的***。

届时她找个媒体,将照片大肆宣扬一下,江家将彻底没有江夏的立足之地。

她心里盘算的很好,可等了十分钟,也没有收到照片。

陶春岚连忙打了个电话过去,但已经无法接通了。

“妈,照片怎么还没发过来?你该不会被骗了吧?”

“怎么可能?”说这话的时候,陶春岚也有点没底气。

万一对方真的骗她,万一江夏真的跑了,那她会不会知道这件事情是她做的?

江梦露突然提议道:“要么我们报警吧?”

“报警?人都是我们指使的,万一警察找到了我们头上怎么办?”

带着无比忐忑的心情,陶春岚简直坐立难安。

江梦露也有点不太高兴,明天就是她的生日宴了,这可是她人生中最重要的十八岁成人礼,万一因为这件事情被破坏掉,那她肯定会遗憾一辈子。

到了下午,一个绑架犯被抓的热搜犹如一记闷雷,直接劈在了陶春岚的头顶。

她唯恐事情败落,自己被牵扯其中,连忙将那张电话卡从手机里抠了出来,扔进马桶顺着下水道冲走了。

而这种忐忑,一直持续到第二天,江夏一直没什么动静,才总算稍作缓解。

江家小女儿的十八岁生日宴,在皇都也算一件大事儿,江兴办的够大,宴请了不少朋友。

这不仅是一场生日宴,更是一场社交盛宴。

欢快的生日快乐歌响起,江梦露身穿一条公主裙,头顶带着一个亮闪闪的皇冠,被众星捧月一般簇拥着出场,周围全是欢笑声。

一个比人还高的十几层蛋糕被推上了台。

众人将江梦露簇拥在中间,像是簇拥着一个开心幸福的公主。

“妹妹今天举办生日宴,怎么也没通知我一声?”

江夏的声音一出,众人原本准备切蛋糕的动作戛然而止。

“让我猜猜你们现在在想些什么。”江夏一个翻身上了台,捏着下巴寻思着,“是不是在想,啊,真晦气,这扫把星怎么来了?”

江梦露的脸僵了一瞬,众目睽睽之下,她还得被迫上演一出姐妹情深。

“姐姐在说什么?你平时工作不是忙吗,所以爸爸我们商量了一下,就没给你打电话。”江梦露上前一步,亲昵地拉住了江夏的胳膊,“你怎么也没早点打个电话过来,不然我们就能一起过生日了。”

江夏垂眸看了一眼她的胳膊,抬手一甩,江梦露踉跄着后退了几步,不可置信地看着江夏。

“姐姐这是在做什么?”

那模样,委屈极了。

“江夏,你闹什么!”江兴沉下一张脸,训斥道:“一年到头都不回几次家,一回来你就要找不痛快是不是?你看看你今天像什么样子?”

江夏一条牛仔裤,一件白T恤,一双运动鞋,跟这宴会要多格格不入就有多格格不入。

闻言,她勾了勾唇。

“我为什么一年到头不回几次家,您难道不清楚吗,我亲爱的爸爸?”

这还是江夏第一次这么对江兴讲话,江兴睁大眼睛看着面前的姑娘,被她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顶了嘴,更加气不打一处来。

他扬手,朝江夏挥过来,眼见巴掌就要落在她的脸上,却被江夏反手抓住了手腕。

用力朝后一甩,那巴掌转了个方向,结结实实地落在了正上前来的江梦露脸上。

这巴掌够脆,也够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