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沛霍庭轩萌宝集合令渣男爹地请接招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

许沛霍庭轩萌宝集合令渣男爹地请接招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

精品好书《萌宝集合令渣男爹地请接招》是来自榴莲软糖儿著作的言情风格的小说,文中主角是许沛霍庭轩,书中感情线一波三折,却又顺理成章,整体阅读体验非常不错。下面看精彩试读:许沛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己竟然会遭遇好闺蜜的背叛与算计,她为了嫁给霍庭轩,简直就是机关算计,只可惜许沛肚子里的孩子,还没有来得及看见这个美丽的世界,就要和她一起去下地狱了。也许是老天爷的眷顾,许沛并没有死,并且还被转移到了国外。四年后,她带着宝贝儿子再次回到了这座熟悉的都市,不过这一次她再也不是当初的那个傻女人……

《萌宝集合令渣男爹地请接招》 第3章 免费试读

“妈妈!妈妈!收拾东西,快跑!”

许北北小朋友正穿着简单的白色T恤窝在沙发里,他看了一眼自己面前的笔记本电脑,突然像见了鬼一样“啪”地一声将笔记本合上,迈着小短腿就往卧室跑去。

“妈妈,别睡了,再睡就要被仇人找上门啦!”

“什么仇人?哪里来的仇人?”

许沛时差还没倒过来,困得要死,只当宝贝儿子在说胡话,翻了个身,像只鸵鸟一样把脑袋埋进枕头里,“来就来吧,妈妈什么没见过,乖啊,让妈妈再睡会。”

“……”

摊上这么个心大的妈妈,许北北小朋友也是无语了。

不过情况紧急,许北北着急地扯了扯被角,老实交代,“我这两天闲得无聊,一不小心,就——入侵了霍氏集团财务系统,还从他们账上划走了六个亿。”

“什么?”

许沛总算有了些反应,她猛地掀开被子坐了起来,“你被他们发现了?”

不应当啊。

她儿子的能力她是知道的,就算霍氏的安保系统从基础架构到数据都是她写的,可更新换代了这么几年,没道理这么快就被人找上门来啊!

“……嗯。”

许北北小朋友瘪起嘴巴,可怜兮兮地点了点头,“我被人查到了IP地址,不过不是霍氏技术部,也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那么一个陌生账号。”

“你被霍氏查到IP了?”

许沛所有的困意霎时灰飞烟灭,她着急忙慌地踩了拖鞋就冲进浴室,“那还愣着干什么,赶紧收拾东西,搬家!”

她这趟回国就是奔着霍氏去的,北城就这么大,跟霍庭轩碰面那是早晚的事。

可是这个节骨眼上,绝对不能让霍庭轩知道她还没死!

五分钟后。

许沛一身衬衫牛仔裤利落地拾掇好一切,低头在自家儿子脸上捏了捏,“宝贝儿,划出来的那笔钱都处理干净了吧?咱们先去香榭水岸买栋房。”

本来以为自己肯定要被打*的许北北小朋友震惊地张大了嘴,“妈妈,我还以为你会让我把钱转回去的……”

许沛尴尬地笑了笑。

本来嘛,按她对许北北小朋友的一贯教育原则,她肯定是要先让小朋友把钱转回去,然后在人家后台留封道歉信,然后把小朋友裤子扒了狠狠地打一顿*让他长个记性。

不过这不是霍庭轩的钱嘛,许沛坑得毫无心理负担。

就当是霍家给小北北的抚养费好了。

“反正,霍氏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许沛飞快地打包东西,头也不回,“你自己都知道我肯定要罚你,说明你都知道这样做不对了,所以这次就算了,下不为例。”

“妈妈万岁!”许北北小朋友欢呼一声,重新活了过来,像颗小炮弹一样冲过来许沛一起收拾东西的行动,“妈妈妈妈,那个是我的袜子,不要和内衣放在一起啊!”

“啊?是吗?”许沛飞快地从内衣袋里拎出一只印着小猪的儿童袜,她看着满屋子蹦跶的许北北,眸光温柔。

四年了。

霍庭轩,陆迎蕊,我许沛又回来了!

许沛眸色清冷地勾了勾唇角,纤白的手指不自觉紧紧攥起。

你们对我做的,对小北北做的,早晚我都会讨回来的!

“妈妈,房子买好啦,不过我们是不是应该先去程叔叔的酒店避避风头。”

许北北小朋友忙着寻找最隐蔽的逃跑路线,并没有注意到身边妈妈一瞬间的情绪波动。

“好,宝贝真棒!”

“那么许沛女士,为了你天下第一最最棒的小可爱,我们今天中午是不是可以一起去吃儿童套餐?”

刚下过雨的海棠山风景独好。

霍庭轩紧紧牵着儿子的小手,走在长长的石阶上。

“爸爸,妈妈……就住在这里吗?”

霍景初眨巴着眼睛四处张望,这个地方除了一排排高高竖起的石碑,一场雨洗过,青苔爬上石碑。

霍庭轩没有回话,他牵着霍景初的小手在一处石碑前站定:“景初,她叫许沛,是你的……妈妈。”

她已经死了很久了。

霍庭轩看着黑白照片里笑容明媚的女子,有点走神。

“原来这就是妈妈啊。”

霍景初眼眶红红,稚嫩的小手摸了摸墓碑上女子的相片。

“妈妈为什么会死呢?”

“是不是你对妈妈不好,她才不要我们了?”

“是不是因为你要和那个陆阿姨结婚,妈妈才走了的!”

霍庭轩皱起眉头,“这和你陆阿姨没有关系,我知道你不喜欢她,我不会娶她。”

“你都让她住进家里了!”

“那是因为她是你妈妈以前的好朋友,她住进是方便照顾你……”

“你骗人!”

霍景初霎时间哭红了眼眶,他用力甩开霍庭轩的手,不管不顾就跑开,“他们都说!你想娶陆阿姨当我的新妈妈!我讨厌你们!妈妈也讨厌你们!就是因为你们妈妈才不要我了的!”

“我妈妈才没有这样的坏朋友——我也不要坏人照顾!”

“景初!”

霍庭轩无力地闭了闭眼,冷声吩咐保镖去追,他早就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

心理医生说过,景初总是在下意识逃避接受这个事实。

或许,他会被这个心魔困死一辈子。

许沛,你倒是一死了之,把这么个麻烦丢给我。

霍庭轩死死盯着墓碑上的照片,幽深的眼眸里沉沉似海。

最可笑的是,明明知道你就是个骗子,我却依然

“吱——”

一道急促的刹车声遽然划破沉寂。

紧跟着是保镖惊慌失措地吼声:“小少爷,小少爷,快躲开!”

霍庭轩猛地回头,漆黑的瞳孔骤然震颤,不顾一切朝着那一抹被车子撞倒的小小身影跑过去,“景初!”

北城最好的私人医院。

一众医生护士火急火燎地推着病床进了手术室。

霍庭轩脸色冷的像个死人,院长在他面前几乎要站立不住,“不计一切代价给我救人,要是景初有什么意外……你们不会像知道后果的。”

院长颤颤擦了把冷汗,“霍……霍总放心,我们医院都是最出色的医生,小少爷吉人自有天相,一定会没事的。”

手术中的红灯不知道亮了多久。

突然,一个小护士火急火燎地跑出来,“院长,霍小少爷是罕见的熊猫血,手术还未结束,医院血库的储备已经不够了,这可怎么办啊?”

院长下意识看向霍庭轩,只见他僵硬地抿了抿薄唇,“他母亲……是罕见血型。”

“那令夫人能不能……”

“她已经死了。”

“……”

院长立即噤若寒蝉不敢再说话,他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拍脑门。

“对了,急诊科不久前收治的那个小男孩,化验结果上显示,他是罕见血型,马上联系家长,紧急抽血。”

“我儿子不就是简单的橙汁过敏,为什么要抽这么多血!”

急诊科的病房门口,带着偷喝儿童套餐里橙汁结果过敏了的许北北来医院打针的许沛,看着护士拿来的抽血报告单,一瞬间就不能淡定了,“400ml,这已经是成年人的献血量,你确定这是要用来做检查?!”

她说完,毫不犹豫将手里报告单砸到护士身上,“你们今天最好跟我解释清楚,不然,我一定告你们告到倾家荡产!”

“这位女士,您先不要激动。”

医生护士为难地面面相觑,支支吾吾解释,“因为,您儿子的血型,刚好跟我们需要抢救的一位病人吻合,所以……”

“不告自取是为偷!”

许沛不等他们说完就厉声打断,她一双杏眸圆睁,像只被激怒的母兽,“不经献血者同意强行抽血,还是抽一个孩子的血,你们还有没有王法!”

竟然敢把主意打到她宝贝儿子身上,这哪里还是医院!

许沛话音刚落。

一道焦急却甜润润的女声倏然自身后响起,“只要你同意献血救回我儿子,你要多少钱都可以,随你开!”

闻言。

许沛单薄的身形骤然一僵,随机火冒三丈。

这个声音,她恐怕这辈子都忘不了。

陆,迎,蕊!

几年不见,这两个*居然连儿子都搞出来了