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安之厉凉臻大结局免费阅读 宋安之厉凉臻全文小说

宋安之厉凉臻大结局免费阅读 宋安之厉凉臻全文小说

宋安之厉凉臻是作者小贰货最新写的小说里面的男女主角。这部作品构思新颖别致、设置悬念、前后照应,简短的语句就能渲染出紧张的气氛。自从宋安之的母亲过世以后,他的父亲就忙碌着要给另外一个女人举办一场盛大的婚礼,而此时的她是想尽了各种办法破坏。为了守住母亲的遗产,她别无办法,只能找个临时结婚的对象,好回家继承亿万家产。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厉凉臻从天而降。本以为对方不过就是一个可怜的普通人,但是打死宋安之都没有想到,厉凉臻居然是这座城市无人敢惹的恶魔……

《掉马后夫人每天都想离婚》 第三章 你这算不算入赘 免费试读

韩优和宋莹怎么也没想到会丢人至此,韩优眼前一黑,整个人晕倒在旁边的椅子上。

宋莹不甘心,没察觉到韩优晕倒了,冲过去要打宋安之。

下一秒就被宋宁远拉住了,沉着脸色,“先跟你妈回去。”

“你别拽我!我今天就要宋安之这个*身败名裂!”

“回去!”

“我就不!我要……”

啪!

宋宁远一巴掌甩她脸上,低声斥责。

宋莹想说什么,就听见一阵鼓掌声,接着是宋安之含笑的声音,“宋先生终于做了件让我妈高兴的事情,暴打小三的女儿,也算是慰藉我妈的在天之灵了。不如,趁机给我忏悔吧。”

众人盯着宋宁远和被甩了耳光的宋莹。

宋莹脸上不仅火辣辣的疼,还有被羞辱的难堪,转头跑了。

宋宁远想去追,可看见厉凉臻的瞬间还是把脚步停住了,硬着头皮过去,站在宋安之母亲的遗像前,装模作样地祷告。

韩优也只是晕了片刻,等她再睁眼,看见的就是宋宁远冲着原配忏悔的画面。

她气得咬牙,眼神怨恨地盯着宋安之:她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百日祭奠结束之后,几十个保镖护着厉凉臻簇,拥着他们离开了。

厉凉臻面色玄寒,没有一个人敢过去打招呼。

直到上了车,宋安之才反应过来,这辆迈巴赫不是孙岩租来冲门面的,而是真真实实属于厉凉臻的。

还是他最不起眼,最低调的车。

宋安之眨眨眼,好半天才找回自己的声音,“你这种金字塔顶端的大佬,怎么会同意孙岩的条件?”

“代娶,金字招牌的神医牧宝替我哥治疗眼睛。”厉凉臻淡漠开口,幽深的眸子直直盯着前面。

宋安之诧异,眼神别有深意地定格在他残废的腿上。

难道不是应该先治疗自己的腿?

总不能是他知道了她神医的身份,刚刚帮着她演出那么一出戏,就为了让她有负罪感,主动给他治腿?

宋安之狐疑地迎上他俊美冷漠的脸,发现这男人好像觉得多看她一眼都是浪费。

宋安之松了口气,又有点小小的叛逆。

她长得这么美,这男人真不想多看看她?

终于,厉凉臻看她了!

宋安之的心里得到大大的满足。

男人说:“其实,你想要掌控宋氏,完全不需要跟我结婚。”

宋安之大喜:“没错!等我掌控宋氏,咱们就离婚。”

“但是,我哥的眼睛需要挺长远时间的后续疗养,婚姻算是我们合作的保障,我们各取所需。”

“不必!既然孙岩承诺你了,就算没有婚姻做保障,相信牧宝也会遵守约定。”她眼睛亮闪闪地望着厉凉臻。

甚至都开始考虑要不要把厉家哥哥的手术提前。

可很遗憾,她前面的手术都订好了时间,已经没办法改变了。

她挠挠头:“厉凉臻,我跟你离婚真的是为你好,我这人脾气不好,崇尚暴力,没有素质,还一无是处。我妈生病的时候,我一天没有过去尽孝,我还把小三从楼上推下去,活生生害死了她儿子。”

厉凉臻静静听着她的光荣事迹,半点没有吓坏的样子。

宋安之觉得无趣,自己也就不说了。

该死的孙岩,再见面一定要打爆他的狗头,让他给她招来这麻烦。

“我要回我妈的别墅。”宋安之失落地说。

“可以。”

宋安之挑衅:“你这算不算入赘?”

厉凉臻抿唇不语。

宋安之啧啧两声,厉家两兄弟才是真爱啊,牺牲真大!

到了别墅,佣人不开门,说是不认识宋安之。

宋安之盯着全部换过的佣人,一脚就把门踹开了,还没等她发飙,宋宁远就气冲冲从别墅冲出来。

“宋安之你个不孝女,你还有脸回来?”

“这是我妈留给我的别墅,我怎么就没脸回来了?”宋安之从角落里捡起她之前的棒球杆,拿在手里颠了颠,步步紧逼,“倒是你们,我看着恶心,马上从这个家里搬出去。”

宋宁远气得浑身发抖:“这里是我家,谁给你的胆子敢把我轰走?”

他想动手,却害怕宋安之手里的棒球杆,最后忍下了。

宋安之可没这么好说话,看到宋莹正躲在窗户边偷听偷看,便走过去,然后一棒子打下去。

啊!

房间里传来宋莹尖叫的声音。

宋宁远暴跳如雷:“宋安之,你疯了?你想杀人不成?你妈怎么把你教成这副鬼样子!”

砰!

又一声巨响,宋安之手里的棒球杆落在宋宁远身后的玻璃上。

哗啦哗啦的散落了一地。

她眯紧阴鸷的眸子,一步一步走近宋宁远,“提我妈,你不配。”

宋宁远被宋安之的眼神吓坏了,不自觉后退,“你、你想干什么?你还敢杀我?你不要以为你捡个残废老公给你撑腰,我就会怕你。”

“残废老公?”

冰冷的声音从门外冷冷传进来,宋宁远吓了一跳,惊恐地看过去,不知道厉凉臻在门口看了多久热闹了。

“厉二少,我、我刚刚随口说说……”

“我可不是随便听听。”厉凉臻一个眼色,保镖已经动手把别墅的东西统统扔到门外了。

宋宁远傻眼。

一直躲在客厅的韩优和宋莹也忍不住冲出来:“不许碰我的东西!给我放回去!住手!”

“宋安之,你这个*!让他们住手!”

厉凉臻皱眉。

“等等!”宋安之突然看见保镖要搬着宋宁远和韩优的结婚照扔出去,她嘴角勾着冷笑,缓缓走过去,“放到狗窝当屎盆。”

“宋安之,你别太过分!我是你爸!”宋宁远被这么羞辱,再也忍不住了,跳着脚怒吼。

“这就过分了?”宋安之瞧见保镖手里拎着的包包,眼底闪过一抹恶劣,走过去把里面的衣服扯出来,当着韩优和宋莹的面,斯拉斯拉扯破了,丢在地上踩了几脚,解气地拍拍手,“扫把拿来,扫出家门。”

宋莹气疯了:“你这个小*!我跟你拼了!”

她冲过去,还没有碰到宋安之,保镖就把她推开了,她后退几步,差点摔地上。

哇哇哭起来。

韩优气得脑子发蒙,眼前发黑。

今天可是她结婚的日子,婚礼没有结成,还被丢出家门。

“宋安之,信不信我我打死你!”宋宁远怒吼。

一直没有说话的厉凉臻眸色一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